嘉兴旅游联盟

你听,乌镇的似水年华|大师之音共鸣

长房梅溪香山2020-10-21 06:15:12


我有个朋友做了一档节目,叫《大师之音》,后来有一天他跟我闲聊,不知怎么转到他这个节目,问我能不能写点文字。


我不是很愿意。


开始是不知道写什么,后来是不知道怎么写,根源在于我跨入今年之后就没有写过字,简直不知道文字排列组合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但是他真的好磨人啊,不仅把我捧上了他心里“最有才华”的位置,还每天准点把节目的文字版发给我,再追上一句“作业呢”。


我简直欲哭无泪。


然后的然后,他今天过生日了。我想着,总要送一份礼物吧。


谨以这不成文的文字,祝你生日快乐。


By  林葳蕤





2009年,我辗转江南,一个人走了很多地方,然后到了乌镇。

四月的江南还有微微凉意,出了车站就能看到有一条不宽的小河从眼前划过——那里到处都是水,无水不欢,肆意流淌。

小镇很安静,几乎没有人,所有的一切都安静地伫立着。抬眼望去,一下子找到我心中最向往的样子。

我慢慢穿行在那些石板弄堂里,不知道转出去会看到什么,也不知道转进去会找到什么,就简单地走着,看那些木屋石墙,看那些老人或小孩说着我不懂的语言,有过去,有未来。

那一刻涌上心头的,是只要在这里,我就是安宁的。




乌镇,是黄磊的似水年华,是我的人间四月天。






他是有名的文艺才子,是真文艺。

他总是隐身于青瓦白墙下,游走于小桥流水间,他在潮湿石板路上的流转凝视,信手拈来古朴的文字里,让人沉迷蔓延;时光如水,流过他手指间的罅隙,抽离出喧嚣,在岁月里凝练成遗世独立的淡然。

那个文和英的故事,其实我没有看,但那张同名的大碟,我却听了很多很多遍——温润的男子在淡淡忧伤的音乐伴奏下缓缓问:“今天你,爱情这么久了,是习惯了,还是爱?我说是,习惯了爱……”清楚记得,根本不能忘。

他当然有很好听的歌,有很好看的戏,可我最喜欢的,是《等等等等》里的说情书,是《似水年华》里大段大段旁若无人的独白,那种细腻,带着生活真实的尘世味道,仿佛四月的江南还在下着雨,摆一杯清茶,听一段故事。

于是他留给我的执念,是无论如何都要去乌镇,是无论如何都要到那里去看四月天。






在乌镇,要踏上船,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枕水江南——前一秒还在青石板两侧的房屋,转眼间就成了垂吊在水边上空一般的居所,船经过荡起的水花轻轻拍打在屋角,留下淡淡易逝的水印。

石板路,两边是尽量齐整的不高的一溜烟小房,老式的木栅门,有腐朽的铁锁,墙角的木桩大都腐烂,露出一个个洞;室内和屋顶却是统一翻新后仿古的设计,新旧很奇异地协调着。路面不宽,但慢慢一步一步走过去,能感觉到时光从身上驻足、不舍流走的痕迹;轻轻抚摸那些木门木墙,手指间是湿湿的,温润的感觉。

小桥多到几乎感觉不到存在了。隐藏在小路某一个微微隆起的地方,三两步就跨过去,看不到脚下是水流经过;杨柳拂面,连呼吸都仿佛舒缓、放慢,听得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在小镇的桥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无法触碰的气息。

一直的一直,我都是一个人。




有时候的深夜,我会听一些老歌,他在一首歌里唱“爱情边走边唱,唱不完一段地久天长;空荡荡的路上,铺面了迷惘”,柔软的,轻易就打在心上。

他意味着一些时光,那些时光已经过去了,那些记忆,“是一个眼神,是一个味道,是一个表情,是一个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的一种温暖,那个记忆,也可能是我这一生都想回去的”。

再没有比他看得更透彻的年华——仿佛还留着孩子般的纯真,仿佛还有些可爱,但也似乎就这样,便可以望见一生了。






有些东西,是可以不提可以不问可以装作彻底遗忘可以涉及就面色全变,却丝毫不能阻挡它们在心里满满沉淀,渐渐成为最柔软的一部分。

柔软得只有到了某一个特定的地方,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就像在乌镇,就像我想起你。




温馨提示:仅每周二上午为房地产同行接待日,欢迎致电预约!


本项目推广名为“长房•梅溪香山”,核准名为“长房•梅溪香山花园”。本宣传资料为要约邀请,相关内容不排除因政府相关规划、规定及开发商未能控制的原因而发生变化,本公司保留对宣传资料修改的权利,敬请留意最新资料。本资料中所提及房屋面积为房屋建筑面积,仅供参考,交房尺寸面积以合同约定为准。湘新住建委售许字(2016)第0037-0043号。本资料及广告邀约有效期自2016年4月8日至2016年5月14日止。逾期自动失效。请留意最新资料及信息。本资料解释权归湖南长房海林投资置业有限公司所有。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