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人文桐乡·文学】 高玉林 ‖ 乌镇西栅洪昌弄

风雅桐乡2022-08-02 15:42:08

 图片来源网络  图文编辑:一色



乌镇西栅洪昌弄


文/高玉林


我出生在西栅洪昌弄口两首靠街的两间楼房里,直至十六岁外出求学、谋生,才离开这里。由于母亲一直住在这间老屋里,我常回家看看。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到2003年西栅旅游开发时才搬迁到别处。而洪昌弄于我有特殊的情结。

洪昌弄南北垂直,南靠西栅大街,北通田野、村舍。弄长约两百米,宽不足两米。站在南面弄口向北望去,幽深修长,像要把你吸进去似的。记得童年时的洪昌弄口靠东墙边存一块界石,刻有"沈洪昌弄界"的字样。南北弄口各有一个墙门,早开门,晚关门,以防不测。到了人民公社化时,弄北村舍的农民为了进出小镇方便,把弄堂的墙门框拆除了。

弄东的宅院系沈洪昌所建。习惯上将人名、弄名、宅院名混而为一,实乃罕见。宅院五间五进,坐北朝南均为楼房,建筑为砖木结构——以木为框架,柱柱落地。从弄内看斑驳的外墙体之裙墙为条石垒筑,裙墙以上是踏扁砌的砖墙,屋脊上的山墙为硬石封岩沿,是标准的马头式封火墙。宅院第一进为靠街楼,当中一间是雕花门楼,两边开设商铺。后面四进楼房一进比一进高。如逢红白大事,各进院落墙门和厅门敞开,站在临街的门楼前望过去,屋宇轩敞,气势恢宏。

弄西的宅院比弄东逊色多了。我家住的那老屋是向别人租的。房东家只有弄口两首两间两进楼房, 后面是西隔壁桂家厅的仓房(现已改建成“三寸金莲”博物馆)。房主全家在民国时期就外出谋生,我家向房东租住了六七十年,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这房屋是我家的呢!

弄堂东西两边的山墙墙体似乎在上世纪六七十年前已开始向弄内倾斜,但至今还是那个老样子。因从前的宅院都以木头为框架,每个柱都是落地的,墙壁不承重,不会倒塌。

孩提时代家里没有电风扇。到了夏天我就搬个小凳在弄口看书,弄堂风很阴凉,好惬意啊!一会儿来了一群小朋友,我们便一起玩游戏,“官兵捉强盗”或者“躲迷藏”,从弄口往北追逐嬉闹,一直跑到弄北荒野田畈里,跑得满头大汗,却是非常开心。偶尔有几个小伙子从大街上走进弄内来表演“杂技”,因弄宽不足两米(仅一米八左右),他们一个个两手撑在弄堂一边墙上,两脚踮在另一边墙上,一步一步往上攀登,比赛谁攀得高,实在支撑不住了,往下一跳,平安落地。我们这些孩子看着"大人们"化险为夷,个个拍手叫好。

小时候最感兴趣的事是聚在弄堂内一边乘凉一边听老人讲故事。沈洪昌的宅院老早就分给子孙后代了,平时沈家的人都从弄内向西的边门进出自己的屋内。记得有一位教书的沈先生每次从弄口进来时,我们几个孩子常常央求他讲《水浒》、《西游记》里的故事。有一次他还给我们讲起沈家宗族的故事:沈家祠堂藏有《沈氏宗谱》,记载沈洪昌一族是六朝梁尚书沈约的后裔。我听得似懂非懂,只晓得他们的祖宗是做官的,他们是大户人家。后来读了一点史书,才知道沈约祖籍德清武康,历任宋齐梁三代,自将祖堂迁往建康(南京)家也随往。我有点疑惑:沈约哪来乌镇的后裔呢?再而一想也有可能性。查古代大族,除嫡系外尚有旁系,更有家奴卖身从主姓者。也许是第N代后裔吧!说起沈约,乌镇人都晓得这样一个传说:梁昭明太子萧统曾经跟随老师沈约到乌镇读书,因为沈约的父亲沈璞之葬在乌镇,每年清明节沈约恪守孝道来乌镇扫墓,一住数月。梁武帝怕耽误儿子的学业,就在乌镇西栅十景塘边上筑一书馆,让萧统跟随老师来此读书。

俱往矣!沈洪昌的后裔早已迁往外地创业发达,我的百岁老母亲也已离开人间。然而时过境未迁,洪昌弄风貌依旧。最近,我漫步西栅景区,驻足在洪昌弄口,往北望去,弄内小路的石板还是我儿时的石板,中间是条石,两边是碎石,但石缝中长满了小草。弄堂两边的封火墙斑驳陆离,但依然气势恢宏。凝视这又长又窄的弄堂,仿佛听到了我母亲的声音在回荡,我立马拿出相机,定格在洪昌弄我住过的老屋。


〓END〓


高玉林乌镇人,毕生从事教育工作,乌镇植材小学退休。业余写点散文随笔,见于各地报刊,汇集一册《植材起步》。



图/渔歌子  图文编辑∶一色


桐乡文化底蕴深厚,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运河文化、古镇文化等交相辉映,石门罗家角遗址距今已有7000多年,新地里良渚文化遗址是目前已知的全国良渚文化时期最大部族墓葬群;桐乡文化名人辈出,赵汝愚、张履祥、吕留良、茅盾、丰子恺、金仲华、钱君匋、徐肖冰等文化名人在这里诞生。


风雅桐乡·水墨乌镇

更多图文资讯,请点击以下文字链接:


丝思绸的故事


桐乡市丰子恺纪念馆


桐乡君匋艺术院


『乌镇民宿』云蒸霞蔚 上善若水—雲上乌镇·主题客栈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