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陈向宏:乌镇成为国家名片,我这一生再辛苦也值了

特色小镇新资讯2020-09-15 12:30:54


江南古镇哪家强?看了标题你也能猜到,标准答案是乌镇。可为什么是乌镇?因为就在2016年,乌镇吸引游客930万人,收入14.6亿。乌镇不但是江南古镇经营效益第一,更是中国的古镇第一。江南有六大古镇,周庄、同里、甪直、西塘、乌镇和南浔,乌镇排名靠后,规模稍小的水乡古镇更是星罗密布。乌镇究竟是如何杀出重围,脱颖而出的?更何况如果你知道它的开发比周庄晚了整整10年,比西塘也晚了4年,而且起步时除了一个茅盾故居,并没有其它可以仰仗的“本钱”,就会了解完成这个成绩有多么不简单。


答案可能有2个。总裁陈向宏分享了他接手乌镇近20年以来,独特的产品思维,差异化定位,产品营运思维,只为去创造独特的用户体验。可这还不够,除了商业运作层面的功力之外,我们同样应该看到,尤其在实施改造的过程中,陈向宏所展示的一个一把手所展现出的领导力,才是成就整个乌镇模式的一个核心基石。(张勖龑)


很多到过乌镇的人,心里可能都有一个问号,在数不胜数的中国古镇中,乌镇为什么会那么与众不同?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样的顶级盛会,为什么会选择在乌镇这样一个小镇举办呢?


我今天要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我们这15年来打造独特产品的逻辑和方法。


别人嚼过的馒头,我不嚼第二次

我出生在乌镇。我的爷爷、奶奶、爸爸都是乌镇人。对这个小镇,我实在太熟悉了。熟悉到连街上的臭味是来自哪个茅坑,还是来自谁家的臭豆腐,我都分得清。 

乌镇以前不是一个旅游小镇。它是一个破破烂烂、毫无知名度、没有游客的江南小镇。 


它做旅游比周庄晚了10年,比西塘晚了4年。


1999年的大年初一,乌镇遭遇火灾。时任桐乡市政府办公室主任的我被派到乌镇去安置灾民。工作结束后,我就被正式调任到乌镇,做乌镇的古镇保护和旅游开发。


对我来说,乌镇是一种梦想:我希望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受认可,超过周庄,超过西塘。


于是,我一口气干到了今天。


有人说,乌镇是新建的。


也对。原来乌镇西栅这一块,就只有6万平方米,现在有50多万平方米,这是对的。


但也不对。桥还是原来的桥,街还是原来的街,重要的节点都在。


做乌镇,这将近20年的时间里,我只专心做了两件事:第一,我做了一个壳。第二,往壳里装新东西。


打比方,就像是一个老奶奶,满嘴掉得只剩一颗牙。我没有把她最后剩下的那颗老牙拔掉,做出一副全套的假牙给她装上去。而是,做了自然的生态牙给她镶上去,给了她一口完整的新牙。 


这两件事始终围绕着一个基石:体验。 


我们要做的乌镇不一样。这个“不一样”是什么?落脚点就是“体验”。


乌镇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观光小镇——度假小镇——文化小镇。这三个阶段共同在做一件事情,从壳上、内容上、内涵上,做出一个不一样的乌镇,构建行业中的壁垒,成为行业模仿的目标。 


2016年,乌镇的游客是930万人,收入14.6亿。中国古镇中,乌镇是名副其实的经营效益第一。


为什么有这么高的利润?因为它的商业模式不一样。


为什么它的商业模式能够成立?因为它的产品模式不一样。


为什么它的产品模式不一样?因为它有差异性。 


我特别重视这种差异性的放大。在我还年轻的时候,焦裕禄的一句话让我特别印象深刻:不嚼别人的馍。


什么意思呢?别人嚼过的馒头,我不嚼第二次。 


这就是差异性。 


观光小镇:做减法,打造差异化古镇

乌镇有四条大街,东南西北四向。为什么乌镇的开发保护工程的一期要选择东栅所在的东大街呢?因为这里有茅盾故居。那个时候,我觉得乌镇原来毫无名气,要借助茅盾故居才能出彩。


但是,东栅应该怎么做? 


当时的我面临所有创业者一样的问题:初创时,行业的诱惑很大,选择很多。很多人给我建议,有些人说要回到清朝,有些人说回到宋朝,也有人说要围绕着茅盾来做。我觉得都不对。 


但是,我究竟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那时,我用了半年的时间,把中国当时有名的几个古镇都看了一遍,发现它们有几个共同点: 

第一,所有的古镇都不是一次开发的。它们的形成,都是某个领导想起这件事,老百姓后面跟上,逐步开发的。没有完整的产品形态考虑,甚至没有停车场。所以,乌镇的东栅,是第一个建立停车场的景区。 


第二,点经营为主。至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很多景区,这里卖个东西,那里挂个喷绘,导游拼命讲“我们这里什么皇帝来过,出过多少圣人,有过多少状元”。这都是基本的套路。

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我要做的东西,应该恰恰是人家没有做的东西。


我看到,别的所有古镇都只有一条街或一块地方像古镇。而我要做的,是整体风貌——不是做一个点,而是做一片。

于是,我拆掉了那个区域里的新房子:所有与老区不协调的建筑,七八十年代的宿舍楼、百货大楼,我都拆了。花了一年的时间,我把所有的管线都埋在地下;给老百姓装马桶,防止他们往河里倾倒污物。为的就是美。 


那个时候,骂声一片,说我拆新房子是个败家子。 


开发乌镇期间,我的办公室总是被人泼大粪,连着被泼了四次。每次去上班,看到一堆大便,心情实在太差了。 


我说,你们先骂吧。我就是要做减法,这样才能凸显出老房子。


为什么乌镇在2000年一对外开放就可以后来居上?因为乌镇讨了一个巧:大家都觉得乌镇像一个古镇,是一个原汁原味的小镇,这是其他古镇没有的。               


我记得,2001年,台湾的客人来,他问我:“哇,这个古镇怎么看上去这么完整?”我笑着回答他:“拆出来的。”


度假小镇:做加法,打造用户独特体验

东栅做观光小镇,做的是什么?就是放大资源的差别:其他古镇看上去都只有几幢,我们要做的却是整体的遗产风貌。我们要利用资源的差别,给客人一个整体的感受。

 

也因此,我要有所拒绝。


建设东栅景区的时候,就有人跟我建议在东栅开发住宿。我没有同意,东栅至今没有一家民宿。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想好了第二步:我要开发西栅。


如果说东栅是有资源的差异性,那么,西栅就是有产品的差异性。东栅是白天游,西栅是晚上游、是度假游、是住下来的旅游。

当时的中国旅游业,做的都是观光旅游。而我要做度假旅游,又受到很多嘲笑:有山有水的地方才能做度假旅游,你一个江南水乡,怎么做呢?


我认为可以做:尽管自然山水是度假旅游的依托,但人文也可以成为度假旅游的内容。

基础设施 

某种形态上,游客对古镇的爱,是“伪爱”。 


他们来自北京、上海、杭州,每天看到高楼大厦,所以要逃离到古镇,看这里的小桥流水。但他们还是要过自己熟悉的生活:你到一个地方的第一件事,是不是打开手机看有没有WIFI?如果这个地方的WIFI是免费的,你马上会对这个地方有好感。


现代化小区有的东西,这个古镇一定要有。顶住压力搬迁1350户人家之后,我做了几件事: 

铺建基础设施。我自己建了液化气站,让家家户户通了管道煤气。


建立直饮水厂。今天的古镇,打开水龙头是分级供水,有些可以直接饮用,有些是自来水。


搭建无线网络。让所有西栅的游客都能免费使用WIFI。

什么是度假旅游?用土办法来说,就是晚上旅游,夜生活。做度假旅游,什么样的游客最重要?住下来的人最重要。 


所以,我做的所有措施都是为了住下来的人。 

景区酒店  

到今天为止,西塘和周庄等古镇都还在以收门票为商业模式。西栅景区建完后有将近50万平方,居民也都搬出去了。我把空出来的房子,改成了民宿,提出:要游客住到乌镇来,把“住”作为我的商业模式。 


但我有一个原则:景区内的住宿一律不对外合作,统统自己经营。如果我只是千辛万苦做好了一个外部环境,让高档酒店进驻进来,这对我有什么好处?这只是在替酒店打工而已。 


我们的民宿和景区内的酒店,都是统一装修,自己设计。 


我们的酒店不做标配,不参加评星。最大的星,要来自于顾客:一般的酒店走廊都不超过2米宽,但是我所有的酒店都要做到3米宽。就是为了让住客觉得,走进去就很舒服。连酒店客房的卫生间都做得很大,让客人感受上就觉得不一样。 


我们的酒店入住率是同类房价中最高的,效益也是最好的。为什么?人家觉得你乌镇景区内的酒店就是不一样。这就是体验。 


我们住酒店,并不是在意这家酒店贴了多少花岗岩,每次住酒店就是一次深度体验。你要创造意外的感动和惊喜。 


很多酒店都是计划经济的商务酒店思维,很会算账。比如,一次性用品,最好能省点钱,那些牙刷和肥皂简直没法用。

乌镇酒店提供的一次性拖鞋和针线包等

你省这点钱干什么?不能什么都想要。你把客房单价提高十块,人家愿意再来住一次,不就什么都有了?


我特别要求一次性用品的质量。


很多来乌镇住宿的人都愿意带走我们的一次性用品。比如我们的针线包,是蓝印花布做的。现在还有多少人回去愿意用针线包?大家就是觉得有意思才愿意带回去。我觉得这就是对的。


古北水镇的一次性用品和北京的五星级酒店的水准是一样的。为什么要比他们廉价?我的房价还比他们高呢。


我们在制造体验过程中间,要不忘初心。初心是什么呢?是美好。出发点千万不要扭过来变成赚钱。

景区民宿  

民宿也是一样。 


我总和我们的民宿房东说,不要每件事都讲钱。你不讲钱的时候比讲钱的时候更可爱,更伟大。我们要求民宿的房东冬天要送一杯热饮,夏天要给进来的人端一份冰饮或绿豆汤。这没有多少成本,公司可以结算给你。 


旅客住了那么多酒店,有哪一家会提供一份免费的饮料?这就给客人带来了不同的感受体验。


我们对民宿有整套的管理措施,细之又细,连不同功用的抹布都要分类。为什么我们能做到?制度管人,流程管事。


我们有一个积分卡,你不服从管理就要被取消房东资格。

所有的民宿统一装修,我们的民宿经营模式分成两类:

第一类,餐饮。我一分钱都不要。所有老板只要进来,经过我们的考核后,所有收益100%归你。


但所有的价格和商品都要报备,要服从统一标准管理。我们规定番茄炒蛋,不能低于4个鸡蛋。一份土鸡煲,这个土鸡至少要有多少分量,卖多少价钱,都是有规定的。如果你在乌镇看到土鸡煲的土鸡变成半只鸟的大小,你可以投诉。 


第二类,住宿。我们和老板分成,我给你成本,给你清扫费,给你其他费用。 


尽管看上去我们免费做了装修,吃了亏,但有两点好处:第一,保证在住宿率很低的情况下不浪费酒店的人力成本;第二,最主要的,在体验过程中间,让游客面对面地感受当地人最原汁原味的服务。


但有一点,你要手下达到你的要求,就要给他尽量多的收入。乌镇民宿的基本经营户,基本上有20-30万的年收入。


文化小镇:有文化的古镇才能成为大IP

“小桥流水人家”是很多古镇共性的特色,这样的乌镇太好复制了。差异性是一个系统。我们的资源不一样,产品不一样,精神也要不一样。 


在中国景区越来越同质化的前提下,我们怎么样能够做到不一样?我就想到了做文化小镇。文化,是放大景区IP的最好手段。 


我们打造的最核心的文化产品是乌镇戏剧节。 


2007年,IDG成为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的合资方,他们也投了做“印象”系列的公司。当时,他们说,可以改建乌镇的水剧场,为我们带来一出“印象•乌镇”。


我马上否定了。


全国各地的“印象”太多了:“印象•西湖”,“印象•普陀”,“印象•五台山“……乌镇做了“印象”,效益有可能有所增加,却只能把自己打造为“一般”。


我坚决不要。 


我们要的是真正的文化。这时,黄磊带给了我们戏剧节的创意。


我跟黄磊是好朋友。2008年,他邀请我到上海大剧院看话剧。看后,我吓了一跳:我的前后都是年轻人;而且话剧的互动性很好,台上说句什么,下面就很好地呼应,有笑声和掌声。


我觉得这一点,和我想做度假旅游的设想是相通的。度假旅游,消费力最强的就是80年以后的年轻人。我们的高价客房,主要客户群就是这一群年轻人。


黄磊建议我们做戏剧节。 


于是我到法国去考察了阿维尼翁戏剧节。在那里,我遇到了一对60岁的老夫妻。他们说,他们每年都会去,但不一定是去看戏。因为他们两人是在戏剧节认识的,每一年,他们都会在戏剧节重温这段回忆。 


这对我启示真大:戏剧是什么?跟旅游一样,都是生活。


到今天为止,乌镇戏剧节办了五届。正如孟京辉导演所说“谦虚谦虚全国第一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每年,乌镇戏剧节“一般般”就可以做到中国第一,成为除了法国阿维尼翁、英国爱丁堡戏剧节之外的世界第三大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真正开创了中国小镇的艺术天地。有日场、午夜场、邀请剧目,还有大师演讲、对话论坛以及1900场嘉年华。戏剧节期间,你会碰到演员林青霞、演员胡歌、著名画家陈丹青出没在乌镇的街头巷尾。 


为什么很多大城市的戏剧节办不出乌镇的影响力?因为这些演员到大城市去,参加完戏剧节就走掉了。但是他来乌镇,可以与游客朝夕相处。这是一种非常深度的独特体验。 


游客白天看戏,晚上在酒吧。街头巷尾都是戏。有个笑话,以前乌镇有卖爆米花的,当时很多年轻人误认为这个也是戏,而且演得太好太逼真了。你看,戏和生活已经分不开了。


在今天古镇旅游的热潮下,有戏剧节的古镇只有乌镇。戏剧节让乌镇变得气质不一样。很多老外是通过乌镇戏剧节才知道了乌镇。 


这种效益是文化的效益。乌镇至今为止,每年的游客增长率依然保持着两位数,靠的是什么?就是戏剧节源源不断的文化动力。 


谈到文化,还要谈谈木心美术馆。 


木心先生是当代的艺术大师,是我们乌镇人。 


我们建木心美术馆,花了八千多万,建了三年。但我们就要做不一样的美术馆,请了法国卢浮宫内装设计师来设计。


现在木心美术馆能给乌镇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呢?我告诉你,一年至少还要倒贴一千多万。

木心美术馆

但我仍然觉得划算,为什么?乌镇因为有它变得身价不凡。


在乌镇,乌镇大剧院和木心美术馆成为了新的地标。它们也许不能为乌镇旅游带来直接的效益,却是为后10年乌镇的发展做好了铺垫。 


乌镇旅游的未来是什么?就是文化。这些都是种子。


结语:塑造差异化是一个系统工程

上面我们回顾了乌镇从观光小镇,到度假小镇,再到文化小镇的进化过程,重点解析了我们如何去打造差异化的、与众不同的用户体验。


最后,我有三个做产品差异化的思考要与大家分享:

制造差异,是一个漫长的系统工程。它非常考验一个企业的管理层团队掌控战略、平衡节奏和洞察消费者潜在需求的能力;


我们做产品运营的目标是什么?是放大用户体验。只有精致的、人性的、深度参与性的体验才能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


在制造独特体验时,一定要以“美好”为一切选择的出发点,不要忘记初心。 

乌镇走到今天,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经验是,要有赌一把的心态。


不要什么都想要,一个战略阶段只赌一个点。你不要给自己留后路,要逼自己只能做好这一个点,才能成功。 


走到今天,乌镇让我很自豪。 


记得刚起步的时候,很多人建议我这样定位乌镇:茅盾故里•乌镇。 


我说,我要叫“中国乌镇”。 


很多人嘲笑我,去市里开会,有人指着我说:“看,中国乌镇来了。”

2016年,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办。我看到大会的背景板,写着“世界互联网大会 · 中国乌镇”。这一刻,“中国乌镇”真正变成了国家承认的世界名片。


我这一生,再辛苦也值了。


点评:乌镇运营模式

今天,我们看看陈向宏是如何操盘乌镇的。


古镇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商业模式。15年来乌镇经历了观光旅游、度假休闲和文化小镇三个发展阶段,从小镇成长为名镇,谨慎平衡文化与商业的关系。乌镇模式,是否可复制?

从观光旅游起步

长三角的古镇确实都很像,乌镇也不例外,在保护之前,它与朱家角、周庄的建筑风格大同小异。1999年我刚到乌镇时,恰逢文保专家阮仪三教授牵头6个古镇联合申报保护,乌镇起步最晚,保护基本没有。触目所及,就是一片新房子、一片老房子、一片破房子。谈得上保护的只有茅盾故居,旅游业态几乎一片空白。所以乌镇的保护和发展,不是一蹴而就,或者天赋异禀,而是随着保护理念的推进,不断在与时俱进。


1999年,乌镇的开发保护正式开始,当时以观光旅游为主。陈向宏一开始先选了开发东栅,因为茅盾故居在那里,占地比较小,风貌却被破坏得厉害,比较适合作为试点进行开发,便于积累经验。


那时候,经常去参观其他古镇。看得越多越明确了一点:不能在古镇上选几个点,光保护好一个个点还不够,一定要强调整体风貌的保护。比如,很多古镇的天际线,几乎都被杂乱的电线分割得支离破碎,乌镇一律采取管线地埋。所以现在的乌镇,你几乎看不到一根错乱的电线,视觉感觉很好。陈向宏拆迁了一些与古镇风貌不和谐的房子。修复老建筑时,坚持用旧料恢复故居的模样,修旧如故。对街区他也做了调整,有些房子之间密度太高,行人走路特别拥挤,为此搬掉了7家工厂。还重新整理了水系,把曾经填掉的河道重新疏通开来,让水乡里的水真正流动起来。乌镇的整体风貌感由此非常强烈,他自认为这个思路还是比较超前。


修完后他发现,除了房子乌镇好像没什么东西,于是提出,把作坊请回街区,比如酒作坊、布作坊等,请本地人在景区里展示手艺,这样既可以作为一个参观点,也可以成为展示乌镇风貌的一扇窗。陈向宏还修建了大型停车场、游客中心。这些做法后来被很多古镇效仿采用。


乌镇东栅是2000年建成的,市场反映很好,几乎后来居上。但他们坚持不在东栅建大型酒店,也不搞夜游项目,因为那里至今还住着很多老百姓,不能太过打扰他们的生活。到了2003年,东栅1亿元投资全部收回,一年营收3000万元,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活下来了,于是开始考虑进一步保护开发西栅。

从观光景点向度假休闲中心

西栅的保护开发,并没有简单复制东栅的成功,而是选择了走不同的道路,主要从观光景点向度假休闲中心转型。


西栅风貌最好、最大,但离交通中心有段距离,破坏程度超过东栅,而且产权复杂。当时确实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照搬东栅,把建筑立面修复一下,就可以做观光旅游,很多古镇都这么做。另一种,要全新开拓,转型成为度假休闲中心。为什么选择后者?因为他觉得古镇发展不能光靠门票收入,最好的配比是门票收入占三分之一、住宿收入占三分之一、综合性营收占三分之一。所以西栅的保护开发特别注重与周边互动,注重街道的背后。目前西栅两条街背后,依然住着当地人。


西栅的开发,显然更有挑战性。先是搬迁。作为度假中心,需要给游客很好的体验,安静、休闲、舒适,而不是闹哄哄,不搬迁根本做不到。搬迁就花去了9个月时间。为此,在西栅周边先建了安置房如银杏小区,又建廉价房如长城公寓,再建廉租房,尽量做到让当地老百姓满意。

  

还有资金压力。很多人以为西栅主要是中青旅的策划,其实不是,中青旅直到2007年西栅开发建设好以后才入股加入。西栅10亿元的投资,当时全部靠公司自己贷款,压力很大。度假中心的改造是由表及里的,不仅是看得到的外在,还有大量看不到的基础设施,比如直饮水管道、消防管道、雨水管道的排置。当时才2003年,已经铺设了21种管道,其中还包括宽带网络,这在当时非常超前。这样一改就改了四年。主要是政府放手支持,否则这么大个工程很难由某家民营企业单独完成。


2007年建成后,有人说好,也有不同声音,担心这些酒店没人来住。当时资金链已到极限,必须引进资本。他们就把资本分为两类,一类是保护性资本,比如乌镇的桥、房子,属于百分之百国资。另一类是经营类资产,比如酒店的经营,与中青旅合作分成,这样大大减轻了资金压力。西栅开放后,第一年税后收入3000万,第三年9000万,世博会那一年翻了几倍,至今仍以每年30%的速度在增长。

文化特征是一个古镇最大的个性

他渐渐觉得度假中心不能光看小桥流水,还要有文化导入。于是,乌镇保护到了第三个阶段,称之为向文化转型阶段。曾经有句口号:“一样的古镇,不一样的乌镇”。怎么避免古镇的同质化呢?小桥流水大家都一样,区别只能是文化,文化特征才是一个古镇最大的个性。于是2010年起,乌镇开始向文化小镇转型。


古镇保护尽管恢复了原样的建筑,但古镇原本的生活方式,已经不可能复原。不管有没有开发乌镇,当地原住民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自己是乌镇人,但小时候的邻居,早就不住在这儿。人们的生活方式、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变了。现在的乌镇年轻人,也喜欢网购,旅游爱去香港淘货。所以传统文化是古镇的基调,但不能局限于传统不发展。我希望乌镇是平台,是一个能承接现代艺术、科技、文化的平台,通过乌镇的平台,向周边地区的产业链和经济发展辐射,而不仅仅是旅游观光之后,简单的农家乐。


现代文化引入古镇,反而让古镇魅力四射。比如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老外们对媒体都会提一句:乌镇太漂亮。旅游加文化的驱动,才能带动整个镇的商业和产业。所以越是做一些与古镇旅游看似不着边的事情,乌镇反而越办越好。


乌镇营收达10亿元,迪士尼不敢说,但除此以外其他市级景区很少能达到这个规模。单论历史风貌,乌镇哪里比得上丽江、宏村?但乌镇胜在有序,胜在安静地做商业。什么才是成功?时间是最好的回答。

乌镇模式小结

首先必须要有中长期的目标,切忌急功近利。15年来,每年都做大量基础设施、管理服务的细节工作,对标准化、精细化孜孜以求。指望马上找到一个大项目,生出一只金蛋,是不切实际的。其次,乌镇不教条,而是结合自己的特点找到突破口。乌镇从来不办旅游节,办的是“乌镇过大年”、“童玩节”、“戏剧节”。活动要坚持办,办出特色。不唯上,但唯实。第三,乌镇一直谨慎平衡文化与商业的关系。每家店铺,开店需要递交详细的商业计划,与乌镇的理念不冲突,才允许经营。不能随意抬高物价,不能低价恶性竞争。乌镇周边也没有大型商业房地产开发。


乌镇当然是一种好模式,但未必是唯一的模式。我们期待古镇保护开发能诞生出更多元、更多姿的形态,与大家共同探索。


作者:陈向宏,乌镇景区、古北水镇(北京)景区总规划师、设计师及总裁,国内著名大型景区建设管理实践专家

十九大以后,乡村振兴指导下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作为载体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田园综合体”的政策利好,作为地方政府、开发商机构、运营机构、金融投资机构等,一定要在铺天盖地的观点研究中“拨开迷雾”,2018年3月24日-26日乡村振兴战略下《田园综合体与特色小镇模式创新项目落地实操总裁峰会》将在杭州举行特邀行业20多位一线项目操盘手齐聚,从特色小镇政策机遇、国家扶持、创建申报、顶层设计、盈利模式、策划创意、规划设计、产业导入、落地要点、操盘实践、运营模式、IP打造、投融资模式、资源链接、项目考察等方面带您一起实战求真知、探灼见!

峰会时间】 20183月24-26 (3天2夜)

峰会地点 中国●杭州

参会资格 1、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2、房地产企业董事长、总经理、高管团队;3、旅游开发、特色小镇、休闲农业、农庄民宿、养生养老、投资机构等企业高管;4、策划规划、园林景观、建筑设计等单位中高层负责人(400人)

报名电话】陈老师:177 0138 3532(手机号即微信号)

【主办单位】北京壹方城智汇科技有限公司 、汗马研习社 、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

【峰会特色】实操专家讲解+案例分析+模块总结+实地考察

解决问题

如何精准获取“特色小镇及田园综合体”扶持资金?

如何抓住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政策机遇?

如何培育、导入特色产业,破解“房地产”化倾向?

如何研判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引爆业态和产业布局?

如何拓宽“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投融资渠道?

如何打造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有持续性现金流的商业模式?

议程安排 

第一板块:田园综合体与特色小镇 产业政策、产业趋势、申报审批及规划解读

(国家发改委城镇中心副理事长—乔润令;柳中辉 湖南浔龙河控股集团董事长、长沙县果园镇浔龙河村党支部书记 -、中国特色小镇建设与规划设计研究院执行院长—陈安华;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季 

第二板块:田园综合体与特色小镇 运营模式创新及实践

(蓝城集团执行总裁—傅林江;杨国亮: 莫干山德清集团总经理 朱仁斌:浙江安吉县递铺街道鲁家村党支部书记 梁川大梁文旅集团董事长 金井启修-有马温泉协会会长、御所坊集团董事长

第三版块:欢迎晚宴+创新IP项目资源链接会

(圆桌对话、项目路演、洽谈合作、引荐交流)

第四版块:田园综合体与特色小镇 IP打造、核心价值提炼及创新

民宿产业发展公司CEO—王龙江 乡伴文旅CEO-朱胜宣  ;袁家村-望乔 马寅 阿那亚创始

第五板块:田园综合体与特色小镇 投融资创新模式及实践对接

(国开行信贷局原局长—袁英华;中铁投资副总经理-李川 谭志国发改委PPP专家|。陈高峰:同路创意机构董事长 中国策划研究院副院长 、壹方城产业联盟首席顾问兼策划委员会主席、2017中国文化创意领军人物

贵宾席专享

1,包含3个贵宾席午宴 1个晚宴 资源交流对接

2:标杆项目实地考察研讨

(1,浙江省首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获3亿财政资金项目-安吉鲁家村 。2 、乌镇;3、金华东阳花园村 <组委会根据 客户选择意向三选二,请周知> 项目负责人、党委书记全程陪同讲解、小型会议研讨)

3,: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土地 政策 资金申报辅导国家发改委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理事长,中国小城镇及城镇化研究专家

4,:特色小镇申报审批辅导中国特色小镇建设与规划设计研究院执行院长—陈安华

5,: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定位 规划 创建 项目落地路演及专家点评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季、中国特色小镇建设与规划设计研究院执行院长—陈安华、台湾百亿桐华祭项目操盘手—庄锦华、袁家村—望乔

主办方电话陈老师 17701383532(手机即微信号,微信咨询请编辑“ 咨询峰会”)

备注: 本峰会仅限相关企业董事长、总经理等高管级别参加,会收取一定费用,请知悉。

文旅、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休闲农业相关活动推荐

【杭州站3月31-4月2日】2018壹方城汗马研习社4月游学

【成都站3月9-11日】壹方城汗马研习社文旅特色小镇标杆项目考察

【台湾站3月26-4月1日】壹方城文旅标杆项目考察

【日本站4月15-21日】壹方城田园综合体标杆项目考察之旅

点击“阅读原文”支持线上报名~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