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去乌镇参加戏剧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新一线城市研究所2020-11-23 11:18:32

上一篇关于乌镇戏剧节的文章中,一财君居然说“跟着乌镇看戏的人潮,会以为关于中国戏剧市场的悲观论调只是种错觉”。乌镇戏剧节的魅力和实力竟然那么大了?!


新一酱有点不大信,于是就找了一位在乌镇真真泡了10天的石玮蓓同学来聊聊在乌镇参加戏剧节到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也想看看一个以“水乡古镇”发展出来的旅游城市乌镇,是否真的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起这样一场戏剧爱好者的盛会。


R=新一酱

×

S=石玮蓓

(第三届乌镇戏剧节青年竞演单元入围者)


R:你以前到过乌镇吗?戏剧节中的乌镇与你印象中的乌镇一样吗?


S:这是我第一次来。在听说乌镇戏剧节之前,我一直觉得乌镇跟周庄是一样的,是个适合花上几百块“一日游”的地方——大叔大妈跟着小红旗坐坐船拍拍照,因此我自己从没想过要专门来玩。


这次我是和几个朋友入围了青年竞演单元,在乌镇戏剧节开幕前一个星期,我们就到了。让我感到比较惊讶的是乌镇西栅景区已经改建出适宜各种戏剧演出形式的剧场群:最大的是乌镇大剧院,三层可容纳1200人——本次的开幕作品《物理学家》、德国七个半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等大戏就在这里上演;另一个水剧场,是一座背后有明清老建筑群的露天户外剧场;还有国乐剧院、秀水廊剧院等适合与观众互动的精致小剧场。


有了这些剧场群,再加上满大街的戏剧海报、上百位中外戏剧大师头像的彩旗,戏剧节氛围一下子就出来了。白天我们去排戏,晚上就去河边的酒吧、咖啡馆坐坐,感觉特别文艺。这是我来乌镇之前没想到的。



图|乌镇戏剧节期间随处可见的戏剧海报墙


R:作为一个戏剧节,乌镇戏剧节吸引你的地方在哪里?


S:对于戏剧爱好者来说,乌镇戏剧节最大的吸引力还是在于这十天能密集地看戏,而且能看很多平时难以看到的戏。比如《尼伯龙根的指环》,演出团队来自德国最有名的塔利亚剧院——据说在汉堡,他们的票很难买。所以连德国总领事都有开玩笑说:“在我们那,观众等好几年才能看到这个剧的其中一幕,而在乌镇,你们一口气就看完了,从这个角度说,乌镇比汉堡要好。”


另外,乌镇的几个露天剧场也能实现北京、上海不太容易实现的露天话剧表演。比如李建军的《飞向天空的人》在诗田广场上演——观众看演员表演的同时,抬头就能望见星空。


R:乌镇戏剧节期间,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聚集在乌镇?

S:首先,有很大一批是话剧从业者、研究者、学生和爱好者。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的张洺老师告诉我,他在乌镇碰见了十几位好友,包括北影的同班同学海清。很多凑热闹的明星也来了,我直接碰到的就有徐峥、何炅、谢娜、郭涛、梁静等等。


我还碰到了上海戏剧学院木偶专业的在校生子夜,他已经连续参加了三届乌镇戏剧节,每年都会在乌镇呆上十天时间,花费10000元左右,想看的戏、想参加的活动一场不落。


除了这些专业人士,就是抽空过来的大批泛文艺青年,和前者相比,他们看剧不是唯一目的,凹造型拍照,找找明星,去去酒吧,算是一次“乌镇戏剧主题公园”之旅。来自安徽的王小姐说她是黄磊的粉丝,每年乌镇戏剧节都会来,除了看戏,看黄磊也是她的一项乐趣。


当然还有一批人永远存在——跟着小红旗游荡的大叔大妈旅行团。在大家找各种剧院在哪儿的时候,他们会冷不丁地问一句“茅盾纪念馆在哪儿”;看着某些地方排长队,他们会好奇地打听“这是在干嘛”,当听到“戏剧”二字的时候,绝对会激动地问“在唱什么戏”



R:你的观剧体验怎样?票好买吗?


S:所有话剧票都可以提前在格瓦拉或乌镇戏剧节官网购买。但90%的票在放票的那个礼拜就抢光了,即使有些话剧有现场票售卖,也需要排队好几个小时,还不一定能买到。


比如这一届戏剧节最大黑马波兰羊之歌剧团《樱桃园的肖像》,因为口碑好,想看的人越来越多。为此,孟京辉亲自安排了加座,每次开演前卖14张现场票。但即使这样,想看的人提前四小时排队还排不上,原价350元的票被黄牛炒到了800元。


所有剧场的技术设施还是不错的,唯一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国外剧目的字幕问题。先不说翻译质量,最简单的同步演员表演,都很难做到。《尼伯龙根的指环》首日上演时,出现了多处字幕“死机”状态,还是很影响观看体验的。


R:不花钱买票,会有怎样的体验?


S:古镇嘉年华、大师们的小镇对话、青年竞演都是免费开放的,只不过后两者需要提前网上预约或现场排队。古镇嘉年华是戏剧节组委会请了中外民间的表演团体来,他们就在乌镇的老街上演出,形式特别丰富,有木偶表演、魔术、肢体剧、即兴剧、舞蹈等,当然,也有大叔大妈最爱的戏曲。



图|戏剧节期间散落在乌镇各处的嘉年华表演


这些表演总共加起来有1000多场,每天同一时间,十几个表演在不同的路口上演着,走几步就能遇到惊喜。我的一位朋友本来在闲逛,突然被来自广州的一个即兴团体拦下,被拉上了船,去“打海盗”,半个小时回来,裤子全湿了,这种体验只有在迪斯尼才能找到类似的吧。


R:乌镇的服务和基础设施如何?


S:最让我觉得贴心的是景区里有免费的直饮水站点,还有覆盖全乌镇的WIFI,但信号不太好。


年轻人在乌镇玩累了,有很多好去处,比如黄磊开的似水年华酒吧,这里也是明星聚集地。另外,河边还有很多咖啡馆,有可看风景的露天座位。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店长们也是用尽心思,比如,养一只叫“叉烧”的狗和叫“肉松”的猫,再讲一串他们的故事。


R:综合整体感受,你会不会觉得因为有了乌镇戏剧节,乌镇变得不一样了?


S: 我和经常游走于各大戏剧节的张洺老师聊过这个话题,他觉得乌镇戏剧节虽说规模不及在北京、上海办的戏剧节,也还是有其独特之处——它更像“戏剧乌托邦”,真有“如梦如幻”的感觉,整个镇都在谈戏剧。


但我的整体感受是,乌镇戏剧节其实多数时候与乌镇无关,这更像是一群搞戏剧、爱戏剧的人把乌镇给租下了,自己狂欢而已。乌镇戏剧节结束之后,一切回到原处,乌镇大剧院也鲜有作品上演,而乌镇又变回了以接待“一日游”游客为主的“江南古镇”旅游景点。


要说一点也没变化也是不恰当的。听小商贩们说,乌镇现在是很多公司年会的热门举办地,有个和戏剧有关的特色——可以请些演员在剧场进行演出。


乌镇戏剧节结束后,紧接着是“世界互联网大会”。似水年华红酒坊的一位服务生说,他好长时间没有明显感受到旅游旺季和淡季的区别了。




除了乌镇,戏剧节的活动在各个城市都有举办,它们大多以“XX戏剧节演出”之类的形式出现。新一酱统计了2015年5月到10月这半年时间里,豆瓣同城上与“戏剧/话剧节”、“戏剧/话剧季”等关键词相匹配的活动数量,北京依然遥遥领先,而武汉、重庆、南昌等城市的活动数量也相当可观。




孟京辉的《恋爱的犀牛》、《两只狗的生活意见》、《琥珀》等剧目每年都会进行全国巡演。开心麻花这几年的号召力也逐渐壮大,2012年推出、2013年启动全国巡演的话剧《夏洛特烦恼》最近在改编成电影后拿下了超过10亿元的票房。


因此,新一酱也统计了最近半年内,“孟京辉”和“开心麻花”这两个关键词在豆瓣同城的话剧频道中出现的频率。一座城市要称得上有“话剧气质”,孟京辉和开心麻花显然是必不可少的。


数据采集与分析/沈从乐 项维肖 傅颖聪 张晓雨 视觉/蒋亦哲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