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这样的乌镇,你还不来么

小巫什么2020-09-15 15:41:13



?

住宿、门票、服务、饮食等 “干货”在文末

如果你去,记得看看



如果你去过乌镇,一定和我一样,贪恋在老街上每一步踏过的青石台阶。


“那是中国南方省份的一个水乡小镇,古朴、清净、安详而且幽静,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它的影子,但那里却可能是世界上最适于恋爱和抒情的地方。那里有高高的屋檐,黑黑的窗棂,长长的青石路,窄窄的街衢,悠悠的水巷,瘦瘦的乌篷船,烟起雾落,云蒸霞蔚,草长莺飞,花开花落,流年似水。”这是小说《似水年华》中描写乌镇的句子。


去乌镇,是机缘巧合。趁着去杭州出差的周末,和同行的冰姐约了顺风车,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那座刘若英口中“来过,就不曾离开”的水上小镇。




☁  关于乌镇,不止是一座美丽的小镇


乌镇位于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县,为两省(浙江、江苏)接壤之地。拥有7000多年文明史和1300年建镇史,这里到处都是河,纵横交错,四通八达,与京杭大运河相接,也因运河而兴盛。


曾经这里有一派水运繁忙、民生兴旺的景象,也诞生过众多文人大家,然而荣衰更替,尘埃落定,留下的只有寻常百姓的生活和仍然居住至今的旧房老宅。



遥远的风貌,遥远的文明,让乌镇穿过岁月风雨的沉淀,落下了一枚深深的水印。


走过年年岁岁,这个地方兴盛过,也没落过;曾经烟雨西窗,也曾经衰草枯杨,但如今,乌镇却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风华再次呈现。



缓缓流淌的河流将乌镇划分四个主要的区域,每个区域都以河道为中轴,两岸是街巷民居。


乌镇人是离不开水的,但在过去,河道四通八达也给盗贼袭击小镇提供了便利,因此,当地人给每一道河的河口设置了栅栏,遇到紧急情况,便可以关上栅栏,保护小镇的安全。由此,乌镇便有了如今我们所说的东栅、南栅、西栅、北栅四个区。


这其中,东栅和西栅是目前已经完成重修重建,面向游客开放的两个景区。东栅和西栅距离不远,步行十几分钟,骑上“小黄车”只需三五分钟。



当我走在蜿蜒狭窄的老街上,循着敞开的门窗,听着小镇人的吴侬细语和脚步叩地的声响,便能深深地感受到乌镇的真切和灵性。



半封闭式的东栅和全封闭式的西栅,给我的感受是不同的。但无论是东栅还是西栅,都有着一样的流水和古巷,有着一样沧桑的老屋和满眼的绿意,有着一样的白墙黛瓦和青石台阶,也有着一样的邻水人家和摇橹扁舟……



在这里,你可以随时坐下来,对着诗意般的景色尽情发呆;在这里,你可以放慢脚步,细细品味原汁原味的吴侬软语;在这里,你可以倚着栏杆,沏一壶淡茶听风从水上吹来;在这里,你还可以放肆一回,趁着夜色找一家喧嚣的酒吧,呐喊你的情绪和心声……




☁  东栅,梦里的诗意和日子的简单都在这里


去了东栅,一定要坐船。

桥下,几艘摇橹小船懒懒地浮在水面上。



买一张单程的船票,沿着河道从入口处,随着艄公的摇橹,穿行于这绿水柔波中,摇摇晃晃的穿过一座又一座石桥,向着东栅的最深处前行……



两岸是错落有致的民宅,白墙黛瓦,历经岁月风雨的冲刷落下斑驳,记录着时间,流淌着岁月。



岸边杨柳的枝条轻轻探入河水,绿植的藤蔓沿着屋顶墙壁蔓延。缓缓的河流缠绕着古镇,家家户户门前流水环绕,晾晒的衣物随风摇摆,只要轻轻推开雕花的木窗,潺潺的流水就在眼前,触手便可嬉水。


坐在缓缓前行的船上,过完一个个似曾相识的桥洞,仿佛时间与空间都定格了,不禁傻傻地发呆。



闭上双眼,静心聆听,似乎能听到水的呼吸,伸出手臂,仿佛可以触摸到古镇的心跳,思绪随之飘荡,走入江南独有的水的梦乡。


陪我同行的美丽的冰姐


不知过了多久,艄公的一声“靠岸,下船了”将我从梦中唤醒。一瞬间,竟有些恍忽,不知是这梦境乱了精神,还是满眼的景色迷了双眼。




东栅是半封闭的,除了翻修重建迁出的一部分原住居民,仍有人在这里生活,或开一个小店,或经营一家客栈,或守着祖辈的手艺。



摇橹船载着一船人到了东栅最深处,看过了流水和小桥,现在,就沿着古街的石板路深入街巷人家,去找寻历史在这里留下的文化和风情吧。



老街里有着众多体现江南民俗文化的手工作坊,养蚕纺丝,染布制衣,烧炉酿酒,破篾编竹……篦梳、竹筷、三白酒、牛角梳、油纸伞、蓝印花布、古彩花灯……这些保留至今,依然依靠最原始人工制作的物件,成为乌镇历史长卷中厚重的篇章。



在旧时,无论是被面床单,还是衣服鞋子,家家户户都离不开蓝印花布。岁月变迁,时光潜行,即使是现在,走在乌镇的街巷,仍有那从历史中走来的蓝印花布的影子,从老店门前遮阳的帘子、客栈铺用的床单,到当地人的衣服鞋子,亦或是现代工艺品的装饰,依然那样的大方、质朴。



在字号为“宏源泰染坊”的染布晾晒场,抬头仰望那高高挂起随风飘摇的蓝印花布,一定能迷乱你的双眼。



走在街头,一阵风吹过,酒曲的醇香扑面而来。循着酒香,就到了小巷深处挂着蓝盈盈酒旗的老酒坊——高公生糟坊。柜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罐,上面红纸黑字印着“三白酒”3个大字。



三白酒,以白米、白面、白水成之,经过多道程序才能完成。味道怎么样,喝了就知道。据说,三白酒醇厚清润,度数不高,香甜可口,男女老少皆宜饮用。


我猜,在那酒香里,一定还有一种怀旧的味道,老匠人被请了回来,他们都是小镇的情调。


走进后院,大大小小的酒缸随处可见,旧时酿酒的作坊里,如今没有了曾经热气腾腾的场景,只留给后人参观。



呼吸着飘满酒香的空气,坐在院子的一角,花上几块钱盛一碗酒酿丸子,舌尖也滑入三白酒丝丝香甜的味道。



走过古街道,看过老作坊,品过三白酒,你以为深巷古墙、粗布醇酒就是乌镇文化的灿烂与厚重吗?


当然,远不止于此。


文人在乌镇有着极高的地位,自宋至今乌镇出了64名进士,161名举人。到了近代,更是诞生了矛盾这样的文学巨匠。


茅盾故居就坐落在东栅的老街上,分为上下两层,以先生人生之路和文学之路为主线,展示了先生波澜壮阔的一生。



矛盾出生于乌镇,童年和少年都在这里度过,直到17岁考入北京大学才离开家乡。


在茅盾的乡土文学作品中,乌镇的小桥流水和历史底蕴给了他创作的灵感,林家铺子、访卢阁、修贞观、汇源当铺、枕河人家、修贞观古戏台……这些如今仍然存在的店铺或地点,都曾在矛盾的笔下栩栩如生。



徜徉在乌镇的街巷,就如同在品味着先生的文集;坐在桌前浏览先生的作品,又像是置身于那个年代。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你也许不知道木心是何人,但他的这些诗句你一定听过。


木心同样生于乌镇,是画家,也是作家,童年时的他,经常去到矛盾家借书来读。后来他离开故乡,定居美国,直到临终前的几年,才再次回到故乡。在友人陈丹青的帮助下,木心纪念馆在东栅落成。



随便走进东栅的一条小巷,就会有你读不完的历史,赏不完的文化。聊小桥流水、枕河人家,聊古法技艺、文人墨客,处处飘逸着一股浓郁的历史与文化气息。



对很多人来说乌镇是一座秘密花园,青石条板高低不平,黑瓦白墙隔路相识。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年龄多大,无论你境遇如何。暂且告别喧嚣的闹市,慢悠悠地走进这千年的宁静吧。




☁  西栅,夜色的撩人和清晨的幽静都在这里


来了西栅,一定要住一晚。

如果白天的乌镇如诗如画,那么夜幕下的乌镇则如梦如幻。



找一家民宿,住进枕水人家,和老板拉拉家常,坐在临水的窗前,沏一壶茶,肆意消磨时光。然后,在西栅迷人的夜色中,听着水声蛙鸣,做一场悠悠好梦。


西栅占地近5平方公里,十二个碧水环绕的岛屿,明清古建三十多万平方米,西市河两岸,长廊与枕水彼此对望,老街长弄纵横交错,七十二座拱桥巧妙相接,人与环境,人与自然,人与建筑,这一切,在这里,构成和谐。



暮色四合,夜幕中的乌镇天空在古老屋檐和墙脊的勾勒下格外静谧。


沿着西栅大街一路向深处走,夜色足够撩人,昏黄的路灯,檐下的黄,墙边的白,自然地展示着每一处值得显露的美。



有灯的小店、古朴的拱桥、参差的屋瓦、遒劲的老树、精巧的窗棂、石板的小巷、乌篷的灯影,更有枕水的古宅,乌镇不仅将这一切都写入倒影,更将浆声灯影流入梦境。她的内敛和深邃,使得西栅的夜色更温情,更柔美。



几乎所有的店家都是开门迎客的,无论是西栅大街的文艺小店,还是女红街的各色商铺,主人都格外地随意,大都静静地坐在柜台前,或独自发呆,或与好友闲聊,很少主动招揽生意。


于是,客随主便,反倒有了闲逛的兴致,走走看看,随心所欲,更称心,更遂愿。



西栅是全封闭的景区,原住居民全部迁出。游客如若不住宿,夜晚10点前就不得不离开景区。


因此,不妨趁着夜色尚早,避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前往酒吧街,选一家或喧嚣或安静的酒吧,聊聊天,听听歌,喝一杯小酒;亦或是坐在望津河畔的茶庄,吹吹风,发发呆,品一壶好茶。



消磨到临近10点,待景区安静下来,再静静走在那醉人的夜色里。


夜深了,西栅更静了。唯有满城的灯火依旧,唯有西市河的水声依旧。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


伴随着如梦如幻的灯光和倒影,眼前呈现的是最美、最静的小桥流水人家。这也是我喜欢西栅的理由了。



乌镇的夜,乌镇的水,乌镇的灯光和小巷,融化了所有游人的心。


走在青石巷里,沉寂安静,只有弥漫的夜色,和朦胧柔和的灯光,摇曳着你的眼神。


而心却在幽幽地想:一直走吧,走吧,直到不知归路……



都说烟雨江南,在乌镇遇到一场雨,美丽不可方物。


清晨7点,梦中醒来,推开窗子,发现外面已经是烟雨蒙蒙了。如丝如雾的细雨淋湿了整个西栅,雨丝落在屋顶上,再沿着屋檐汇成雨滴,轻轻地落在水面上。



撑一把伞,出了民宿,走上静悄悄的小桥。这时,睡眼惺忪的小镇也似乎刚刚醒来,除了早起洗船的艄公和挨家挨户收垃圾的师傅,几乎见不到人。



徜徉于乌镇的古街小巷中,我静静地感受她从宁静中苏醒的妩媚。



昨夜的喧嚣迷人,仿佛是我的一场梦。这清晨的安静,让人不忍打扰,像是故地重游,却又是不一样的感受。


这一刻,我只觉得,整个乌镇,都是我的。



临水的民居不但建在岸边,还有近一半延伸到水面上。这是乌镇的传统建筑,如今成了游客的最爱。水阁延伸至河面,把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铺上木板,由于房屋悬于水上,便有了一个诗意的名字——枕水人家。


我想,水阁的情趣,在于推窗见水,娴静、惬意。



慢慢走,慢慢看,翻过一座座小桥,穿过一条条巷子。人字的屋顶,飞起的檐角,雕花的木窗,墨黑的瓦片,斑驳的墙壁,写满了岁月的痕迹。


岸边的杨柳接受着烟雨的沐浴,清冷的河面上偶尔晃过一条摇橹船。青石小路上一片寂静,悠长的巷子空无一人,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还有淡淡的桂花香,清新湿润。


脚下被细雨洗刷的石板路,仿佛打了蜡一般明亮,家家户户摆在门前的花花草草也显得格外鲜艳。



慢慢的,北岸人家的小木窗一个个地推开,西栅大街的店铺陆陆续续撤掉门板,小镇开始忙活起来了。


早餐铺飘出了白气,民宿挂起了小黑板,小店传出悠扬的音乐……三三两两的人多了起来,艄公的船载着游客摇晃在雾气萦绕的水面上。


乌镇,醒来了。



回民宿吃过早饭,再次走进西栅大街时,已经完全热闹起来了。


躲进一家咖啡店,选一个临窗的座位,点一杯热饮,找一本喜欢的书,静静地看着街上来来往的旅人,有年轻的情侣,有一家三口,有头发花白的老人,还有金发碧眼的国际友人。


我想,无论是谁,只要走进这片水上小镇,都一定会深深地迷醉其中。



西栅大街有很多古色古香的饭店,有装饰文艺的西餐厅,也有永远在排队的祖传小店,选哪里,都不错。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心情。



午后,找一家茶楼,静静地品一壶淡茶。茶楼大多在河边,一面临河,一面临街,一边喝茶,一边发呆。


河风吹来,喝的不是茶,是消磨的时间。



朋友发微信问我在做什么,我说在乌镇发呆呢,她说我真奢侈。


但我想,这样悠闲任其消磨的片刻太珍贵。既然来了,就别急,把脚步慢下来,让心静下来,放肆的享受吧。



走过了青石板路,看过了古街长巷,品过了清茶美酒,还可以——


选一块蓝印花布的披肩,举一把油纸花伞,在一条安静的巷子里,拍一张文艺范的照片;


静坐船头随着摇橹船恍惚,靠在窗棱上看着岸上小桥流水人家;


走进清末的老邮局,选一张明信片,盖上古老的邮戳,投进邮筒,让它通过街对面的船运码头寄出,送到你爱的人面前;


踱进小张的文艺小店或是老王的手工作坊,不为买,只为看。



微风不燥,繁花盛开,江南水乡,烟雨朦胧,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这样美好的乌镇,我一定还会再来,你,不来么?


 

☀  干货在这里  


?  1、关于东栅和西栅


东栅为半封闭式,全部为民宿和故居以及重新修建的老作坊,几乎没有任何店面,相对原汁原味。原住居民没有全部迁出。推荐传统手工作坊区(老酒作坊、蓝印花布等)和茅盾故居。大约需要3-4小时的时间游览。


西栅为全封闭式,除了民宿还有包罗万象的小店,建筑比东栅看起来新一些,原住居民全部迁出,所有店面由景区统一管理,西栅大街有各类店铺,既质朴又文艺,既古老又青春。不可错过夜景,若能住一夜,就更好了。


?  2、关于门票


东栅:120元

西栅:150元

东西栅联票:200元


注:如果在西栅住宿,可办理临时出入登记,随意进出多次,也就是如果在西栅住两晚,只需购买一次门票。


?  3、关于住宿


东栅:民宿为当地居民自建房改造,房东亲自管理,价格相对便宜。


西栅:除几个由大宅院改建的酒店外,其它全部为民宿。民宿多为原房东以工作人员的形式打理,环境都非常好,价格也略高,特别是靠近水的房间,还需要提前预定。


景区外也有各种酒店,但我想,既然来到乌镇就别错过夜晚的美景,清晨还可以趁着游客没有进入景区而享受格外清净的乌镇,而且住在西栅景区内门票可以多日使用。


注:最好提前从网上预定,到了景区再选择,若是游客多,也许就没有价格实惠的房间了。


无论是网上已经预订好房间,还是到场再找房间都需在景区入口处统一登记办理入住手续。


景区提供行李托运服务,这是我认为乌镇做的最好的一点。到达景区门口,告诉工作人员你所预定的民宿,就可以免费办理行李托运,你只需轻装进入景区游玩,等你回到民宿,行李已经在前台了。


?  4、关于景点和服务


乌镇的服务,是我去过所有景区最好的。

买过票之后办理进入景区的手续,工作人员特别细心,每人都会得到一张景区地图,标记非常清楚,每一处景点、每一家小店,都有各自的颜色和编号。


工作人员甚至会亲手标注出你选择住宿民宿的位置。景区内到处都是摄像头和工作人员,路牌标示随处可见。


?  5、关于花费


除了住宿,乌镇的消费算低了。而且住宿也可以选择同样在西栅景区内的青年旅社,只需一两百元。


饭店的价格也不算高,特别是各种老字号的小吃,3元一个的葱包烩,5元一个的烧饼,太亲民了。


酒吧消费略高,但放眼望去,全国各地,哪里的酒吧能如校园门口的烧烤摊一样啤酒畅饮呢?


(洋洋洒洒6000字的游记,如果你喜欢,记得给我点个赞,帮忙转发哦。)



往期回顾


去敦煌,给灵魂片刻自由

时光匆匆,我只盼,她被岁月温柔相待



PS:公众号开通以来,心血来潮才会写一篇文章,也都是记录私人生活。阅历不深,观点片面,说的不好,请见谅。如果恰好说到你的心里,欢迎关注我,微信公众号搜索“小巫什么”,来我的私人自留地坐坐。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