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的24部特邀剧目看完了,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安妮看戏wowtheatre2020-11-25 14:20:20

大家好,我是安妮。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就要闭幕了,一期一会的期待、相逢、欢乐、感动也走到尾声,我们如此眷恋它,正如此前采访中孟京辉导演所说:“乌镇戏剧节是一个艺术家和观众都在守护的地方,它能这么好是因为大家爱它。”


今年的乌镇戏剧节史无前例地邀请到24个特邀剧目,节展长达11天,虽然在对本届艺术总监田沁鑫导演的采访中我了解到,“(组委会)并没有特别注重选择女性视角和女性创作者的作品。”但女性系列的设置、青赛创作者的选材(六部决赛作品中有五部与女性紧密相关),都展现了田沁鑫作为女性导演主持本届戏剧节的独特风格。


按照惯例,今年依然想就全部24个作品跟大家聊聊感受。



今年戏剧节中,我最喜欢的作品是来自巴西的《水渍》和来自英国/德国的《西方社会》,开幕戏《叶普盖尼·奥涅金》和闭幕戏《影子(欧律狄刻说)》也令人印象深刻。


因为时间关系,我错过了《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风尘三侠》《小王子》的演出,特别邀请剧评人奚牧凉作补充,一起呈现在这里。


乌镇戏剧节对于所有来到这里的人来说都是节日,好恶观点都属于个人,大家看看就好。


开幕式现场


*以下内容以观演时间排序*


01

《叶普盖尼·奥涅金》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开幕大戏《叶甫盖尼·奥涅金》自开场音乐响起,就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虽然极具俄罗斯符号意味的暴风雪、马车、雪橇、芭蕾舞等元素我们早已司空见惯,但导演里马斯·图米纳斯以其极佳的艺术感觉,让我第一次在剧场中有一种沉浸感,似乎戏散场后,我们回到的不是江南水乡,而是莫斯科郊外的乡村。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浪又一浪涌向观众席的音乐,这些段落音乐完成了换场功能,同时构建起一片广袤视角的俄罗斯风情,尤其是,柴可夫斯基的《古老的法兰西歌曲》本身就有各种变奏,时而哀伤,时而欢快,将这首曲目作为主题音乐,非常恰当,甚至可以说,在这个作品中,这支音乐就像是为普希金的诗作写就的。

 


我并不认为该剧将主人公从奥涅金切换到了塔季扬娜,当我看到塔季扬娜抬起床尾,对躺在床上漫不经心听她说话的奶妈大喊“我恋爱了!”并在舞台上奔跑时,当我看到结尾处静默婉转的独白——舞台深处显然站着一个奥涅金,牵动着这个眼睛里闪着光的女孩儿的一生。

 

但瓦赫坦戈夫版《叶甫盖尼·奥涅金》依然让我感到有些不满足,这种不满足是情绪之外的失重,是当动人的旋律消失,“视觉”也远去后,当我回想起这出戏,似乎很难想起普希金那熠熠生辉的文本,站立在舞台上的样子。



02

《大餐》


《大餐》采用的是美国剧作家的剧本,2016年在上海首演,坐在剧场里完全感觉不到故事所发生的国家,据导演马玥介绍,剧组并没有做刻意的中国化,台词也并不带有“翻译腔”,这出戏在全球家庭中的共情令人惊讶。

 

其实当代剧很难排,非常典型的是帕特里克·马伯的名剧Closer,剧作以典型案例探讨普世关系,排演很容易陷入一种都市生活流。《大餐》并不流于表面,而是以具有象征意味的舞台设计,以及明朗的人物关系清晰地还原了一个当代家庭样貌,“上有老下有小”的男女主角在平常琐事中柴米油盐,展现了很好的生活关照。

 

这个作品谈不上多么内涵深刻,却也足够回味悠长,适合每一个生活在生活中的人观看。



03

《海鸥》


OKT版《海鸥》让诸多契诃夫及《海鸥》爱好者心满意足,虽然在乌镇寒夜于露天的诗田剧场坐了三个小时,依然觉得值回票价。

 

由于2015年《樱桃园的肖像》,2016年《樱之园》都令人颇为惊喜,我对OKT的《海鸥》期待过高,难免有失望之处。

 

必须承认,《海鸥》的创作团队在排练场之外做了大量文本细读工作,对于契诃夫文本内涵的把握非常精准,坐在观众席时长有“阅读契诃夫”的感觉。众所周知,《海鸥》是一个非常难排的文本,尤其是对于喜剧性的呈现,这一版本对观众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然而也是因为这样,喜剧性的再现削弱了契诃夫剧本表象之下最为迷人的暗流涌动,导演把什么都读明白了,创作就显得太过“聪明”。我于是觉得OKT版《海鸥》像是契诃夫最优秀的学生完成的一份读书笔记,很好地进行了传承,却不足以与老师形成对话——而这一点,《樱桃园的肖像》《樱之园》都更胜于它。

 

不过话说回来,大概是我太爱契诃夫了,苛责也是有的。



04

《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


能在本届乌镇戏剧节看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作品,是件很惊喜的事。

 

实际上,《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在我的记忆中,可能已是近几年来北京人艺走出首都剧场演出轮次最多的小剧场作品(甚至“小剧场”这个定语都可以去掉)。这部作品能走这么远,是与其“天时、地利、人和”有关的:


一方面是丁西林的喜剧确实优秀。这位戏剧行业内人尽皆知、行业外却罕为人知的大师,喜好着笔生活中的小事,于细节处展露出知识分子对生活的品评与洞见,这样的喜剧想来是既符合正统审美,又为当今观众所乐见的;


另一方面是班赞导演与他的演员激活了原著中的青春与韵味。这几位北京人艺的优秀青年演员,不似杨立新、冯远征那般肩抗剧院传承的重任,便尚有可能在这般小作品中,形成我等观众看来轻松自在的创作氛围。



虽然和《风尘三侠》《狂飙》等作品相比,《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的写实排法还是显得传统了不少,但别忘了当这部作品回到北京人艺近年的创作序列中时,它仍会显得格外有新意与活力。

 

《丁西林民国喜剧三则》是本届乌镇戏剧节“皆大欢喜”、“众口可调”的标志性作品,倒不在于北京人艺这座最著名的体制内院团参加乌镇戏剧节的象征性,而是它让我们看到,这种题材、表演都包袱不算很沉重的写实戏剧,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是也已可以在乌镇看到了。(via 奚牧凉)



05

《裁·缝》


尤其是今年,刷朋友圈总能看到“中国60岁以上夫妇离婚率增高”的新闻标题,《裁·缝》的创作团队敏锐地抓住这个话题,并以影像、现实主义、超现实等多元手段呈现在舞台上,对这一社会话题的关注令人欣喜。

 

剧中老夫妻、母亲与儿子、父亲与儿子、母亲与龙虾等多组关系对话以非常亲和的方式走进观众,斗胆说一句,我看到一种对现实主义题材及呈现手段的突破,但创作者还是略有保守,期待未来更深层次的探索。

 

同样地,老人走在雾霾中、老人走进情趣用品商店等段落均是很有趣也值得发展的部分,据编剧之一石榴介绍,主创们进行了长时间的社会观察,但遗憾的是,我没能看到“调查”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如果能够更深入地进行采访及资料收集,并恰如其分地与作品做结合,《裁·缝》将是具有社会意义的剧场佳作。



06

《窦娥》


恕我直言,《窦娥》我都懒得夸了,沈家戏园门口自上午九点开始的排队实况说明了一切。

 

《窦娥》固然是有它的问题的,比如对文本的解构过于自我,在强调现代性的同时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杂剧创作所处的特殊时代背景;再比如部分独白段落略显直白,直抒胸臆当然没问题,但如何与前序剧情更润滑地联结,大约需要再打磨。

 

不过还是要给好朋友丁一滕导演打call,对于年轻创作者来说,从古典文本取材,需要勇气也需要才华,尤其是,我看到有评论人诟病《窦娥》表演程式化运用不恰当,但我看到的是一种将戏曲程式与肢体剧场结合的尝试,这本身就是难能可贵的。

 

作为一个同样热爱戏剧的青年,我深知青年创作者在行业内的孤独和压力,给他们更多耐心和鼓励,大约是我们能做也应该做的。



07

《枕头人》


鼓楼西剧场版《枕头人》首演于剧场开幕时,这么多年依然热演不衰,除剧本确实过硬经得起市场考验外,演员演技、小剧场张力等也是其加码资本。

 

《枕头人》在乌镇的演出被安排在乌镇大剧院多功能厅,演出接近三小时,隔壁大剧场《叶普盖尼·奥涅金》的《古老的法兰西歌曲》声声传来,由于感染力太强,我经常被悠扬的旋律带走,回到塔季扬娜的梦幻里。

 

《枕头人》的五位演员都很出色,场次之间达到了平衡,重场戏出彩,相对克制的段落也展现了剧本原有的特点,我不太满足的是,傻哥哥的演员太“聪明”,有一种“装傻”的感觉,但这也许是导演对角色的理解与我不同,也是一种风格。



08

《风尘三侠》


在庄一自编自导的《风尘三侠》里,李靖、红拂女和虬髯客这“三侠”,以及他们身边的隋炀帝、李世民等人,远不似古装剧中那般总板着脸孔,而是仿佛可以自由穿行于古代和现今之间:酷爱网络游戏的屌丝李靖拜谒司空杨素,以为毛遂自荐,参加的却是一场“电视选秀节目”;红拂随李靖夜奔后,又相逢虬髯客,他们三人接连为人追杀,舞台上又上演了一串刀光剑影的武打戏份;再接着三侠结识李世民,而剧中的唐太宗则是一位喊麦不离口的不羁青年……

 

在《风尘三侠》中,即时摄影、全息影像等舞台新技术不穷,颇具网感的段子包袱横飞,那段多国争雄的历史,就这样在庄一的剧场中“都付笑谈中”。

 


学历丰富而显赫的85后导演庄一,这些年的作品既能驾驭庙堂之上的严肃议题,又能熟谙江湖之远的新奇点子;不按套路出牌,这是庄一的“劣势”,也是“优势”。

 

乍看起来,《风尘三侠》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粗粝、谐谑、张狂,“乱搞”得无法无天。但转念想来,这种“乱搞”又只有热血和幽默还未被磨平的年轻人才能做出,即便一切都是个“错”,也“错”得可爱。

 

大家喜不喜欢《风尘三侠》,自可各花入各眼(譬如我个人,就不大中意)但作为在我看来本届乌镇戏节最具实验精神的中国创作,《风尘三侠》有着它独到的意义与价值。(via 奚牧凉)



09

《我们的班集体》


国际评论家协会乌镇青年峰会的讨论中,英文组的国外评论家众口一词地表示《我们的班集体》是他们最喜欢的乌镇作品,这与他们所处的文化背景有关。

 

在我看来,在高强度观剧安排的乌镇戏剧节,《我们的班集体》应该被给予更多关注与思考时间,由于前期功课做得不够,加之当天非常疲惫,我在开演后的15分钟就放弃了接收剧情,也是因为这样,我获得了一种奇妙的观演体验——

 

当我注视舞台,完全不考虑剧情,我看到的是欢乐与狂欢;但当我开始看字幕,了解他们讲述的事情,巨大的伤痛立刻扑面而来——这就是我们的日常啊!

 


看起来很正常的一户人家、一个派对,内里也许正发生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当带着好奇心不经意地开始注意这些“日常”,尤其是设置在真实的历史背景中,历史的隐痛就出现了。

 

创作者采用了非常跳跃、快速的处理方式,不让观众跌入对历史的神伤,从观众角度,这本身就是一种残酷——行进在当代,却无法停下思考,历史的脚步推动我们向前,无可奈何却被迫接受。

 

《我们的班集体》是从战争走到和平年代,最终走到2003年的一部史诗巨作,它不仅以创作者的视角强势窥探历史,也与当下形成关照。



10

《如果墙能说话》


从“新马戏”的角度看,《如果墙能说话》算不上是一部多么新鲜的作品,整体手法相对简单,剧情非常易于理解。

 

这是一个轻松活泼又带有温情的小戏,如午后甜点。我惊叹于新马戏演员的戏剧表演部分,这样自然、流畅的表演,让我们甚至觉得他们的杂技部分都并不困难,这样的作品在中国难得一见,尤其是不炫技,让观众将焦点更着眼于他们的表达而非技术。

 

还要提一句演员们对肢体的控制能力,屋子的主人四次易主,演员在不同角色中的切换很干净。

 

总之,看这出戏的体验很愉悦,这年头让人零负担的作品,细想起来也并不多呢。



11

《如果沉默知晓》


在看过《如果沉默知晓》后,我阅读了一些关于这出戏的深度文章,这个作品关于“一个作家在孕育语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作品对观众的要求太高了。

 

作为一个坐在第二排的观众,我完全看不清艺术家袖子里抖落出来的是一堆字母,更难以从吹羽毛的动作中看出这是羽毛笔的指代。其实艺术家的呈现方式很像我们熟悉的默剧演员比佐,但相较而言,比佐的作品就清晰得多。

 

我不是说不可以隐晦,也不是说要把什么都说明白,但是什么都没说明白,并且需要观众对一个几乎接收不到信息的“简易魔术”做更大范围的研究和思考,这样的表达与剧中孕育语言的作家是一样的,我甚至会因此觉得,这样的苦闷是由于作家的自身原因,大概是没什么好同情的。



12

《爸爸》


我一直说黄俊达是“阉割大师”,《郑和》《孤儿2.0》都给我非常兴奋的观演体验,每次绿叶剧团收问卷,我也会孜孜不倦地写下:“希望黄俊达导演为我们讲述安德海的故事。”

 

此次乌镇戏剧节作品《爸爸》是个格外温情的作品,温情到老少咸宜,毫不锐利,如果不是对演员的肢体表达印象深刻,我几乎不会相信这是黄俊达的作品。

 

《爸爸》非常适合默剧、肢体剧的入门观众观看,简易好懂,浓浓香港平凡家庭的温馨,用现在流行的说法说,是个合家欢作品。虽然我对黄俊达的期待绝不是这样,但坐在《爸爸》的剧场里我确实被感动了——这就够了。只是结尾处用三种方式告诉观众“爸爸走了”,显得有些拖泥带水,余韵也就被带走了。



13

《水渍》


《水渍》太深邃了。

 

有一位巴西评论家说,在他们的国家,《水渍》是当代经典,有很多剧团排演,这一版本有些过度阐释,舞台和故事的结合有些生硬。可是这是编剧自己导演的版本啊!何来过度阐释?

 

前60分钟稀松平常,普通的中产家庭,女主角劳拉受过童年创伤,由于后院出现了一条搁浅的大鱼,创伤被唤醒。

 


看似闲笔的段落,以及并不复杂的人物关系,在我看来本无特别之处,直到最后15分钟出现——


身穿潜水服的父亲突然来到劳拉身边,劳拉说:“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两人就那样说话,像童年时父亲教劳拉钓鱼时那样。父亲说:“我没有离开,我一直住在你的脑海里。”父亲又说:“这不是我们在说话,只是你在自言自语。”劳拉听后停顿了几秒钟,又绽放笑容,与幻想中的父亲坐下来,观众再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故事定格在这样一个温柔的场面——于是之前的部分全部成为伏笔。

 

《水渍》是我不忍去解读的作品,我甚至连水的意象都不愿意多想——这真是太不职业了。不过难得自私一次,让这样诗意的温暖包裹我,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戏,我才如此眷恋剧场。



14

《黑夜黑帮黑车——影像的复仇》


作为本届乌镇戏剧节最神秘又调动最多期待值的作品,当我走出“三黑”的剧场时,我甚至丢掉了之前的采访录音,这个作品让我感到故弄玄虚、莫名其妙。

 

在我看来,“三黑”是一部教学实验作品,核心目的在于教给学生“如何拍摄一部超现实主义电影”。此前听说箱体是由15位工作人员人工推动的,我好奇于这样强调技术的作品为何采用如此质朴的方式,看完戏后,我认为,这是创作者为了让观众完全体验到坐在一架摄影机中的感觉,要以工作人员代替摄助,因此我们的感觉格外真实。


 

我们都已经知道,创作者并未想要完成叙事,他们更想呈现的是一种感受和体验,并想提醒观众注意,不要沉迷于“奇观”,可是如果不做到极致,这种警惕如何才能生发呢?实际上,剧中采用的影像并无甚新奇,而且如此规范,非常“学院”,加之演员选择在人种上非常平均,全剧有一种“美国梦”的感觉。

 

Tom Gunning是给我启发非常大的一位电影理论家,但他也许不知道的是,在当代剧场,早已有一批才华横溢的戏剧创作者做出了精妙绝伦的剧场影像,体验方面,以Sleep No More为代表的浸没式戏剧也已经登峰造极。由这个作品,我进一步感到,搞理论的学者就不要做创作了。



15

《狂飙》


今年《狂飙》上海首演的时候,我坐在上戏剧院,看这出青春澎湃的戏,当代校园青年演田汉故事,不能更恰当了。

 

《狂飙》在乌镇的演出放在会展中心,有一种演唱会的架势,结尾处国歌响起,竟然引起了全场观众起立,虽然不及在校园演出更有共鸣,却也是一种集体热血。我依然觉得结尾齐唱《义勇军进行曲》有待商榷,正如我的一位老师所说:“在国内,知识分子审视艺术作品有特定的语境。”是这样的。

 

在我看来,《狂飙》的可贵之处恰恰在于舞台上的呐喊。我们还缺少冷静、克制、理性的作品吗?我们有多久没有在舞台上看到这样充满纯真的呼喊了呢?正如我的另一位老师所说:“他们就是在吼可是我也觉得很感动,有一种中二热血。”

 


一些观众认为这种吼叫式的戏很空洞,我觉得与演员的表演缺乏层次有关。事实上,想要进入田汉的精神世界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对于生活无忧的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我们理解得了青春爱情,所以田汉的情感段落有太多可圈可点之处,但我们似乎无法完全具备他的家国情怀。

 

我还是喜欢《狂飙》,正如剧名,它以一种山呼海啸式的野蛮姿态摇着我说“醒醒吧!”又以剧中温柔无比的儿女情长拥抱了我。



16

《生动的肖像》


我的一位朋友在戏剧节前就对我大型宣传了这个作品,虽然被剧透成渣,期待值到达顶峰,我依然在沈家戏园感到欣喜不已。

 

《生动的肖像》由对时间极其着迷的艺术家沃尔克·格林创作,他记录时间的方式是拍摄照片并制作手翻书——在“匠人精神”已经被用滥的中国,这个作品的出现却像时间本身一样迷人。

 

他在家里拍摄窗外的柏林、记录新千年的到来、拍下一天中看艺术展的人、到男厕所待一天看大家选择哪个小便池……生活在他眼中如此鲜活,他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一个人坚持一件事坚持很久,用轻松愉悦的方式与别人分享,离开剧场的时候还可以买一本手翻书的复制品,回家时时翻看,我觉得在这些时刻,剧场与生活产生了某种联结。

 

导演(同时也是摄影师、手翻书手艺人)本人也为本剧加分很多,他具有非凡的亲和力,讲自己的故事,让人有一种与老友聊天的亲密感。



17

《在云端》


《在云端》是一个很深沉的作品,我完全可以相信它在中东国家语境中,讲述的故事“极为个人,又非常普遍”。但当失去这个语境,来到中国,环境完全不同的观众恐怕很难进入一盘盘录像带和磁带所构建的关于故事中男人的生活片段。

 

令我为之感动的是最后一盘录像带,记录导演和演员的的创作初衷。“不谈别的,你愿意你的故事被放在剧场中吗?”“我不知道,你呢?你愿意你的故事被放在剧场中吗?”“我觉得我的故事太平庸,不适合。”(大意)创作者的警觉和自省令我莫名感动,在那样一个“不安定”的环境中,坚持做自己热爱的创作,这就够了。

 


18

《第十二夜》


查文渊导演的“全男班”《第十二夜》在文本阐释上无甚新奇,尤其是,当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版Live热映、迪克兰·唐纳伦版也于今年造访国家大剧院的情况下,两大国际制作的“全男班”《第十二夜》完成了精彩的示范,这一版显得失色也在所难免。

 

不过,中戏的同学们真是青春活力啊!他们身上有一种劲儿,几个男孩子反串的扮相也确实太美。这让我觉得,他们找到了一种学院重现经典的新方法,从这个角度看,这一版《第十二夜》是有勇气也有意义的尝试,况且演出轻松活泼,观众常常捧腹大笑,多难得。



19

《这辈子有过你》


何念导演作品《这辈子有过你》2014年首演,当时看到张小娴的作品《3个A Cup的女人》被做成舞台剧竟然是这样,我不知道原著作者怎么想,反正我是觉得如果这个故事只有脱衣服和秀内衣,未免过于浅薄。

 

其实何念导演对都市白领剧很有心得,总是能在轻松的气氛中让观众获得娱乐体验,但是,《这辈子有过你》,恕我直言,满台都是狗血玛丽苏,对抄袭案这个社会议题的讨论也很表面。

 

我觉得吧,特邀剧目《这辈子有过你》尚且如此,你们对《杀兔记》进决赛有啥好不满意的?



20

《影子(欧律狄刻说)》


尽管此前林展特邀剧目《朱丽小姐》已经让我们充分了解了英国女导演凯蒂·米切尔的创作方法,但此次的《影子(欧律狄刻说)》依然给我足够的惊喜。

 

从米切尔与其合作视频设计师利奥·华纳首创的即时摄影植入舞台的创作方法角度来看,《影子》较前作完成了更深层次的舞台空间拓展,公路隧道、走廊、电梯、演唱会现场、化妆间、户外等场景设置间的切换令人赞叹,调度方面,无论是舞台还是影像,都更好地控制了节奏,剪辑切换亦更加有“镜头感”;



从叙事角度看,《影子》依然以女性视角切入,完成女主角的内心独白,冷暖色调的变换为叙事加分,演员表演克制细腻,将欧律狄刻离开幽冥走向世界又重回地狱的内心变化呈现得清晰干净。

 

在我看来,《影子》更像是舞台入侵影像而非影像入侵舞台,拟音、实时配音、即时剪辑等手段让作品在75分钟的演出后交出一部水准极高的文艺电影,在这样的剧场中,我甚至偏执地想:我们也许不必再讨论戏剧与电影的界限何在,而是电影创作者应该保有警惕心——电影作为一种独立艺术形式存在,它的未来在哪里?



21

《西方社会》


1994年创团,1999年即被载入《后戏剧剧场》,跨国跨语种的Gob Squad至今锐利不减,这7个贪玩儿的怪咖常常雌雄同体,在剧场中不断突破游戏感与娱乐戏剧的边界,在此之外,他们竟然还能很好地将政治性融入其中,把观察者的目光如一颗钉子般深深扎进身边的世界。

 

《西方社会》取材自YouTube上点击量最低的一个视频,场景设置为一个中产家庭的客厅,家庭成员在其中“扮演”各自的角色。演员邀请7名观众参与演出,根据头戴耳麦中的提示与剧团共同完成表演,在这个充满巧克力、香槟、经典流行音乐的“西方社会”大Party中,每个人都沉迷于诱惑又感知着孤独。


剧中有一些非左即右的选择问答,演员须对此作出反应,其实日常生活也是这样险象环生,但哪里有对和错呢?

 


对于不同观众来说,这出戏有不同的观演视角,上台参与的观众体验了一场妙不可言的浸没式戏剧,而台下的观众游离于“那个世界”之外,以看客姿态冷静观察——这本身也是一种政治性。

 

演出尾声,参与演出的观众被邀请站在台册观看当场录制的舞台视频,结尾字幕显示:“这段视频将会很快被传送至互联网”这是一个偷窥与被偷窥无处不在的时代,Gob Squad用近乎癫狂的极致手段创作,又以中立的态度进行观察,这是从当代生长出来的作品,如此迷人。



22

《小王子》


罗马尼亚这版《小王子》的排演方法尊重原著,可能最大的特色即在于其装置设计了:商人抱着硕大的卷纸上场,不停地写写画画计算数字;玫瑰园是一屏可移动的墙,演员将脸放在墙中间的孔洞上,玫瑰花就能“绽放”;而狐狸则是《战马》一般的毛绒木偶,栩栩如生,上场一刻迎来全场惊呼……


但是除了上述略有加分的装置设计外,此版《小王子》实在令我感到乏善可陈。


100分钟的时间里,看着舞台上平淡无奇的演员表演、原著阐释,我陷入了思考:抛去装置设计,这样一台《小王子》,我昔日北大剧社的同学们能不能做得更好?答案是:也许可以。



因为在我上学时,如今已故的(愿他在天堂安息)一位我北大剧社的社长师兄,曾以即兴创作的方式,排演过一版令我至今想来依然感动的《小王子》——那部作品,抓准了小王子的忧郁与希望。


而今日看着舞台上那位几近老年、一脸丧气的罗马尼亚女“小王子”,我不仅没有在理性层面感受到这部作品戏剧手段的过人,更无法与这部作品让我隐隐感觉很“仇视成人世界”的基调形成共鸣。我承认我对《小王子》这部童话不大感冒,而更令人难过的是,罗马尼亚这版《小王子》让我对原著进一步降低了兴趣。(via 奚牧凉)



23

《海选哈姆雷特》


在我看来,《海选哈姆雷特》是一部很有野心的作品,创作者们植入部分文献,以“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朴素视角展开故事,甚至让观众投票参与选角。


但其实在中国,我们对哈姆雷特这一角色的熟悉程度尚不如英语语言国家深刻,如果台上是一出《海选贾宝玉》,大家的观感大约会很不一样。


三位哈姆雷特的竞选者除外表之外并没有非常明显的差别,下半场对原剧的呈现也未作较大改变,宣传语中的“颠覆性”从我的观感来看,并未出现。


然而这是一个很值得发展的作品,例如选角环节不同演员选择段落的不同,以及不同段落拼贴成逻辑顺畅的哈姆雷特故事;例如也许令人跳戏的中国演员中文演出可以想想怎么做优化;例如此前被当做“噱头”的狗如何用起来……


《海选哈姆雷特》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创作概念,数百年来,艺术家们排演了无数个《哈姆雷特》版本,是时候停下脚步,回到莎翁的时代,再“阅读”这个作品了。



24

《圣女贞德》


法国街头的“圣女贞德雕塑”金光闪闪,如今漫步巴黎,依然可以遇到自豪的法国人向我们介绍这位杰出的女性政治家、军事家。


在澳大利亚这一版《圣女贞德》中,除了草裙表明贞德来自乡村,以及Voice的反复出现,我没有看到这出戏与这个形象之间的任何联系,令我反感的是,贞德在这出戏里极为工具化,创作者“利用”她强行向观众灌输了大量女权宣言。前半部分尖锐的音效、暗黑的舞台,后半部分的女性怒吼,都给我造成了生理上的不适,不知道法国人看到这出戏作何感想?


前50分钟形式感十足,但我始终接收不到创作者想传递到观众席的信息,这让我感到,表达欲望过于强烈又收不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又一年乌镇戏剧节落幕,明年,它将步入第六个年头,为我们带来新的精彩。


今年开幕前我跟慧婷聊天,我说,乌镇戏剧节到100届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她很直男地表示,那时候我们都不在了。


我不知道彼时彼刻会是谁在主持这个大家都热爱的盛会,也不知道到那时候戏剧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我相信,对于我,以及每一个在十月来到乌镇的人来说,我们见证了它从无到有,也许还将见证它成为在世界上成为与阿维尼翁、爱丁堡一道被提起的最重要国际节展,这个承载无数戏剧梦想的江南水乡早就是我们心中的乌托邦与理想国。


从这个意义上说,到第100届的时候,乌镇戏剧节会与现在毫无差别,依旧灿烂如昨。



—感谢阅读—


*文中图片来源:乌镇戏剧节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