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正在消失的长沙

MINEFM2020-08-01 08:41:51



上周我们在飞鸟和鱼组织了一场分享会,在主理人讲开唱片行这件酷事时,我突然想起很多年前,长沙大街小巷都是唱片店,如今坚守下来的却只有这间飞鸟和鱼。 


不只是唱片店,还有书店、老街、文化都在城市的发展里被取代,而当你静下心来打量这座城市,你会发现这座城市真的发生了很多变化。就连很多年前发过反对古城墙拆迁微博的我,如今却接受万达广场成为长沙地标的事实;心中感概长沙越来越像个城市了时,却不知长沙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不知道在你身边的长沙发生过哪些改变,所以我们向大家征集《正在消失的长沙瞬间》,让长沙人更了解这座城市,让大家更了解长沙。

01  要说长沙消失的瞬间那就是自己对长沙的那份情感越来越淡,越发的想离开长沙,于是我来到遥远的东北上学,将来也不会在长沙工作,这算不算正在消失的长沙。——Vang


02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会再说长沙话了。——渗透


03  上小学的时候,小学门口经常看到传统手艺人制作甜糖,很有童年的欢乐,五毛钱可以转一次指针,总想转到自己喜欢的动物,然后老师傅就会用糖画出来,惟妙惟肖,那是伴随着童年记忆的老长沙。现在在路上很难碰到这些传统手艺师傅了,很怀念。——蛋蛋

 

04  我是一名音乐教师,也是唱片收藏爱好者,以前听音乐都是磁带、CD,现在网络太发达,快速发展的让人眩晕。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真的希望在保护文化传承的同时,让社会发展稍慢一点。——王剑文

 


05  在长沙哪都能看到解放西那栋最高的楼盘,真是种不怎么好的体验。在国外城市最高的建筑不是市政厅就是教堂,象征着人权或神权。可是在长沙,却是一栋这样的世俗建筑,既无美感也无象征意义,让人感觉压迫。这是长沙发展的标志,也是文明式的无奈。曾经长沙最高点是天心阁,而现在,只是一栋高一点的大楼而已。——唐小三

 

06  小时候最兴奋的就是被爸爸妈妈带着去五一广场看音乐喷泉,那时候觉得好稀奇,玩到很晚去吃小龙虾,但是我从小就很路痴,小时候的事情只有印象没有方向,现在看到五一广场根本想不起来当时的喷泉在哪个地方。——小鸟


07  我记得以前老长沙有很多流动电影车,小时候总盼着有电影看,还记得第一部在露天广场上看的电影是黑白默片版的三毛流浪记,挤在一堆大人前面,生怕错过一个镜头。前几个月在星沙的特立公园还碰到了一个放电影的车,一些大学生和散步的老人直接席地而坐,不禁让我回忆起了童年的时光。伴随这个城市的变迁,我也长大了,再也不会有小时候的感觉了。——Frey 


08  两年前刚来长沙,住在中山亭青少年宫附近,那里历史悠久文化很有深度,现在改造了。——小红红 


09  以前住的老房子拆了,住进了高楼大厦,没有了院子里的爷爷奶奶、花花草草、狗狗猫猫,只有一个人的钢筋丛林。——胖胖

 

10  来长沙不到三年,换了三个校区,见证着校园周边的改变。如今偶尔回到新校,总觉得少了文具店的碎碎念,少了小餐馆的喧嚣,少了路边摊的拥挤,不适应而且小难过。仔细想想成长不就是这样么?明明知道老旧的、不够好的事物总要渐渐被前进的脚步远远甩开,可是某天回头看时,仍然情不自禁地把那些留在记忆中的不完美放到首位。远去的时光永远不会重现,只剩怀念,只好怀念。——Utopia

 

11  那一年公交车比小车多,交通不拥堵。——Mei


12  我家住在河西江边,往上就是湘江一桥口,记得小时候那个地方是一个长楼梯,连接着我家大门和湘江一桥,楼梯用了很多年好多台阶都被踩塌了,突然有一天那一块就变成了柏油马路,渐渐的我都想不起以前家门口是什么样子了。——amber 

  

13  湖大德智坡上的小吃摊没有了,很想念。——阿生



14  曾经每次穿过下河街都莫名惬意,路边摆摊的算命先生,三五结伴摆着小桌打牌扯谈的堂客,甚至街边拉客的小姐和手机贴膜下小黄片的小哥,都让人感觉仿佛生活在90年代,满满的市井气息。随着城市发展,我想这样的景象少有了吧。——饭否


15  越来越多的人称河边头为湘江风光带。——Aquarius


16  我小时候为了玩蹦蹦床,经常跟我姐俩人从井湾子走到东塘工人文化宫;经常会为了放学去抓螃蟹,忘记回家而被我妈爆揍。而现在这些简单幸福的小事情,现在的小孩子都体会不到了。——吃鲸


17  我记忆最深的是小时候住在东塘,人型立交桥还没拆,每天晚上就跟牙老倌娘老子一起散步,从阿波罗走到工人文化宫。那时候,又一村还没有被平和堂占地,友谊商城跟阿波罗对角相望,晚上上完画画课还可以克快餐店买杂甜筒,几有味。——陈昌杰


18  想起高三全班去长沙美术集训,一车人浩浩荡荡从株洲涌向长沙,那几个月我们几乎天天在画室画画,空气中仿佛都是2B铅笔的味道。那时堕落街还在,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和好友顶着那时吊炸天的非主流爆炸头,一起偷偷跑去堕落街玩。——Content


19  喝东西,看东西,买东西,各种笑靥如花,谈天说地。那时因为师大对大学的向往而磅礴起来。后来我们高中毕业了,再后来堕落街已不复存在。——向向


20  最怀念的还是小时候在外婆家,每天早上街边担着担子卖的米粉甜酒豆腐花,现在满大街到处都可以吃到,却再也不是以前的味道。——扣扣



21  下河街对我这个未经世事的少女来说,是个多么神奇的世界,这里应有尽有,满足全部需求,却隐身在一个居民楼下面,逼仄拥挤,环境邋遢而闷热。可是去年因为下河街拆迁,大部分的商铺被迫搬到中山亭附近的一栋大楼里,我们去的时候已经人迹罕至,问里面的老板,生意是大不如从前。也是啊,过去这东西,说没就没。——陈晴岩 


22  以前还是旧楼房时,房子表面不会刷漆,现在已经变了。开始转变的长沙让我陌生,道路两旁楼盘越来越多,人来人往,早已没有往日的熟悉和亲切,以前还有青阶小巷现在换成了水泥地板,冷冰冰的。——子不语


23  苏荷的关门代表了一个时代的酒吧业将随风消逝,它代表的是夜生活最高端的那一个范畴,突然消失了,仿佛长沙夜晚也被掏空了一样。——张仪威 


24  读书的时候,银盆岭还是一条充满生活气味的街,有菜市场,有各种早点,有中国式下午茶。买个早餐,亦或是凉面炒粉米粉或者是两个葱油饼,然后悠然自得的去学校。那时候十几块一份的鸡丁算是奢侈。放学后,饥肠辘辘然后买个春卷,说说笑笑一路。现在整个城市都变了,这些小摊早已不在,其实应该是人变了吧。——吴小鸣



25  那一年,长沙还有个公交车站叫南湖路口,站牌旁是一排破旧低矮的门面,车站对面跨过窄窄的南湖路,有一个被拦腰炸断的小山坡。有家歌厅,有间饭馆,那平房里的人家,坚守着几十年的生活。不知哪一天,南湖路扩建了,道路宽敞了,环境变美了,山坡亦随之消失了。如今路过这里,无数次感叹长沙城市建设的日新月异,却也会更多地怀念起小时候在山坡上捉迷藏的岁月,那是属于我们年代的记忆。——PatrickWang 


26  小学旁边的红梅冷饮店的冰淇淋吃不到了,文庙坪的咖啡冻变成了寿司店,小时候喜欢吃的那些食物都消失了。——小婕


27  记得小学三年级和邻居一起去定王台买书,那时候长沙到处都是泥巴路,下雨踩得我们一脚泥,到了书店都不好意思进去。两个人像干了什么坏事一样跑到后面巷子里嗦了碗粉就回家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碗粉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吧。——颜佳豪


28  放个寒假回来中南九食堂就没了。——张天易


29  翻看相册,看到七岁的自己跟步行街的铜像合过很多张影。——Scarlett 




30  长沙发展的速度,早已超过了我的想象,曾经的西牌楼老街、熙熙攘攘人群的堕落街,已经随着这座城市的变化,只留于记忆。几个月前还听说坡子街的地名也要改,突然觉得这座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熟悉又陌生。希望长沙偶尔能发展得慢一些,希望能留下许多不用成为记忆的地方,留下的老故事也多一点。——汝清


31  在朝阳二村住了二十年,这里曾经是长沙最乱的地方。以前有每天晚上都推着单车卖臭豆腐的田哥,开在我家楼下的旺姨小卖部,早上热闹的粉店和晚上嘈杂的露天麻将摊。十年前,朝阳二村被整改,如今已是高楼林立。——譚师傅


32  依稀还记得五一广场那段拆了又建,建了又拆。从很多年前的地下商场、音乐喷泉,到如今的7up还有地铁站。走走停停间一切都在变,从熟悉到陌生,从陌生到习惯。——淸醒記


33  越来越多长沙方言正在消失,和长辈们交流的时候偶尔还会用一些俚语,但是和同学们聊天他们都不知道许多俚语的意思。——Virgo


34  曾经繁荣的清水塘炮后街成了一片废墟,那些喜欢坐在自家古玩店门口晒太阳聊天睡觉的人们已经不见,或许他们迁到了新起的天心阁古玩市场,但却总觉得那里少了一丝人情味。——张小丰




在我们《听见长沙》节目里

也多次提及正在消失的长沙


35  听班上从小就生活在长沙的同学形容北正街当年的面貌,才知道那时的北正街满街林立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流,头卡子热闹的马路菜市,筒子楼里家长里短、街边各色小吃,各种口音的吆喝叫卖声,长沙北正街的日子就这样慢慢流淌,人们享受着生活的安逸。终于,北正街昔日的繁华,随着时光流逝褪去了本该有的光华,这条见证着长沙的前世今生的老街在2013年的夏天还未到来的时候消失了。——《北正街》


36  在我们离开的那个夏天,巨大的红色“拆”字涂满了每一面墙壁。曾经的堕落街变成了现在的一条足够宁静也足够乏味的绿道,我突然发现我是那么地想念这个地方,想念她的繁华、她的喧嚣,想念她的逼格、她的泥泞,像所有大学城里都有的五脏俱全的小商业街一样。我们在KTV里声嘶力竭、振臂高呼;我们在烧烤摊上嬉笑怒骂、海阔天空;我们像所有的大学生一样,仗着年轻,在好时光里堕落着。——《堕落街》




37  西长街曾经有一座教堂,1935年由英国传教士设计修建,解放后做了一段时间红卫织布厂的厂房和宿舍,尽管2002年长沙市政府给它挂上了近现代保护建筑的牌子,但近十余年里面鱼龙混杂,成为了一些闲散人外来人杂居的地方以及各色动物的屠杀场。它躲过了文夕大火,躲过了文化大革命,却终没有躲过城市建设的铲车。它的原址位于西长街61号,而今这个原址成为了现在的万达广场B座。——《西长街》


38  上世纪六十年代,溁湾镇人气最旺的地方就是河边的轮渡码头,沿河有几艘木船兜揽生意,当船只嘟嘟地靠岸,船里船外都骚动了起来,有人好不容易挤到了船边,轮船却因为人满关门,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地铁2号线的落成,有了一个溁湾镇地铁口,周围便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2014年绿地集团来得最为凶猛,于是拆迁、重建,未来这里会是高楼林立,只是昔日那个贴着老长沙标签的溁湾镇逐渐远去。——《溁湾镇》




39  坡子街上的湘江剧院旁边有一处老社区,房子紧挨着老的粮道街。以前的粮道街,有很多小贩卖自己种的菜,后来被禁止后,连动物的叫声都隐匿了。再后来,几家卡拉ok也因被住户屡次投诉而取缔,这里就真的变成了一块很奇妙的闹中取静的地方。十三年前,魅力四射酒吧还在城市英雄对面,当年城市英雄的位置是杨裕兴面馆、天津小吃店和一个证劵行,这正应了老长沙人的那句话:你是我前世的对门对户,它是你今生的隔壁邻居。——《解放西》


40  清水塘街道向南处原本有一个小学,名为城东四小,后来改名叫汤公庙小学,后来还改叫红卫小学,也就是今天的八一路小学。——《清水塘》



41  纪录片导演魏晓波2003年来到湖南,买了吉他,留了长发,刻苦练琴,想组一支乐队来拯救中国摇滚,最后萌生了拍摄纪录片记录长沙音乐的想法,整个拍摄历时五年,只为记录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09年湖南的摇滚乐盛况,但长沙当时的社会氛围却似乎并不太愿意接受这些地下摇滚乐团的存在。很多人没能走下去,是出于现实生存下的无奈,为了还能有一口饭吃,为了继续生活,不得不放下吉他和贝斯,放下鼓槌,改头换面,转而进入各行各业打拼。——《渔湾市》


42  2015年杨家山启动了改造工程,昔日屹立在此地的大转盘将不存在,这座20年的大堵盘最终以难以负荷城市拥堵的方式退出历史的舞台。连同长沙赌王一起退出历史舞台的还有曾经桥下著名的农民工劳务市场:在等活的时候,钻孔师傅会向路人展示着自己的干活的家伙,下午无活可接的务工人员零星散去,剃头师傅们则姗姗而来,夜晚降临,来自民间花鼓戏剧团的专业演员们登场,每天都在桥下路演,每场都能吸引不少的观众,的士司机把出租车随意的停在路旁,埋头享受着孤独的夜宵,而今这些都不复存在。——《杨家山》




43  时过境迁,近百年后的今天,火宫殿被装饰得古色古香,早餐也早已不再只有早茶和包子,早茶文化也在长沙几近消失。都说来长沙不得不去火宫殿,也许曾经是这样,火宫殿号称中国四大著名小吃场所之一,毛泽东生前曾多次光临这里,朱镕基至今还对这里的臭豆腐念念不忘。但如果现在几个长沙人相约吃饭,有人提议去火宫殿的话,大家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件难以理喻的事情。——《火宫殿》


44  为了给地铁建设让路,岳麓山南的香樟树被移除。曾经枝繁叶茂的香樟树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枝干,那些树影斑驳的记忆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空白。从风雨中成长起来的粗壮枝干在挖掘机和人力面前显得弱小和无能为力。陌生的感觉袭来,这已经不是我们所熟悉的岳麓山南了。——《岳麓山南》


45  随着长沙地铁1号线的施工,占道施工区正好位于南门口夜市最旺的区域,近三年来,南门口一带基本停掉了所有的夜市。曾经这里连通着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街,北起司门口,南至南门口。然而地铁施工使这里满目疮痍,破败不堪。——《南门口》




策划 夏期 张琦

责编 麦振辉|图片 黄河


欢迎在留言区里

分享你的长沙故事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