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江南水乡-乌镇

尹言飞语2022-07-30 13:48:27

江南水乡——乌镇

乌镇地处浙江北部,京杭大运河绕镇而行,镇内河网密布;千百年来,古镇临河而建,傍桥而市,形成了迤逦千余米的“鱼米之乡,丝绸之府”。乌镇风景古朴,那白墙黑瓦的民居透出的悠悠水乡韵味,形成了典型的江南风情。

枕水的人家

乌镇具有得天独厚的环境,十字形的内河水系将全镇划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块,当地人分别称之为“东栅、南栅、西栅、北栅”。

水,是乌镇的灵魂,一切景致皆应水而生。水阁,是最具特色的乌镇建筑。或是木桩、或是石柱,将房屋延伸到水面上,逶迤数里,船从窗下过,水在屋下流。千百年来,我们依然能够看到乌镇人伴水而生、枕水而眠的生活方式。

廊棚,是江南水乡独有的风景,乌镇的廊棚尤其别致。在北方,廊棚只存在于园林的人造景观之中,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造景,呆呆板板地矗着,毫无生趣。在乌镇,廊棚顺河而走,河有多长,廊棚就有多长,无论你走到哪里,横竖都有廊棚为你遮风避雨。倘若是阴的日子,单是廊檐滴水的声音就能让人心生眷恋,流连忘返。

石桥连接了这座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桥的样式也丰富,有平桥、拱桥、廊桥、单拱虹跨以及双拱连理等。据记载,古时的乌镇百步一桥,最多时有124座,而今已多半毁去,剩下的也仍还有49座。每座桥都藏着自己的故事,一如它们的名字。如“逢源双桥”,传说踏走双桥有男左女右的习俗,因此演绎出走此桥便可左右逢源之说。又如“桥里桥”,包含通济桥和仁济桥,两桥成直角相邻,不管站在哪一座桥边,都可以看到一个桥洞里的另一座桥,故有“桥里桥”之称。这些桥的故事,在岁月中流传,记载着乌镇人劳动中流淌的智慧。乌镇因为有了桥,无一处不通,无一处不透,充满灵秀之气。

白墙黑瓦、小桥流水、乌篷船家、青梅煮酒,这就是诗化的江南水乡:乌镇——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一个古朴简约的梦乡

沉静和古旧是一种温暖的力量。乌镇随处可见这样的力量,它带着历史的旧迹扑面而来。乌镇是有历史的,乌镇令人怀旧。更为可贵的是,这种古老的况味中,传递着一种简朴而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那种现代社会中已经失传了的“慢”的乐趣。

米兰.昆德拉曾在他的小说《慢》中怀念着慢悠悠却充满幸福感的旧时光:

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啊,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他们随着乡间小道、草原、林间空地和大自然一起消失了吗?捷克有一句谚语用来比喻他们甜蜜的悠闲生活:他们凝望仁慈上帝的窗户。凝望仁慈上帝窗户的人是不会厌倦的:他幸福。

在现代文明的充斥之下,都市人以追求效率为生存法则,很难再享受“慢的乐趣”,这种由“慢”而带来的从容淡定之气也变得稀奇而难得。而作家陈运和在他的散文《乌镇剪影》中赞叹乌镇是“一个现代文明影响不大的世界,一张古老色彩依然浓重的史页”。

历史的旧迹尤在,旧时的气息尚存,那种老时光里简朴而精致的生活方式依旧流淌在乌镇人的血液里。这座古镇除了原汁原味的古镇风貌,更留有战国时代的遗韵,太平天国的故事;由宋至清,这里出了161名举人,其中进士64人;历史上很多达官高士,也在这里修建园第别墅。千年老街,青石板路,两旁是久远的往事和千年的遗韵——唐代银杏,六朝遗胜,梁时古寺,清朝戏台……雕梁画栋的高墙深院赫然而立,木栅黑瓦的俭朴民居安然无语。

走进印花布坊,一排排高大的木架伫立在宽阔的晒场。木架上,垂挂的满是蓝印花布,有风而来,那蓝印花布便鼓风而起。曾经,这蓝印花布是蓝花小袄,蓝花竹裙,蓝花头巾,蓝花伞……如今,这蓝印花布是江南独特的色彩记忆。

走进深巷酒坊,正是乌镇特产三白酒的酿造之地。成百上千的酒瓮层层叠叠,颇为壮观。据说,在当地用酒酿煮水铺蛋,便是丈母娘第一次召见未“过门”女婿的见面礼;亲事成功,喜宴上便是铺天盖地的三白酒了。三白酒,浓缩着乌镇文化中特有的人情味;三白酒,让乌镇人一醉方休,细品时光的况味。

乌镇人的衣食住行是老派的。偶尔的捣衣声或是游船的桨声传来,伴着近邻水阁人家杭白菊的清香,越发让人感觉宁静安详。黄昏的乌镇夕阳在河道的那头,你在河道的这头的任何一座桥上,一丛竹影,几株树影,乌镇的全景尽收眼底,暮色垂临,这里无疑是一幅流动的水墨丹青。

文化的烙印

乌镇的一景一物都是一种无声的诉说,细细去品,你会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文化的烙印。乌镇的美,并不是纯天然的,相反,这样的美是文化积淀的结果,是我们记忆深处被再一次唤醒的文化基因。

千年乌镇,用布满苍苔的面孔向世人述说着小镇的历史。乌镇的名人太多,千百年间他们的足迹遍布乌镇的每一条街,每一条巷,甚至每一座桥,每一登台阶。后人踩着前人的足迹,将小镇的历史推进,将文脉世代相传。

在乌镇几乎每一面墙,每一条砖,每一块石头都浸透了文化。追溯乌镇的历史,这里的第一位名人该是南朝的昭明太子,在他短短三十年的岁月里,他并没有将生命,而是将三十卷《昭明文选》留给了后人。在以后宋、元、明、清的一千年里,乌镇出了200多百名举人、进士。

乌镇人杰地灵,谢灵运、沈约、裴休、陈与义、范成大、茅坤等文人雅士,亦倾慕这水乡秀色而寓居与此。他们或生于斯长于斯,或游学旅居,总之他们为乌镇所拥有。再后来,竟也将洪升那样的大文豪留了下来,倘若只是在修真观前的戏楼上排演一出荡气回肠的《长生殿》也就罢了,无料却在一场酒后,让他永远地与这里的碧水、古桥、廊棚相伴。

乌镇,文气四溢,适宜让幻想信马由缰。难怪文艺青年的代表黄磊与刘若英在这里拍摄了《似水年华》,让乌镇成为了更多人的惊鸿一瞥。就连清晨河上缥缈的袅袅水汽里,也有能让人嗅出诗的味道。以至于乌镇方圆百里内的后辈才子们笔头丰润,无论是矛盾小说,还是丰子恺的画,乌镇的影子都在其中若隐若现。

韦庄有词:“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江南一直是游人心中优美的所在,解不开的情节,抛不掉的相思,忘不了的前缘。乌镇,是江南最典型的水乡,最宁静的守望与等待。正如黄磊在《似水年华》的结尾处曾说的那样:“乌镇的美是让人迷失又令人绝望的美,是年华逝去时留下的痕迹......我们都曾醉在水乡,任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与到别处不同,但凡到乌镇的游客,都怀揣着一个水乡梦。漫步在乌镇的水乡石路之间,恍若隔世。也许昨天你还在繁华喧嚣的城市,今天便让心灵来一次出世的旅程,被古朴小镇的宁静包围。

乌镇从不会让兴致勃勃来寻梦的游客失望。白天,沿河而行,倦了便在茶馆倚窗而坐,看桥上看风景的人;夜晚,乌镇是一篇灯影桨声,顺流而下,品味那江枫渔火与温柔夜色。任凭游人如何思绪万千,乌镇仍旧恬静如梦,用大道至简的方式让你流连忘返。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乌镇,古老的江南水乡,令人长相忆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