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从南湖离去的省实验高一男生:我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长春教育2020-07-22 07:22:59


【写在前面】

一名高一男生,在去年的11月,消失在了长春的清晨。那一天挺冷。

在乍暖还寒的今春,下午的南湖水面,他就这样突然出现。所有的寻找,有了一个最不幸的答案。

作为他消失后,甚至他发现后,故事的亲历者,本来没有必要在他浮出湖面时再去回忆,他在5个月前是如何消失在亲人的视线。这对于他的亲人,甚至亲历者本身,都是一种残忍。

然而,在这个时代,各种声音,甚嚣尘上。比如,一封在他失踪前半个多月写的信,那封本用于与父亲辩论的对话,如今在网络上被说成遗书。比如,对于一个生命的消逝,他人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所给予的指责。

虽然所有的悲剧,都有原因。

一个初中时期的好学生,一个公认懂事的男孩,却这样失踪了近5个月后,让人惊愕的告别,让我们希望,这样的故事不会再次发生。

消失 在那个清晨

2015年11月9日的清晨,并不是故事的起点。但是,故事却要从这里讲起。

那个清晨,在孩子的父亲老曹的印象中,很冷。长春市工农大路,这对父子走在街头,本与常人没有什么不同。然而对于老曹来说,却有些不同,因为这一路,他都在开导着自己的儿子小曹。老曹希望,自己16岁的儿子能够回到校园里,好好上学。小曹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在路上,他对父亲的话没有反驳,点头称是。老曹觉得,孩子当天早上的状态,实在没有异常。

沿着工农大路向东,走到与人民大街交会,那里是吉林省实验中学。那一天,距离小曹考进这所学校读高一,才刚过两个多月。因为外面天气冷,老曹在出门前给儿子校服外面加套了件冲锋衣。到了学校门口,小曹让他把外套拿走,因为学校规定要穿校服。这依然是老曹印象中那个听话守规矩的儿子。

当天早7点,看着小曹进入校园后,老曹返回住处。一来一回,时间也不会太长。为了方便小曹读书,老曹本在长春西部上班,却在工农大路旁南湖公园对面,租了一处民房,夫妻俩在这里照顾孩子上学。从那个租住处走到学校的时间,应该是10分钟左右。

寻找 当晚孩子没有回家

当天中午,老曹接到了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孩子怎么没上学?”这时,老曹才知道,虽然他看见了孩子走进校园,但并没进教室。他随后赶去学校,在那里问同学,有人看到小曹,说是他走进了校园,结果又转身离开,出了校门,朝校园的西侧走去。

老曹一家非常着急,他们开始寻找,可孩子却无法联系。因为他是个听话的孩子,学校要求不许带手机上学。

在老曹的印象中,小曹常去的地方,就是南湖公园。家人在附近搜寻许久,并没有发现。小曹还喜欢读书,他们又去了图书馆,但是也没有收获。除此之外,他们已经想不到孩子还喜欢去哪里了。确信小曹根本不会喜欢上网吧,但没有线索,他们连周边的网吧,都成了可以一试的寻找线索。

小曹没有找到,2015年11月9日当晚,小曹也没有回家。老曹发现,平时给孩子的钱,也放在了家里,小曹没有拿。在离家前,孩子的衣兜里,应该只有几十元钱。

报警、寻人……

2015年11月10日,老曹在继续寻找了一上午后,选择了报警。到达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南湖派出所,已是在当日中午。从当天的报警回执可见,受理时间是2015年11月10日12时41分55秒。 

“2015年11月10日12时29分许,报警人来所报警称2015年11月9日6时40分许,将自己的儿子小曹送到省实验学校正门上学后,小曹没有进入班级教室,走出学校后一天没有回去上课,9日晚上也没有回家,到现在也没有小曹的消息,与小曹失联。据他同学说,11月9日早6时50分许,看见小曹在省实验中学正门前沿南湖大路向西走了。”这是当时的报警内容,只是在此隐去了名字。

老曹也希望通过监控录像,能够发现小曹的去向。为此,他求过不少人。根据南湖派出所掌握的监控录像,在当时事发时段,有一名身着校服,身材相仿的男生,出现在南湖大桥附近,随后转身向东侧走去。之后的去向不知。

老曹也找了人民大街附近的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小曹的身影。没有办法,老曹印了寻人启事,开始在长春街头张贴。因为考虑到对孩子的影响,南湖周边他没有贴。

还是有不少人会回忆起,那个印着小曹照片的寻人启事。“寻人:男16岁,身高1.85米,短发偏瘦,戴眼镜。于11月9日早七点左右在南湖大桥附近失去联系,至今未归。走时身穿蓝白校服,脚穿棕色运动鞋。背蓝黑色乔丹书包。家人万分着急!有知其下落者,请与曹先生联系。必有重谢。”

当时的寻人启事   记者 彭洪升 图

还原 那个清晨之前

2015年11月16日,在小曹失踪一周以后,老曹第一次见了媒体记者,作为亲历者,与他第一次相见的位置,是在他们租住地附近。因为小曹的妈妈,此时正在家中,早已经情绪崩溃。本不愿意将这个事情公开的老曹,为了找到孩子,只能开始借助网络,借助媒体,他希望他的儿子能够早一点被发现。

老曹的老领导谈起他,赞不绝口。而那些评价,与见过他的人印象一样。老曹被大家公认性格稳重,很有礼貌。他的工作单位,是位于长春的一家国企。他自称,只是一名国企职工。

当时见到他的人,会感受到,这个寻子的中年男人,在努力控制的情绪,讲述过程和起因,谈吐不俗。你会相信,小曹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

高中之前 从未有过挫折 

小曹出生在2000年,失踪时16岁。在家人与老师的眼中,小曹性格内向、听话懂事。老曹回忆,家人从没有因为学习上的事儿,为小曹操心过,其他的事情,就更不需要操心了。所以,家人此前从没有批评过他。

如果老曹非要想一个原因,他觉得是家人的温和;从小学到初中,小曹一路走得平顺;小曹在高中之前,其实从未有过挫折。小曹从小就学习成绩优秀,到了初中也是如此。 

或许,在同学的眼中,对于性格的理解则有不同。小曹的初中同学,一个曾经与他同桌半年多的女孩则认为,小曹的性格并非特别内向,因为本就是班级里的班长,甚至还很幽默。“以前他和我坐一起的时候,老师不在,他上讲台上管纪律。回来时我问他前面座位舒不舒服,他和我开玩笑:没有靠背,腰疼。”

让初中的老师和同学评价小曹,用词雷同:特别好;好到一定程度;人很好,班里公认的乖孩子……“举个例子,他是班长,管纪律,所以平常除了上课回答问题,他只会说:别说了自习,别说了听广播,别说了练字……全班叽叽喳喳地说话,他都不会说话。”

所以,小曹之后的事情,让他们震惊,他们难以相信,这些事会出现在这个优秀的学生身上。

高中时的落差

2015年中考,小曹的成绩是586分。这个成绩,足以让他进入吉林省实验学校。他是一名实验班的学生。然而入学后的生活,对于小曹来说却并不顺利。

第一次期中考试,小曹的成绩很不理想。进入高中没多久,小曹就觉得有些吃力,他曾经和家人说过,“以前我在初中,不用太费劲,也可以轻松排进前三。但是现在我学到半夜,怎么感觉很多题还是不会呢。”

小曹之后流露出休学的念头。有时他会闹情绪,就会从学校请假,后来索性就不去上学了。为此,老曹很担心,经常劝导他,还找到了心理咨询师进行劝导。小曹在劝说下重返学校,结果之后一次考试的成绩依然不佳,他又产生了休学的想法。

在老曹的眼中,小曹的个性是一个“对补习班有看法”,非常要强的孩子。

他想找到“适合的路”

对于网络上流传的那封信的节选,并不是小曹在离家前所留下。所有关于“遗书”的说法,并不正确。那封信,作为当时的亲历者,作为一名记者,我曾经亲见,并进行过节选。

老曹看见那封信,是在2015年10月27日早晨,孩子将信留在了家中,本意是要用来和他的父亲对话。之所以节选不多,是因为从开头起,就有诸多从小曹的视角,关于教育的思考。

出于对孩子的保护,依然只能进行节选:

“我厌恶学习,一向如此。只是今天有强烈的欲望去改变!但这绝非一时兴起,而是‘厚积薄发’……也许我有一些想法,但我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社会,甚至我也不知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改变自己。但我觉得,我至少有权利改变自己。所以我选择‘休学’。”

“若想列举原因,恐怕大小加至一起,又不知要多少篇章了吧。上了高中,面临的是我未曾想到的。我自认为中考成绩还算可以,说低不低,说高不高,拿这个成绩来面对高中学业,至少不至于十分吃力。但我错了,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我使出浑身解数,也攻克不了各学科的难题。”

“相信我,我不是那种见到困难就退缩的人,但我仍坚定地选择‘休学’,而非‘挑灯夜战’,四处补课。”

“我非常喜欢一句话,大概是西班牙的谚语:你想要什么,就去拿什么,只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曾经,我拿它做为勉励,我想上好的高中,所以加倍努力,做题,补课,就像我大多数的同学们一样。”

“但上了高中,撞见这些我几乎解决不了的难题之后,我忽然有了新的见解。举个例子,去买包子,一个包子卖一块钱,你递过去一块钱,包子到手了。但若一个包子一百元呢?那我绝对会离开包子铺,而去找面包店。我想进好的大学,但若为此,我需在这三年生活在题海中,饭吃不好,觉睡不饱,就连休息日也需四处奔波……那我退出比赛,对我而言,就相当于拿一百块钱买包子,得不偿失。”

“有人也许会认为,我‘休学’无非是想逃避学习,恰恰相反,我正是要集中精力去学我真正受用的能力。”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所以我提出休学,而其他同学没有,也许就不足为奇了。我比较自负,但也自知,所以在我预判自己无法在高中取得优异成绩后,很伤心却又没去自杀。我不该去蔑视一个生命的价值。正相反,我也应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每当我与别人讨论此事,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可大部分人都在上学’等类似的话,我想说,大部分人做的,未必是适合我的,甚至也未必是那么正确的。打个比方,以前人们一直相信‘天圆地方’,可无论有多少人说天是圆的,地是方的,事实告诉我们,这是错的。敢问若不是当初有人怀疑这套理论,又怎会发现真相呢?历史的长河中,这种例子恐怕比比皆是。当然,我并没有否认中国全盘的教育体系的意思。”

“我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也许有人问:学业结束后再找不好吗?我会说,有些路要趁早走……我相信对于我个人,一定有什么适合我的路需要我在这个年纪踏上。我想表达的,绝非只是这么一点文字,只是没有精力娓娓道来。否则不知要耗费多少纸张笔墨。如果读完您觉得这不过是一个抱着幼稚想法的幼稚的人写的幼稚的文章,那么我想说,还有什么比一条‘幼稚的路’更适合他呢?随时欢迎与我讨论”

……  

老曹觉得,小曹确实有自己的思考,他很尊重,但小曹确实有些理想化,他一直在努力劝说。“有些想法,可以在之后实现,而且基础教育的本身,也绝对不是孩子想的那么简单。”可是孩子依然很有自己的想法。

或许,这个孩子没有那么多的思考,之后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躲藏”了近5个月的男孩

在去年冬天,寻找小曹的消息曾被广泛转发,但是一直没有正确的线索。老曹有时听见有人说,在某处的网吧看见一个学生,好像是啊,他就马上前去寻找,但结果依然是失望。去年的11月,老曹曾经求助长春南湖公园的工作人员,在湖面进行了一次打捞,但是没有发现。

当记者与老曹联系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曹声音里的期望,都已经在逐渐减弱。有一次,他说,他不得不考虑到,是不是已经有了其他的可能……

2016年4月5日下午1点多,长春市南湖大桥的东南侧,靠近岸边的芦苇荡中,捞鱼的人发现了一具浮尸。这本是一个并无关联的消息。作为当时寻找小曹的亲历者,作为一名记者,当我赶到现场时,却知道了一个让人震惊的答案:那个尸体,穿着校服,背着书包……

已经过了将近5个月,老曹知道消息后,也赶到了南湖,他仔细辨认了那具尸体。老曹认出了,那应该就是他的儿子……这个曾经寻找了那么久的男孩,就这样突然的出现。我同样想像不到,这样的寻找,会是如此惊愕的有始有终。

 视频中,老曹一次次想靠近孩子  视频截图

在一位目击者所拍的打捞现场的视频中,老曹一次次地想要跳进水中,周围的人,包括民警,在努力拽住他。他的身体已要倒在地上,依然想要靠近那个浮在水中的孩子……

当天下午3点,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作为曾经与他一同寻找的亲历者,他在当时叫出了我的姓,一瞬间,我也难以抑制。他说,“应该就是了,我在派出所……”

在南湖派出所内,因为之前的寻子,民警早已经认识了老曹,也对他进行了安慰。老曹的上衣灰白,这个印象中稳重坚强的汉子,双眼通红。

当日,经警方确认,那个“躲藏”了近5个月的男孩,以这样的方式被找到了。 

小曹走了,留给他的亲人,是永远的痛……

来源:中国吉林网记者彭洪升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