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经典的乌镇民宿管理模式,真的是不可复制吗?

美宿Meisu2020-07-31 16:25:37


互联网大会之后,乌镇模式被全域旅游,古镇开发,民宿运营等一系列产业平台和媒体再次推崇到历史新高度,大家都力证乌镇模式结合互联网带来的无穷优势,几乎是国内无法复制的成功案例。


那么,这个成功的旅游综合体的组成部分—在地民宿,又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模式呢?



先给大家安利一个乌镇模式:1999年,乌镇的开发保护正式开始,当时以观光旅游为主,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古镇景区模式。之后的第二个阶段就是主要从观光景点向度假休闲中心转型和升级。第三个阶段,也就是文化转型阶段,将度假再次升级,搭配在地的文化,打造旅行文化之旅。



乌镇厉害的地方是把乌镇从观光景区转变为文化景区,之后又升级为度假景区,如今乌镇已经成为了互联网景区。


这个过程中,以政府为主导的桐乡市乌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承担着强大的资金压力完成了乌镇的风貌整治,基础设施设备的建设,同时,在后续开发过程中引入了中青旅的资本,开启了平台化运作的新模式。


Ps:中青旅在2007年初以3.55亿收购乌镇景区60%股份,获得乌镇东栅、西栅的独家经营权以及南栅、北栅的优先开发权。

乌镇的资本运营管理方分成两类:一类是保护性资本,比如乌镇的桥、房子,属于百分之百国资。另一类是经营类资产,比如酒店和民宿的经营,由中青旅负责。



这个综合体的组成有很多,乌镇民宿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承担着度假的功能,以及更好的感受这个古镇的载体。



乌镇的民宿,西栅最多,全部以原来的住家房屋改造为主,临河或者临街,环境都不错。从普通客栈,到民宿,到精品酒店,一应俱全,价格也从680元到2380元不等。

但是不论是680的客栈还是2380元走精品路线风的酒店,全部都是统一的运营,管理和营销。



西栅的民宿不收租金,开办民宿采取的是资格申请制,要求必须是乌镇本地人,夫妻一起来经营。资格申请有一套严格的标准,不仅核查有无犯罪记录,还摸底家庭关系必须和谐。通过审核之后,才能经营这里的民宿,所得收益,全归他们自己所有,公司并不抽成。游客预订房间,无论酒店还是民宿,全部都由乌镇游客服务中心一个入口,统一分配,不能私下接待游客。


之外,还有统一的规划:对物品的统一化管理包括设施设配等;民宿客房的布草洗涤工作都有统一的洗衣房完成;对房东的统一化管理;对餐饮价格的管理; 换卡退房制度; 统一的奖惩制度等一些列标准的制定。



这样平台化的管理和规划,一开始的反馈是的确有一些人获得资格经营几个月后,认为管理过多,不够自由发挥,从而解约放弃的,但是更多的民宿酒店,从落地之后就经营的很好,到目前为止,乌镇一房难求的稀缺性让酒店和民宿主都收益颇多,将基础的设施和建设都放心的交给公司统一操作,而全部用心做好服务和各自的运营。



其实,乌镇的民宿主并不都是专业的酒店人或者相关的酒店管理专业,所以在建筑建造,物料的供应商以及备品的采购,还有后续一些列的支持上都不专业。如果大家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由平台统一操作,大家就只要做好内部的管理和服务接待,那么对于当地的民宿主和从业人员来说,大大降低的要求和专业度,将精力分配到服务和接待上,所以乌镇民宿的整体服务才可以做到良好,甚至说在中国古镇酒店内,算是不错的典范。




那么,这种有公司化统一管理的民宿系统,是只有乌镇做得到,还是可以推广到其他古镇呢?


回归到乌镇一开始的整体策划,整个乌镇的改造是由表及里的,我们看到的只是呈现出来的外在,其实还有大量看不到的基础设施,比如直饮水管道、消防管道、雨水管道的排置,还有更多的土建和辅助建设,光这些改造建设就花了4年功夫,加上庞大的资金量的供给,和政府大力的支持,不然这种一个古镇的工程是没法通过一家民营企业或者公司来完成的。



所以,民宿只是这样庞大一个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从一开始就规划的以政府为主导,将相关资产作价注入,成立开发公司,然后以这个开发公司为平台,引入资本等相关资源,对项目进行精品化开发,之后通过专业的平台化运作能力,全面的打通所有的元素,最终形成了乌镇模式。



如果是这样的话,要引入到其他古镇就相当困难,首先,需要这个古镇产权清晰,完全的待开发,政府和开发公司以及平台公司一起进驻,从一开始就打造规划,统一模式,而不是,拿到一些产权,做一部分的改造,再引进某些酒店品牌加入,目前来说,这样的古镇越发少了,基本上都已经开发或者开发过剩。


或者还有些待开发的目的地,政府和平台都不敢投入这样大的资金,也不想那么长时间里才打磨出一个真正的好作品,毕竟,大家都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成效和收益。


文章部分参考内容来自于网络平台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点击图片链接,即可查看相关详情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