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独家:冷眼乌镇,一念之诚

东方慢游生活2020-09-21 08:56:23



最近几年,尤其是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之后,古镇周边正在成为互联网产业的集聚地,同时,似乎也因其互联网基础建设水平、其文化性、生活性、时尚性等各因素被挖掘、被培育、被凸显,从而成为具有独具文化魅力与未来科技概念的创新、创业、时尚生活的区域,而且发展特别神速。




 嘉兴、杭州等地,原本就是山清水秀、物产丰富、人文底蕴深厚之地,如今不仅仅是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发祥地,而且因融汇了文化的多样性而成为具有科创性的现代生活风尚地,并且拉动周边地区的产业发展。



时下,人才、资本、项目是最热的三个词汇,新一代信息技术、健康医疗、现代金融服务、新能源新材料为主导的产业集群,被局内人与局外人津津乐道,尤其是今年3月围棋人机大战阿尔法战胜了李世石后,众多“脑盲”也开始关注创新、互联网、人工智能,人类发展面临各种新的可能备受关注,亦有更多渴望。


当下,这一片曾经以吴越文化发祥地,丝绸之府、鱼米之乡和文物之邦备受瞩目之地,正汇聚了一切创业创新的要素崛起着,其蓬勃的发展速度让人充满期待。

 



叙述说到这里,也许该冷静思索了,真相到底如何?发展有何借鉴?未来会走向何处?对于普通百姓而已,一切变化会如何影响到社会生活?


也许,取以一个局外人的冷静观察,可以使这个话题更有意义。让我们以善意的深入者的目光,一起实地考察与解读。


内心中,我一直暗藏着一种“霸气”情结,说不清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来自于对“叛逆”崇敬。自小见多了兰花指、见惯了斯文,见识了附庸风雅说天气。

离开乌镇已有两天,我记忆中并没有那种不着调的“小资”“文艺”与“装萌”,而恰恰有一种来源于心底的沉着、严苛与底蕴上的东西。

记得陈丹青这么评说过乌镇的“总设计师”陈向宏:“我见过他喝醉的模样,一脸汗,从扶助他的几条胳膊里抽身走过来,和我客气道别,其实目光都难焦距了。他是我们小时候流氓堆里敢担当的那路人,打得不行了,颤巍巍站起来说声不好意思,今天没打好。”

“今天没打好”!抹掉血污,爬起来,打个招呼,退下休整,一切努力,就是为了“成朋友”,没有打好,再打,后会有期!

写了上面这段,其实是我在整理《冷眼乌镇》的思路,还是陈丹青,他说陈向宏是一个坦然、得体的“江南汉子”。这个土生土长的乌镇人自称“包工头”,从1999年起白手起家对乌镇进行保护与开发,“小火慢炖”十多年把家乡打造成为热门的旅游目的地。

我感知的乌镇今日的成功,来源于沉得住气,敢作敢为,而所有的努力都围绕打造一口深井,这口井与内涵有关,与文化和时代气息关联,因此,市场才回馈一个可以良性运作的平台。

局外冷眼



乌镇·深井·平台





在西栅景区入口,就能看到木心美术馆,毗邻乌镇大剧院。乌镇因茅盾故居、木心故居、大剧院等诸多无可替代的元素,造就了乌镇特质的平台式文化空间,其魅力正是汲取于传统、历史、文化与文艺、生活和现代时尚的这口深井。它的互联网概念并不是标签,而是基础建设的配套设施,如同乌镇改建初期,必须搬开幽长的石板老街上的石条,将排水给水系统,电力通讯等设施深埋地下。已经无可否认,网络已经成为工作、学习、生活中必不可少部分。



我一直起得比较早,哪怕睡得晚,醒得也早。在万物复苏的春天,早早醒来似乎更加顺理成章。

 


又是一个有风的清晨,初春的晨风还有一些寒意。我拉开窗帘,在隔着落地窗与传统花格窗的双层窗前,像苏醒的鱼似的四下张望,风在窗下平静如镜、微带涟漪的水面上肆意且欢快地游弋,树枝撑着叶子在雨痕斑斑的白墙上轻轻地摩擦着——此时出门,在街上走一走,到古镇走一走,瞬间成了我一件紧迫的事情。

 



WIFI,井绳,生活方式




昨日,初到乌镇,正是周一中午。门票每位120元,乌镇游客中心是宾馆范儿,大堂、前台、休息休闲区。随着人流从西栅进入。乌镇西栅是封闭的,枕水民居千姿百态,错落有致,节奏清晰,漫步古镇,体验的是一种古旧、清静、幽深、安详意味。

 


江南,水乡,网络、干净、管理严格,这是初见的感觉。我很快喜欢上了乌镇的每个角落,江南风雨给了古镇岁月的包浆,房舍、转角、桥洞,每一处都有可入画的“角儿”。

 



走进古镇,遇见一位卖老冰棍的师傅,两元一根冰棍,没有生意时,戴着草帽的师傅一直在摆弄手机。我问他:“是老冰棍吗?”他头也不抬,答:是。手指继续掐着手机。这也许就是这座古镇流淌着的互联网气息。

 


正是午餐时间,我们连续问询几家,都因没有座位而坐不下来。每家民宿餐厅只能接待两桌餐,即使房间空,也只放两张方桌,不多接生意。每桌最多让坐7人,大约是留一空位上菜。

问了老板,才知道西栅景区里的餐厅都是统一由旅游集团经营的,民居都归集团所有,经营户是聘请来的回迁居民。对接单的严格限制,是和家庭厨房的操作空间相符的。而且景区民宿的菜单都是一样的,价格也是一样的,原材料也统一配送,菜肴制作也有统一的标准。

但是每一家都有小吃,是自己特定的经营项目,绝少有重复的,定价也归旅游公司,所以路过特色小吃,如果馋了起来,那就赶紧下手,因为擦肩而过就很难遇到同样的东西。

乌镇的经营管理都是统一的,资产属于集团公司,因此可以实现整体规划,可以把保护、运营等诸多现代旅游理念完美镶嵌于古镇的老建筑里。

 


在西栅转了一圈后,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这里就是一个主题乐园!类似迪斯尼,这里是中国江南水乡民居风格的、每一个视角都带着美感的度假小镇。

这印象的由来,并全不是因环境整洁与建筑的年代与成色统一所造成影视剧片场感觉,而是美”境“赋予的全方位浸入式主题体验所带来的梦幻感,白莲塔、染布坊、诗田广场……穿越在这些心心念念的千年存在中,踏过石板长街,踩上石桥,既是在步入历史文化深处的途中,也是在游历江南水乡的风景。



你不会在意转角处遇见了什么或者失落了什么,因为你与身边的一切是一样的,都是被一条井绳放落进这个“主题乐园”。而手机似乎成了一种象征,在这里没人逼迫你放下手机,因为必要,WIFI似乎是你与外界密切与不迷失的“井绳”。



你并不会在意是否能在转角遇到孟京辉、赖声川、黄磊、刘若英或者奥斯特玛雅,这些“在古镇外”传说中的大咖,“在古镇内”他们与你相同,都是坐着时光快车滑落进来的而已。从千年之外飘落进来的“谁又是谁”还会重要吗?

 

 

看景,看生活


 

乌镇西栅的清晨是从酒吧街的光影与晨曦的光影的相触相融中缓缓而来的,温和得像一位书生的眼睛。



乌镇的酒吧是很有特色的,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清爽”。酒吧名字都很有特色,老木头、似水年化红酒坊……是文艺而安静的类型,只是热闹,却不嘈杂。酒吧街在著名的白莲塔寺附近,街边有石桥,站在石桥高处,可以把白莲塔寺、河流及街景都取入镜头中。

 




步出酒店,踏上临河比较宽阔的一条石板路,路对面是游船码头。此刻没什么人,安安静静。两位大人包一条船200元,5位大人共乘每人收费60元。人数变化,价格会不同。乘船的“标配”是船夫一人,昨日乘船却有两位船夫,一人摇橹,一人指导。摇橹的船夫大叔一路沉默,而作指导的沈姓大叔,一路像CEO一样滔滔不绝,给我们讲乌镇现在的好。

沈姓大叔五十多岁,原本做毛衣生意,现在工厂由儿子管理,自己回到东栅旧居,在西栅“上班”是自己养老生活。一周双休,早7点到凌晨1点四班倒,第一年工资有5万左右,之后每年都会有递增。老沈自豪地告诉记者,淡季乌镇日均游客也有一两万人。按120元票价计算,淡季门票收入也能日均一两百万以上了。



 

在如此静谧的清晨,由远及近,摇橹而过的船发出的声响、送菜伙计的声音,如繁密的风带着某种紧张,瞬间飘过,但很快又消失于古镇的尽头。在夜幕和橘黄色的灯光遁去的一点时光里,穿越古镇河道与小巷中的人们也许正在把从附近田地里采摘的蔬菜送往目的地。这是严谨的管理在经过梳理之后定下的规矩。



石板路上,偶尔有如我一样的游人经过,甩着懒散的胳膊、踢着松懈的腿,一副晨练的架势。天空差不多快明朗起来,但是凝重的云一点点遮住天空,云好像又被风推推搡搡一点点地游移着,在情愿或者不情愿中撒下一些湿湿雾。



此时的我,非常快乐,因为进入古镇就再也没了细密的约束,我像孩子似地站在路上,周围一片空廓且寂寥,一阵阵纯粹的风拂过我的脸庞。乌镇新的一天还没有完全开启,流光溢彩的繁荣与喧嚣正在酝酿之中。

 

 

记者后记


 

“小桥、流水、人家”是人们想象中的江南水乡。乌镇的盛名已经不再依靠小桥流水。但是如果没有舒适的生活居住,没有网络,没有时尚元素,谁会愿意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千年古镇感受江南风韵。乌镇之所以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套用两个反复被提及的词,那就是缘起于“传承”与“创新”。它所保护文化是“有谱”的,是可以心心念念,可以意味深长,代表了中华传统的文化。而时尚与现代元素在不断引入,在古镇与传统文化相遇、交融。

文化的多样性是乌镇的魅力所在。如今的乌镇,是一个把互联网作为基础建设元素之一的旅游目的地,因为戏剧节、因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某种意义上,乌镇是国际化的旅游目的地。

 


在历史遗存、人文传统及现代科技的融合中,涵养创新的精气神,拉动了相关产业发展。

在乌镇景区外,乌镇互联网医院,乌镇创客空间等成为与古镇并肩的和谐存在。在普众创客空间,来自北京中关村的众创空间经营者李在中总经理告诉记者,乌镇优美的环境和长三角极佳的地理位置,以及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后可以接触到国内外互联网领域大佬的机遇,与北京联动的定期创意沙龙、项目路演、创业交流,可以让入驻的企业家都感受到与北京、上海、杭州一样的氛围。

 


离开乌镇后,我们继续在杭州余杭区考察梦想小镇。梦想小镇的第三方运营商菜根科技负责“梦想小镇”众创空间云生态系统开放平台运维,为“小镇”创业者提供云端化创业服务,包括工作平台、集市平台、募化平台、生活平台。



梦想小镇包括互联网创业小镇和天使小镇两大部分。互联网创业小镇侧重鼓励和支持“泛大学生”群体创办电子商务、软件设计、信息服务、集成电路、大数据、云计算、网络安全、动漫设计等互联网相关领域产品研发、生产、经营和技术(工程)服务的企业;天使小镇重点培育和发展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集聚天使投资基金、股权投资机构、财富管理机构,着力构建覆盖企业发展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等各个不同发展阶段的金融服务体系。



梦想小镇地处杭州偏僻之地,我对此地的最初感觉,似乎是地产开发的早期商业综合体配套,因融入科技内涵,有科创政策,不仅对周边开发提供了科技创新的文化内涵,也为有创业梦想、处于艰苦创业的年轻人提供了免费办公区及展示与融资平台。

各方的创新与发展需求在此得到满足,实现多赢。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如果成功是可以轻易复制的了的,世界上就没有穷人了。

每个人、每一处地方,都是独一无二的,成功,需寻觅大地的水源在哪里,在自己的脚下掘一口深井。

 





会说故事,是极其被推崇的。枕水酒店,一座平平常常的酒店,收了一座小桥,放在天井中,并把此桥与乌镇的战神乌赞联系起来,乌赞战死,凄凉殒命。无名无号的桥,名之车溪残桥。一个“残”字,无尽遗憾,无奈的疼,也让这座酒店让人难忘。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