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过程—南湖边的春夏秋冬

狮山青年2020-09-08 13:30:59

转眼就到了第二年的秋天,来到华农第二年的秋天。在武汉这实在阴晴不定的天气里逛逛南湖,暮然回首啊,捡起这似是一瞬,实则隽永的春夏秋冬。仿佛南湖的四季是永恒不变的干涸轮回,是分为十二个月份的无言过程。


一月 你还没有出现

一月是武汉的冬,瑟瑟寒风实在太过于萧索。学生们这时候大多在家过春节,南湖边或小雪夹雨,或风卷落叶,总归是无人光顾的。有水有树有鱼,也是沉寂而缄默的景。


二月 你睡在隔壁

二月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陆续返校。只是这时候还是冷的,索性空气里含水量不低,出门吹到的风是湿冷而不是干冷,袖口香寒,也是这冬日里南湖边能给人的一点点安慰。


三月 下起了大雨

三月里有人来跑南湖。春天刚刚来到这里是极为舒服的,阳光与微风正好,跑完一两圈南湖也不会生汗,反而会有全身上下所有毛孔全部张开的痛快感。抬头是湛蓝湛蓝的天。


四月里遍地蔷薇

四月南湖路边的樱花开了。夜里去散步或是跑圈南湖,小小的樱花花瓣就会落在你的肩上,人面啊花啊相映成趣。不知迷了谁的心。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五月能看到南湖边上的夹竹桃小径。夹竹桃开得层层叠叠,绚丽而生动,红色的花朵像极了一张张明艳的脸。若是此时下上一场雨,水光潋滟着,暗香浮动着,景色可入梦。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 处处芬芳

六月就到了穿短袖的季节。往往这时候来刷南湖的人陡增以至人满为患。可这时候停下脚步看看周遭风景也是一种享受。黄昏未上晚自习时,我看着云层在树影间投下影子,缓慢移动,偶尔我也站在云的影子下,只要一会,它就会走开。


七月 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七月啊是个毕业季。大四的学长学姐们定是要在这南湖边留下一份合照纪念的,毕竟当初苦不堪言的南湖跑在若干年后会是多么难以忘怀的记忆,谁知道呢。未来也不知道,可就是因为这份不确定性,才让这个七月有了期待,有了向往,有了难说悲喜的情感,有了满满当当的故事。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八月里南湖又安静了下来。难得的暑假加上燥热的天气是没有什么人出来走动的。上个八月我恰好留校,喜欢傍晚骑着自行车过南湖,去湖那边的天地吃东西、看电影。夜间的时候骑回来又在湖边吹吹风,唱唱歌,感叹着,这就是年轻,嗅到的空气都是鲜的。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九月十月是忙碌的季节。新生们从天南地北涌过来了。无论是严格的军训,还是后来一系列的社团协会招新,都给了南湖一个非热闹不可的理由。大家都在为这一股新鲜血液的注入而感到高兴,想必南湖也是会欢迎这一张张稚嫩而充满朝气的面孔的吧?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十一、二月还是要那样地生活着。我留意过黄昏时南湖的天空,那种湛蓝逐渐消失,晚霞的昏光逐渐铺满天际的刹那。学校里面无人领养的小猫小狗很多,想必很多人在南湖边上喂过猫,也许这些猫理解不了我们对黄昏的南湖的喜爱。可是,我、你和世界,共同经历了南湖的黄昏。

这一年终究是结束了,可幸亏南湖和时光一直都在。有时候对于太琐碎太平常的事情或回忆,会突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瞬间,还是一年四季都已流逝。每当写完一段生活,就像关上了一个文件夹,封上了一份档案袋。把它们整理好放进书架,就像把行李打点整齐,感到逐渐地轻松和雀跃。

这是我的四季,你的四季,更是南湖的四季。这十二个月,编织成了一个过程,一个在华农学子心中亘古不变的轮回。这里四季依旧,这里风景独好。

• END •

文字  |  苏文林

图片  |  苏文林

排版  |  苏文林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