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陈向宏:一笔一笔画出乌镇

总裁集结号2020-09-19 07:48:11

整理:湾仔;来源:天使湾


乌镇硬性的商业模式可以复制,但它独特的文化气息和创造这些的团队不可以复制,也不会去复制。


一、留着保护乌镇


“1995年元月和十月,我与木心先后潜入东栅,贴着墙根走,东张西望,怃然感慨,认定这辈子再也不来乌镇了。一晃十九年过去,想想吧,那会儿哪晓得乌镇有个陈向宏,更是做梦也梦不到东栅西栅能有今天啊。”

                                                                                        ——陈丹青


1999年春节,乌镇发生火灾。时任浙江嘉兴桐乡市政府办主任的陈向宏,作为市政府工作组长派到乌镇,安置受灾的老百姓。

”发现一些厅堂都养着鸡,空着,我把它们打扫干净然后把老百姓安置进去。没想到市委市政府决定说要把我留下来,说保护这个地方(乌镇)。“

陈向宏1963年出生于乌镇,1999的乌镇已经与他记忆里的那个水乡古镇不一样了。


当时的乌镇用三句话概括,是一片老房子、一片新房子、一片破房子。老镇格局基本还在,但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新房(砖瓦房)在一些老房子中间显得鹤立鸡群,而破房子散落各处一片衰败。如今乌镇是东方威尼斯,水乡人家。但在当时,河道淤泥堵塞,水是墨色。


老乌镇


1999年,陈向宏与七名同事受命保护开发乌镇工作,首期建设资金仅1300万元。

乌镇保护开发伊始,陈向宏身兼数职,镇党委书记、古镇开发区主任、旅游公司董事长等,制订了“规划先导、分步实施”的工作方案,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起草了一个文件,是关于乌镇古镇保护和旅游开发的政策16条,核心是政府放权,进入市场行业,拉开了乌镇开发市场化的进程。


在其商业运作下,乌镇对所有历史街区重新定位,大量收购旧石板、旧木料门窗,使得乌镇最大限度地保护了它的原真性。


开发古镇前,陈向宏去别的古镇考察,觉得江南任何一个古镇的管理和经营模式,都不可取。“周庄满街都是卖猪蹄的,过度商业化就是我的噩梦。”


先开发的是乌镇的东栅,思路比较传统,一条老街加几个博物馆,临街的老房子修个外立面,然后破墙就开店了,全国很多古镇都是这样做的,古镇做的都是观光旅游。



乌镇·东栅


二、赚下来的宝贝

“我记得有十多个老头,天天在新华桥上骂我,他们说从来没有看到过拆新房子的事,说我是个败家子。“

                                                                                  ——陈向宏


2003年,乌镇融资10亿元对西栅实施保护开发,保护工程是东栅景区的三倍多。在东栅开发经验下,陈向宏不愿再走老路。他提出了全新的古镇开发理念,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西栅。


他所采用的方法,是把原住居民统一搬迁出去,整个古镇重新规划,在原有老建筑的基础上,对古镇的布局、功能区一一作出细致规划。


陈向宏自称“包工头”,不少时间都是在画图纸和在工地现场度过的,整个乌镇都是他一笔一划画出来的。他回忆儿时古镇的样子,试图将古镇还原成古镇。



陈向宏·手绘乌镇


用的材料,很多都是江浙安徽拆了老街、老桥、老房子,线人第一时间通知,他就派人派车运过来,编了号,后来全用在西栅。现在镇西头那片水上剧场的断桥,就是他买来的。“移花接木,拿手好戏。”


2007年,乌镇西栅建成开放,耗资10亿,资金链紧绷到了极致。他不得不引入资本,在中青旅的资本注入之前,陈向宏特地把资产分为两类,一类是经营类资产,比如酒店的经营,与中青旅合作分成;另一类是保护性资产,比如乌镇的桥、房子,属于百分之百国资。陈向宏说:“那是我辛苦一辈子赚下来的宝贝。”



乌镇·西栅夜景

陈向宏2007年先后辞去乌镇管委会主任、乌镇党委书记、桐乡市旅游局局长等公职;2010年,他再次辞去桐乡市政协副主席职务,并办理了提早退休。至此,陈向宏彻底脱离体制,就任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一职,成为一个商人。


2006年,应陈向宏和故乡乌镇的盛情邀请,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传奇人物木心先生回乌镇定居,时年七十九岁。


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1994年,旅居纽约的木心先生悄悄回到乌镇,眼见物是人非,满心失望,写下《乌镇》一文,后于1998年发表于台湾《中国时报》,老先生写道:”永别了,我不再会来“。


1999年,乌镇的一位老百姓给了陈向宏一张《中国时报》,他看到了木心说“不会再来”,决心邀请木心回到故乡。于是2000年前后通过作家王安忆,联系上木心的学生陈丹青,请他牵线联系木心先生回故乡定居。


陈向宏说:请先生考虑回乡,占用故居的厂家已经迁出了,只要老先生回话,随时翻新故居。

陈丹青后来回忆道:“向宏从未试图打动我。我们对面坐下,一二三四,全是谈勾当,不玩兰花指。为木心还乡定居,我俩见面十余次,每次三言两语交代清楚,各人去忙。”


“微风,静水,朝阳下的桥,我赴您的邀约,何须矜持有度?早!木心,说好的事,乌镇都办好了。”

                                                          ——陈向宏2015年11月15日微博



乌镇·木心美术馆


三、苛刻的产品经理

乌镇的另一张名片是乌镇戏剧节,作为华语戏剧届最具影响力的节日之一,源于陈向宏几年前去上海看的一场《暗恋桃花源》。《暗》的主演黄磊早在2003年就因拍《似水年华》与乌镇结缘。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商议一年有余,由黄磊牵线华语戏剧界的泰斗人物赖声川导演,才有了始于2013年的第一届乌镇戏剧节。



乌镇戏剧节:孟京辉、黄磊、陈向宏、赖声川、田沁鑫、陈丹青、孙冕


办戏剧节,也是对乌镇百般呵护的陈向宏第一次学着“放权”。为戏剧节专门修建的乌镇大剧院,耗资4亿,却是景区里唯一一座不是出自陈向宏设计的建筑。当时陈向宏只对台湾建筑师姚仁喜提出一个要求,乌镇是水乡,希望剧场采用并蒂莲的造型。

陈向宏像是一个理念超前的产品经理。

”我们很具体,小到这个字写的不对,这个应该挂一块什么东西,我们的导游应该怎么说。像我们的民宿,民宿的管理制度厚厚一叠,你要去吃一个菜,比如说你吃一只鸡,本鸡,我都规定,半个本鸡至少分量是多少,有人抽查,最高的限价是多少。”

“招租不是说谁租金高就有店面的,先要有商业计划书,我们下面有一个小组专门来评判,就是说你对古镇是加分的还是减分的,你卖的东西,对游客有什么好处,对当地有什么好处。你卖什么东西,什么方式卖,都要写得清清楚楚,然后我们评判你,觉得说你这个不太赚钱,我们会很便宜地租给你。”


古北水镇·夜色


| 对话 |

新京报:你是个做事寻求极致的人,这些年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


陈向宏:有,最大的遗憾,我原来的计划东栅西栅是连通的,中间这一块也在规划改造之中,但当时我实在没钱,实在是做不下去了,我放掉了,变成我永远放掉了。西栅东大门的商业街也是后悔之一,2004年底,我工资都发不出了,公司从来只进不出,唯一出的一次,卖给了一个开发商,3000万付工程款。现在经过这里我都高兴不起来。


新京报:你的做事风格这些年有变化吗?


陈向宏:从个性上我是喜欢冒险的人,但我也是个有底线思维的人。做任何事,我会想好可能会输在哪里,输到哪里为止。一个人的战争,我曾经渴求的最大的支持就是不被批评。现在资本、市场都把我捧高了,可能会更加审慎地选择要做的事情,尽最大可能保持自己的直觉,保持思想的独立性。另外特别给我勇气的是我们的团队,从上到下一群认死理的人,让我自豪。


新京报:你从朴素的乡愁进入,把乌镇挖掘成布满了文学和文化传统的“地方”,这些成就是否改变了你看待世界的眼光?


陈向宏:看中国看世界多了,内心有积淀有想法,以前是就旅游说旅游,现在是能跳出来看待自己所做的事情。站位高了。对社会的情怀开始激发,但个人情怀不能当饭吃,我只能支持修正但不能改变当地的生态。我只是希望用个人最大的可能去激发一种改变。

平台推荐:




峰会主题《第五届中国文旅地产模式创新与项目实操高端总裁峰会》

峰会时间2017年1月7日-8日(2天1晚)

峰会地点中国-北京

参会要求文旅地产开发及文旅产业链 董事长、总经理以及核心高管

主办单位北京壹方城智汇科技有限公司、清大文产(北京)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文化产业园区

报名方式181 0137 8200(微信同手机号备注“咨询峰会”)


峰会主题:

第一板块:文旅产业政策及发展趋势解读、标杆项目实操分享

第二板块:特色小镇模式创新+运营

第三板块:欢迎晚宴+文旅创新IP资源链接

第四版块:文旅项目IP打造、核心价值提炼及运营创新

第五板块:文旅、特色小镇项目投融资创新

第六版块:汗马研习社年度会员标杆项目考察


报名:编辑“文旅咨询+姓名+企业+职位+联系方式”发送至 181 0137 8200

           微信号:181 0137 8200(备注:咨询峰会)

           手机号:181 0137 8200

点击“阅读原文”可在线报名,查看详细议程资料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