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前世记忆·乌镇

逆旅行文2020-10-08 09:31:22

     

       我们到达乌镇找到处所安顿下来的时候,已近黄昏。和同伴到小巷里走一走,站在小桥上,伫立片刻。看西斜的夕阳,在河畔的杨柳怀里,销沉,一点一点贻尽。

      当夕阳敛起最后一抹光亮,夜便如水般渐渐漫了下来。两岸黑瓦白墙的人家,华灯渐次初上。白天游人如织、吵杂不堪的乌镇,此刻像一位处子,在黑夜里从容静谧,波澜不惊,却依然美的如此多情。

      在夜里和同伴赶上了最后一艘游船,荡向西市河的水波里,荡向仅此属于乌镇的温柔乡里。坐在船坞里,悠悠摇着手中的锦扇,听着老船夫手中的撸把水摇得哗哗而响。

      风薄薄而来,两岸低垂的杨柳夹着害羞在夜里轻飏。船撸在老船夫手上慢慢地摇,好像要把所有的梦都和着彩灯轻氤揉碎在水波里,要竭尽所能把岁月染得崇光流彩。

       船,摇向远方,摇向未知的水域里。两船相向而过时,浅浅地听着船夫操着侬软的口音相互打趣、问好。时光犹如在老船夫手里的船撸下,摇得特别慢,特别美。

     将近游完船的时候,竟下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雨点。循着那又窄又深的青石板铺砌的小道,折返那一弯优雅又古朴地横跨着的拱桥,绮夜而坐。看着两岸人家,枕着水流,安然入梦。

      风儿,浅浅唤起远方的记忆。而当我想要赞美它的美丽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是拙笔词穷。内心竟不觉变得荒凉,仿似从未认知这个时空错序的昨天、今天,明天。

       与乌镇的距离,我想,我们短得仅仅是隔了一个前世的记忆。也许属于这里的美丽,太安然,太美丽。正如木心的乡愁:我从诗三百篇中褰裳涉水而来,越陌度纤来到它的身边躺下,躺下的时候,竟也是楚辞苍茫了。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