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岳飞的孙子对书法有很深入的研究,还在《万岁通天帖》上题跋.

墨品书法网2020-09-11 07:19:34



今天,岳飞的大名举国皆知,岳飞的故事妇孺皆晓,但这宣传的功劳,八成要算在他孙子岳珂的头上。如果不是他和父亲岳霖两代人的努力,岳飞能否获得后来的名声,还真不好说。

这是岳飞孙子岳珂的书法。


岳珂跋《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卷》(即《唐摹万岁通天帖》),辽宁省博物馆藏。




岳珂(1183-1243)是岳飞第三个儿子岳霖(1130-1192)之子。岳飞1142年遇害时,岳霖年仅12岁,之后随着全家被贬岭南。岳霖一生就在做一件事,为父亲伸冤。他死的时候,把这任务交给了刚刚10岁的岳珂,然后这件事,岳珂又做了一辈子。

岳珂比父亲厉害的地方,就是他将爷爷岳飞的诗文、事迹成书,这便成为后来岳飞故事的蓝本。如果没有岳珂,《说岳全传》等就无从谈起。


岳珂这幅字,是给唐摹《万岁通天帖》写的跋。从内容可知,《万岁通天帖》曾由岳家收藏,岳珂对书法也有很深入的研究。

岳飞死后,数十年内几经昭雪、追封,岳家后代当官发财,日子还是挺好过。岳珂富于收藏,本人不仅出版多部文集,还搜罗北宋历代皇帝大臣的翰墨,编成了《宝真斋法书赞》28卷。


如果看过岳飞书法,就会发现岳珂的风格与爷爷截然不同,岳飞刚硬外露,而岳珂温润内敛,从格调上,要比爷爷高一块。

这种感觉很正常,岳飞文武双全,而且以武名世,他的孙子则是个不折不扣的文人。


这幅字是小楷,不拘点画,行笔随意,典型的魏晋写法。岳珂家藏唐摹晋人翰墨,又博览群书,取法较高,故气息不俗。

时间走到南宋,尚意领袖们的影响渐渐淡去,没有大家的力挽狂澜,书法越是尚意,就显得越野,越单薄。所以,越宋而追唐,追魏晋,并不是赵孟頫的独创,在南宋,这种苗头已经显现。


岳珂《郡符帖》,纸本,楷书,30.3×49.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楷书工整,是典型的宋代信札“剳子”格子。

鉴藏印记:“岳雪楼主人六孙昭鋆私印”(白文)、“许子仙鉴定印”(朱文)、“许烈之印”(朱文)、“受青”(朱文)。





延伸阅读




岳珂:何人心匠出天巧


王幅明

 

 

岳珂(1183—1243),字肃之,号亦斋,晚号倦翁。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岳飞之孙,岳霖之子。南宋学者、文学家,富收藏,工书法。

岳珂幼时随父岳霖居住江州(今江西九江),绍熙三年(1192),又随父居广州,十月,岳霖病故于广州。岳珂接受父亲嘱托,整理祖父岳飞遗文,誓为祖父辨诬。北归,将父亲安葬在宜兴唐门。庆元元年(1195),岳珂回到庐山脚下的江州旧居,并在九江读书。1198年,岳珂参加洪州(今江西南昌)漕试中举。嘉泰三年(1203年),岳珂一边读书,一边整理祖父岳飞遗文,撰写《吁天辨诬录》、《天定录》并五言百韵上书宋廷。1204年,岳珂赴京省试,开始在京都与岳飞同事朋友的后代接触,更广泛搜集岳飞的遗事。开禧元年(1205),岳珂作为承务郎监镇江府户部大军仑从官九品二年,期间考中进士。嘉定十年(1217),岳珂出知嘉兴,有惠政。自此家居嘉兴,住宅在金佗坊(早已无存)。

宝庆元年(1225),宋理宗谥岳飞忠武,岳珂升朝奉大夫司农少卿,总领浙西江东财赋淮东军马钱粮,官品为从六品。宝庆三年(1227),岳珂升为户部侍郎。绍定元年(1228),岳珂升为朝请大夫,权尚书户部侍郎,总领浙西江东财赋。食邑三百户。

绍定六年(1233)元宵节,岳珂门生镇江郡守韩正伦在京口张灯,岳珂应景作诗提到宋徽宗被俘事:“驾轺老子久婆娑,从听笙歌拥绮罗。十里西凉忆如意,百年南国比流梭。吞声有恨哀蒲柳,纪节无人废蓼莪。寂寞丹心耿梅月,挑灯频问夜如何?”被韩正伦告到宋廷,请治岳珂重罪。绍定六年冬,岳珂罢官回到庐山从事写作。端平元年(1234),金国灭亡,岳珂撰《金佗续编》三十卷。嘉熙二年(1238),岳珂被重新起用,官至户部侍郎,淮东总领制置使。嘉熙三年(1239),岳珂拜宝谟阁直学士、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并晋升为邺侯。嘉熙四年(1240),岳珂任权户部尚书,官品为正三品,转官为通议大夫。

岳珂在《玉楮集后记》中说,1242年年初,已经59岁的他开始自己抄写手稿,并长途访友。这是岳珂最后的文字记载。

岳珂著述甚富。居于金佗坊时,因痛恨祖父被秦桧陷害,著有《吁天辩诬》、《天定录》等书,结集为《金佗粹编》(28卷,续编30卷),为岳飞辩冤,是研究宋初政治及岳飞冤狱的重要资料。《愧郯录》十五卷,多记宋代制度,参证旧典,考据典赡,于史家礼家颇有裨益。又著有《桯史》15卷、《玉楮集》8卷、《棠湖诗稿》1卷、《续东几诗余》、《小戴记集解》(稿佚)、《刊正九经三传沿革例》1卷等。

《桯史》为宋代朝野见闻笔记。共15卷,140条。分别记叙两宋人物、政事、旧闻等,其中南宋部分,系作者亲身见闻,尤为可信。作者旨在借物论以明时事,辨别是非,可补史传不足,所录诗文遗事,亦多足以旁资考证;通过对南宋朝野各阶层人物的言行的记载,表现了他对主战派和投降派人物的鲜明爱憎。同时,本书也保留了许多文学史料。

岳珂诗集有《棠湖诗稿》1卷,收宫词100首。宫词原系歌咏宫闱生活的词体,他因侄子自汴从军而归,追想东京盛时,写下了这组诗以系哀思。但诗中所写,有的与事实不符,因此有人疑为后人拟作。又有《玉楮集》8集,收诗词385首。其诗词虽时伤浅露,少诗人一唱三叹之致,而轩爽磊落,气格亦有可观(《四库全书总目·玉楮集》卷一六四)。《祝英台近·登多景楼》、《祝英台近·北固亭》二词,凭吊古迹,感慨兴亡,辞语颇沉痛。杨慎《词品》卷五称其《祝英台近·北固亭》词云:“此词感慨忠愤,与辛幼安‘千古江山’一词相伯仲。”《全宋词》收其词8首。《全宋诗》录其诗19首。《全宋文》收其文6篇。

明代万历年间,岳飞后裔岳元声在嘉兴建岳王祠,内供有岳珂亲制的铜爵,上镌岳珂手书“精忠报国”四字,抗日战争期间遗失。岳珂在嘉兴的遗物还有“洗鹤石池”,今与“松化石”一起放置在南湖烟雨楼宝梅亭。岳氏后裔散居在今嘉兴郊区建设乡旧岳村等地。

 

 

为官之余,岳珂还肆力于典籍和古物的收藏,曾到中原各地收集北宋文物典章,对北宋历代皇帝大臣的御笔和翰墨情有独钟,编为《宝真斋法书赞》28卷。家富藏书,乃以家藏旧刻,设“相台家塾”,最知名刊刻《九经》、《三传》、《孟子注附音义》10卷、《论语集解附音义》10卷。后世推为善本。所撰《相台书塾刊正九经三传沿革例》,于书本、字画、注文、音释、句读,脱简考异,皆罗列条目,详审精确。姚名达论“校勘学、版本学、刊刻学之确立,皆自兹始也”。

《宝真斋法书赞》原本久伕,清代修《四库全书》时,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出。该书著录的都是家藏的历代名家真迹。共28卷。前三卷为帝王,除唐太宗一帖外,皆属本朝诸帝。第四卷后是历代名人,自东晋王献之而下直至当代,仍旧以宋朝为主。最后一卷称《鄂国传家帖》,收录岳氏三代的手迹。本书的体例有其优点,帖目之下,标出书体、行数、题记、考订、跋尾、纸本、缺损等。帖文除了《汉书》、《干字文》等类众所周知者从略外,皆缮写无遗。所谓诸帖刻石,流传者十仅二三,墨迹仅存者百鲜一二,皆因珂汇集以传。因此它对珍贵史料的保存颇有功绩。如岳珂利用所藏米芾真迹编纂了《宝晋英光集》,使号称有《山林集》百卷却旋踵而灭的米元章可以含笑九泉。每帖之跋,先述帖主姓名字号、最高官职,继对所涉及的人事略作考证,末则记载所得之由,何时何地,赠送抑或购买,皆不厌其详。他每每记下买价,保留了当时书法交易的宝贵资料。此书注录评述自晋及宋名人真迹,先引原文,后系以跋,并为之赞,其中甄录繁富,考核谨严,不仅于书学上有重要之价值,而且颇关学术政理,足可补苴别集,订正史实。 

岳珂作为名臣之后,一生学问在于明忠奸之辨,故其论书也以人品大节为根本,尤重“心画”之说,以为书法虽为一艺,然其根柢于人的品格精神。故其跋颜真卿《朝回帖》曰:“公忠节贯穹壤,笔法冠古今,胸中所存,凛凛不屈,笔下是似,言之如生,百世而下,尚可拜而仰也。”其赞语曰:“公之素守,日烈霜严,公之大节,斗揭岩瞻,笔势所存,心画可占,八法具体,匪柔匪铦。”可知他对颜真卿的高度崇扬在其品格气节,而其“笔势”也正体现了他的胸襟,由其书而可以想见其人,窥见其精神世界。又如他跋蔡襄帖云:“国朝不以书取士,故士亦鲜以书名家,公岿然为一代冠,而又将之以直节,养之以劲气,不独以一艺自足,此书之所以尤可尊也。”其赞语中亦云:“片言只字之落人间者,世固待之以褚、颜之节,而岂复侪之于芝、繇之伦。后二百年,珂得而藏其真,是盖不特宝其书,而模楷其纵笔之妙思,又将因其字而仿佛其绝世清尘也。”他以为蔡襄的书法所以能冠绝一代,是由于他的直节劲气,不以技艺为满足。显然岳珂重视人品,力求从书家的为人处世上去寻找书法成功的根源。

岳珂强调品行节义对书法的主导作用,然他也不囿于门户之见,对于北宋的新旧党争,洛蜀之别也都能刦除偏见,如跋王安石的《赴官修学二帖》曰:“士所患无学问,无气节,无望实,无力量,以达其志,,以得乎君,以泽乎天下,以被乎后世。公盖兼而有之,而又遇有为之主,伸可为之愿,顾其效独反是,予每窃慨叹。嘉定乙卯之十月,言登锺山,其麓有隐君子焉,卒然问公之为人,答曰:如其字札。退而妨遗墨,又一年而得之,仅致数帖,熟复有感,因重叹曰:是隐者其知言欤!”他 通过隐君子的口,说明王安石的字如其人,并对王安石的学问气节都作了充分的肯定,以为其本身的品行无可指责,只是新法的效果颇与安石之初衷相悖。岳珂对元祐党人的代表司马光于跋其《集序帖》中极称其政绩,并曰:“平生不欺,涵泳浃洽,心画之作,为天下法。”又跋苏轼之帖云:“先生立身大节,下睨万古,刚毅迈往之气,固宜磅礴八极,流见于翰墨文字间。今观其书,澹泊淳古,委蛇不迫,蔼然有畎亩忠爱之意,刚态毅状,见诸书法。”他对东坡书法的推重,正出于其对元祐党人风节的肯定与对东坡之品行的崇扬。

岳珂论书以人为本,要求书法出自胸臆,故标举“天真”,即真实地表现作者之精神,他跋张旭的《春草三帖》曰:“长史以草圣得名,盖其天真烂漫,妙入神品,而非矩矱步者比。”跋怀素《律公帖》亦云:“凡帖非有意于传也,遇事而作,合乎天真,过是弗可得矣。”他赞米芾《四大字帖》云:“盖自智而慧者,笔下有天真之悟,而惟清与净者,胸中无一点之尘也。”细味其所谓“天真”的含意,即是指本乎人心,纯任自然,不受规矩所限,绝去矫揉造作的书风,由此可以表现人之品格精神,而使所作之书也具有神韵天然之美。

岳珂主张精神为论书之首要标准,但他也不废格法,如他曾说王献之的《洛神赋》流传者有数本:“一以神隽称,一以法度著。”(《跋张长史春草三帖》)可知其以神隽和法度为各有其长。然这两者在岳珂看来又往往是一致的。在岳珂所收的帖中,比较值得注意的,倒是难得几个公认奸臣的书作。如《章申公(惇)屏居帖》与《二蔡(京、卞)陪辅展晤二帖》。他收录的本意是留作“反面教材”,但其前提还是书法有可取之処。总之,岳珂书论立足于人之品行而归结到精神楷则,它不同于北宋诸家以纯任自然,淡泊疏放的心态为作书之本的主张,体现了在南宋偏安的局面下,文人标榜名节,以立身品格为尚的人生态度与艺术思想。   

 

 

岳珂并不以善书著称,偶有笔迹传世,亦颇可观。其书法作品,至今能看到的只有两件:其一,《跋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即《唐摹万岁通天帖》),藏辽宁省博物馆。其二,《草率上状帖》,藏故宫博物院。

《万岁通天帖》是唐代流传下来的王羲之家族书法的临摹品。武则天万岁通天二年(697),征集王羲之书法,王羲之后裔王方庆献出王家一门11代28人的墨迹珍本。武则天命人精心描摹后,又将真迹归还王方庆。临摹本收藏在内府。后来,王氏后人丢失了真品。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十卷二十八人书 ,在唐代称为《宝章集》。《万岁通天帖》的名称始于岳珂。因原本久已亡佚,因此岳珂著《宝真斋法书赞》卷七著录,称残存的七人十帖连尾款的一卷为《万岁通天帖》。《万岁通天帖》曾为岳珂收藏,题跋即为收藏时题写。此帖经历代收藏家收藏,清代入清内府收藏;1922年溥仪携往长春,1948年由郑洞国率部在长春起义时,交于负责接收的解放军部队,1954年收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跋唐摹王羲之一门书翰》记载了该帖的历史脉络,末尾有诗赞:“洛石赤心,以出宝图。燕涎鸡晨,即端制书。有奕王门,南土华腴。献其家珍,陈于玉除。笔法之神,匪临伊摹。史馆之储,尚其不诬。”

《草率上状帖》,是典型的宋代信札。此帖系表示谢意的尺牍,用楷字书写,按式具署官衔,则表示郑重与恭敬。其字迹于端庄朴厚之中含有秀劲挺拔的韵致,颇耐玩味。南宋人作此种楷书札子,尚不失晋唐古意,还可作为书法艺术来观赏,及至明清时代,“馆阁体”盛行,完全变成工工整整不苟丝毫的应用文字,那就谈不上什么艺术性了。岳珂此帖,取欧字之平整舒展、提顿分明而得其“秀”,取颜字之凝重丰满、朴实劲健而得其“浑”。“秀”与“浑”的谐调调统一,正是它的精神之所在。帖中的“序”字,撇过短,“候”字,竖过长,都是不合后代的馆阁体式的,放在这里,却增添了几分拙趣。再如“动”字,“力”旁侧承以取势,那是更见精彩的。

二幅真迹均为楷书,体现了岳珂的严谨规范、内敛但丰富的个性,这与其史学家的身份十分贴近。与他崇尚“天真”的书学观也一脉相承。

江西历来产名笔,世所公认。岳珂所著《玉楮集》中,有一首《试庐陵贺发竹丝笔诗》:“此君素以直节名,延风揖月标韵清。何人心匠出天巧,缕析毫分匀且轻。居然束缚复其始,即墨纡朱封管城。世向官爵岂必计,且幸一家同汗青。”此诗高度赞颂了笔匠贺发的超凡技艺。“何人心匠出天巧”,亦可看作岳珂书法美学的写照。




注:图文片来自网络,书法网编辑,版权属原创者,致谢!



  ▼

只需两步


即可将您的作品、生活

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发布和分享

识别或扫描图中二维码点击“书法网”进入

即刻发布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