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浙江:印象乌镇,东栅与西栅

PY游记2022-08-01 13:45:55



在江南的古镇中,乌镇的名气是比较大的。有人说,乌镇是“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这话有点夸大,因为江南水乡大多都有“枕水人家”。但是,乌镇的文化底蕴还是不可忽视的,它曾孕育出了像茅盾那样的著名文人,况且,世界互联网大会也刚刚在乌镇开过,并定为永久会址,今后名气也将越来越大。我既到了南浔,不去毗邻的乌镇,是不应该的。

天色已晚,我在南浔街头找了一辆黑车,谈好价一百元前往乌镇。途中,我和司机攀谈起来,司机说:乌镇这几年旅游搞得很火,相比之下,南浔只顾发展工业,不太重视旅游,全靠古镇那点老底子。说话间,前面有警察拦道,原来,竟已进入江苏省界。验过身份继续前行,不到半小时,又进入了浙江,随即抵达乌镇。从地理位置上看,乌镇和南浔,都处于江浙两省边界,历史上曾分别属于过吴国和越国,半小时车程在两省之间往来穿梭,也就很自然了。

一打听,原来乌镇景区还不小,分为东栅和西栅,东栅还是原来的老街,西栅是重新打造的,有很多临水的酒店和店铺。

我就住在东栅附近,早上起来,溜达溜达,就到了题有“乌青毓秀”的牌坊,过了桥,就是了修真观,这算是东栅景区的入口附近了。

修真观光彩华丽,看上去像是刚刚翻修过,从布局宏阔,气势轩昂的情形上看,修真观在江南一带的地位应该是比较高的。观前广场很开阔,对面是一座戏台,上面正好有人唱戏,是桐乡花鼓戏,吴侬软语我听不太懂,倒是蛮有味道。这里是镇里人迎庙会,看社戏的地方,有点像苏州的观前街,我想,在过年过节的时候,这里应该会很热闹吧。和道观相连的,还有一所当年可称豪宅的翰林第,是清朝翰林夏同善的宅第,夏同善因审里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而出名,也算是乌镇的名人了。

戏台的旁边,就是茅盾故居。茅盾故居是一套四开间两进深的二层楼房,家俱摆设据说都是按照当年陈设,茅盾的祖母曾带着他的两个姑母与丫环就在客堂里养蚕。春蚕时节,茅盾早年放学后最有趣的事就是回家帮助养蚕,这为他以后创作《春蚕》提供了素材。有三间平房门窗的样子是日本式的,据说是茅盾在1933年回乡时,用刚收到的《子夜》的稿费翻建的,此后,茅盾曾多次回乡,就住在自己翻建的屋子里创作。1940年,茅盾的母亲去世,从此,他再也没有回过故乡。茅盾故居的对面,有一家老杂货店,据说就是小说《林家铺子》的原型。在距此西边不远,还有一条古老的商铺街,街上有一家汇源当铺,五开间的门面,楼上楼下,高高的柜台,茅盾在《故乡杂记》曾提到。茅盾是乌镇的大名人,是著名作家,也是新中国的第一任文化部长,他的小说,大多能在这里找到原型。

茅盾故居的门前,是一条悠长的小巷:石板路、瓦檐房、木板门房,一切都透着沧桑,很容易把人带进清末民初的时代,对于习惯于都市喧嚣生活的人来说,这小镇无疑是典雅幽静的。长长的石板路上,古铜色的门板,高高的骑马墙,斑驳多姿的木雕石雕,无不暗示着昔日主人的富贵和喜好,走在狭窄的老街上,循着敞开的门窗,听着小镇人的吴侬细语和脚步叩地的声响,我能感受到小镇的水乡灵性。

离茅盾故居几步之遥,是余溜梁钱币馆,这里藏有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万多种钱币。余榴梁出生于乌镇,是有名的钱币学家和收藏家,他用了40多年时间,收藏了中外古钱币、金银币、纸币等各类钱币近3万种,钱币馆所陈列的钱币,只是他全部藏品中的一部分。

再往前走,是宏源泰染坊,院内两间屋子里放置着制作蓝印花布的工具,可一睹传统蓝印花布印染的每道工序。旧时的浙江乡村,家家户户几乎都用蓝印花布,从门帘、被面,到衣服、头巾、围裙、乃至鞋面,如今的乌镇,仍可看到最原汁原味的蓝印花布,从老店铺遮阳的楣帘到各种衣服饰品。院子里,一排排高高的晾晒架上,飘满长长的蓝印花布,依然是那样的清新、质朴,充满着乌镇的乡土气息。

走在街上,阵阵酒的醇香弥漫了整条街,循着酒香,我找到一家“三白酒坊”,这是一个前店后厂的造酒作坊,高高的柜台,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罐,印着“三白酒”或“乌酒”几个大字。作坊不但出酒,还生产酒糟,一个硕大的锅灶,笼屉冒着热气,能亲眼目睹传统制酒的过程,对于久住城市的我来说,还真是新奇。在这条巷子里,还有几处地方值得一看:民俗馆、百床馆等等,也让人大开眼界,几百米长的街巷走下来,细细看看,竟然也花去半天时间。

小巷的尽头,河水豁然开阔,形成一个大大的河湾,因为旁边供奉一尊财神,故名“财神湾”。河湾一侧是是游船码头,临水有青石台阶伸到水里,我忽然想,既然是财神湾,何不下去洗洗手,说不定还能沾上点财气哦。从财神湾转过去,就是与刚才小巷平行的小河,前门店铺,后门枕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最后的枕水人家”了吧。

只见:河流穿街而过,房屋临水而居,小桥连接两岸,有很多老屋,甚至直接空架小河之上,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支起,真像个悬空“水阁”。远远看去,象飘在水上的船,微风吹过,河水流过,仿佛这些“水阁”也随风飘摇。“枕水人家”的对过,是长长的烟雨长廊,长廊下的长椅,是游人休息的地方,这长椅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美人靠。想象一下:烟雨朦朦中,美人斜靠在这长椅上,凝望河面,小桥流水,遐想无限,这是一幅多么美的图画啊。

东栅河街

老街桥

街巷

戏台

茅盾故居

不同时期的茅盾像

林家铺子

汇源当铺

蓝印染布

酒厂

水边的庙

桥下有船

廊道

巷道

美女

三人行

小河湾

枕水人家

原住民

不过,如今年轻人大都已经搬到古镇之外,年长一点的,倒是更愿意厮守着清净的古屋,在窗台上养着几盆小花,低头就能看到河水,睡梦中还能听见水声。 


听说西栅的夜景不错,我特意选择傍晚时分,来到西栅。

比起老旧的东栅,西栅更显江南水乡的妩媚秀色:小桥、流水、人家,浑然一体,再加上琳琅满目的小店小铺,如今很受游客青睐,尤其是时尚的年轻人。进入景区,迎面是一片汪汪的湖水,这里有个码头轮渡,坐船可以少走不少弯路。但我还是选择步行,冒着沥沥小雨,沿着湖边路往里走,前面是一座现代建筑,这是新建的乌镇大剧院,因为设计独特,处于景区外围,所以也不感觉突兀。

进入西栅大街,悠长的巷子静谧不宣,街面长条石板洁净坚实,凸凹中展现着岁月沧桑。河水贯穿全镇,整个西栅以水为街,以岸为市,两岸房屋全都面向河水,形成了一个迷人的水乡风光。近几年开发的西栅,布局精巧和谐,大街与西市河平行延伸,民居窗棂精致,图案迥异,石桥六十多个,形态各异。有不少是老街,但更多的还是新建的,修旧如旧,修新也如旧,我分辨不出那些是旧的,那些是新建的。

这条街上,也有几处古迹,昭明书院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南朝梁太子萧统和他的老师沈约的读书处。进院一抬头,是一座青褐色牌坊式门楼,上面“六朝遗胜”赫然在目,庭院宽阔,幽静雅致,据记载,梁太子萧统曾随老师沈约来乌镇读书,沈约是齐梁文坛领军人物,被封为太子傅。萧统在他的教导下,在这里苦苦攻读,终成大才。西栅的乌镇老邮局也令人印象深刻,它的建筑风格和边上木门木楼完全不同,是砖瓦结构的,大门为西式铁门,有点中西合壁的感觉,大概是清朝末期的建筑了,那时乌镇水路发达,邮运方式主要是以船只代运。

一边走,一边看,逛逛吃吃,不经意间,就走到了西栅大街的尽头,近处是文昌阁和关帝庙,远处是高高的白莲塔,塔旁就是京杭大运河。我折向西市河的南岸,路过水剧场后,就一直沿着西市河的南岸行走了,景致当然也愈发美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西栅夜景啊:华灯初上,彩灯倒映在河面,将现代与怀旧糅合在一起,两岸灯火辉煌,小桥流水人家,夜游小船经过,按下快门,无须什么加工,即是一道色彩斑斓的美景,西栅夜景真的是棒极了!

西市河的南岸也有几处古迹,像乌将军庙、温都元帅庙、叙昌酱园、亦昌冶坊、水上集市都很有看点,还有,茅盾的陵园也在南岸。不过,南岸更多的还是度假酒店和各种休闲会所,外表古色古香,江南水韵,里边舒适豪华,环境优雅,对商务、度假和蜜月旅行,这确实是理想的地方,而且,周边的创意小店也非常多,难怪有那么多游客喜欢。在一家点心店里,我听到一女生对她同伴说:看了西栅,东栅可以不去了。我哑然而笑,看来,东栅虽然老旧原味,还是不如山寨为主的西栅更受欢迎呀。

我听说,西栅已经没有原住民了,只有商家和游客,这还算老街吗?总体而言,西栅比东栅要大很多,也漂亮的多,容纳的人多很多,即便像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样几千人的吃住和活动,在西栅也完全不是问题。有人说,西栅也太商业化了吧,我倒觉得这样也不错,每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再加上隔几年一次的茅盾文学奖颁奖,在很多年以后,这里不也会成为古迹吗?

码头

水上广场

临水人家

大石桥

街道

行人

华灯初上

老邮局

阁楼辉煌

水上人家

水边街巷

夜色斑斓

或许,西栅还可以成为互联网界的达沃斯,虽然没有高山雪韵,却也是诗意江南啊。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