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拉着闺蜜游乌镇

桐乡网2021-10-17 07:39:01

乌镇素以文艺浪漫闻名。

十年前,文艺青年黄磊、刘若英的那部《似水年华》,直指隐痛深刻的“第四类情感”,也牵出了十年后的乌镇戏剧节。

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更是提升了此地X格。

也许是几年前邂逅的情境、心情,令乌镇成为我心中最难以割舍的古镇。

一定要住在西栅,一定要在傍晚坐船,一定要在财神湾安安静静看一场落日……

等看完全文,你就明白为什么了^-^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的这句话,用来形容乌镇印象,却也不错。

这座古名乌墩、乌戍的千年古镇,在春秋时期,还是吴越的边境,到宋代则成为一个繁华集镇。一千多年来,十字形的内河水系潺潺流淌,将全镇划为东南西北四区,如今的景区所在是东、西二处。

烟雨江南,层雪蔽瓦,枕水而眠,便是乌镇。


2100

民宿里的晚间八卦

上海去往乌镇的直达汽车每天有两班,为避开游客高峰,坐着傍晚出发的那班抵达乌镇时,小雨淅沥,夜色已浓。

踩着在路灯下闪亮亮的青石板,一边是摇摇晃晃的水波,临河的木窗下,拴着静泊的船;一边则是两排古旧的木屋相对而立,一推门便发出“嘎吱”声,静夜里传得尤为悠远。在网上预订了民宿,要先去西栅的服务总台领钥匙,让好脾气的小哥将行李送上门,然后,便在古镇内有了一个临时的“家”。

与别处不同,乌镇民宿,已形成一个系列品牌。从房东阿姨的口中得知,西栅约有四百多间民宿,每家风格不同,客房由景区开发者统一改装,再交给镇上的人自己管理,所以这里还生活着一些“原住民”,“烟火气”十足。

磁卡刷开门,先被占据最大空间的木制大床shock到,头尾四根柱子挑高,可以挂帘,古色古香,床品干燥柔软。女友扔下包,飞扑而上做地毯状——反正没男生,“淑女”先寄存起来。一回头,藤编小灯、老式电话和一套细腻的青花杯壶,唤醒了遥远岁月。

乌镇出了不少名人,当代有茅盾、木心等,丰子恺也被算在内,所以客房的抽屉内,放着他们的书。

踩着软底的蓝印花拖鞋跑进跑出——其实房间很小,目测才十几平方米,但五脏俱全。厕所有直饮水、屋内覆盖Wi-Fi、电视有卫星、暖气十足(房价前加个1,还能住上有地暖的屋子咧)。外观上极力复古,而内在却又极力国际化,这种“两极分化”真是让人很开心的呢。


江南人嗜甜,每晚,房东都会在桌上摆一碗加了白糖的“锅盔”(糯米制品),滚烫的开水冲下去一闷,便是一份烫贴的宵夜。俩姑娘盘腿占据大床,腿上盖着被子,一边热乎乎吃着点心,一边七拉八扯聊着近况。陈年烂谷子的事也可以拿来重新嚼嚼,若是突然想起几条新鲜八卦,那简直是要两眼放光,抖擞精神。

直到哈欠连天,拉灯躺下,仍不舍睡去。两人躲在被窝里继续聊,重温大学时代的寝室夜谈——千万不要怀疑女生没有聊天话题。

床上是呢喃细语,路灯将长长的石板街衬得幽深,偶尔传来晚归客的脚步声,伴着不远处极细的水波声……此情此景,颇像丰子恺漫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意境。便是这么聊着聊着渐渐睡去,过了第一夜。




900

带上乐器去古镇

在大床上沉沉做梦,一觉醒来,“嘎吱~”推开木格窗,迎头撞见乌镇冬天的第一场雪。扑簌簌的雪覆盖在乌青的瓦片上,均匀的一层,白得赏心悦目,银装素裹,与昨日像是换了一个天地。


早饭后,在西栅里闲逛。这天非节假,又是化雪日,天晴冷,阳光照得心里春暖花开。白天,大批一日游游客集中在乌镇的东栅,西栅几乎没有人。于是两人背起自带的乐器,解闷玩儿去。

一件体积小、轻且不尖锐的乐器,是淡季游古镇的好伙伴。《红楼梦》中,贾母带刘姥姥游大观园,午饭时分,命女孩子们在隔岸的藕香榭演奏,“一时间萧管悠扬,笙簧并发,正值风清气爽之时,那乐声穿林渡水而来,自然令人神怡心旷。”原本犹如在耳的乐调,经过自然的处理,水波传音,只觉丝竹袅袅,闻声不见人。

如今哪里能寻到亭台楼阁各司其职的大观园?乌镇可为一处。

笛、萧、胡琴、小提琴,或者老城隍庙向游客出售的掌中小埙都可,无需华丽炫技,只要几个简单的音符,都能随西市河粼粼的水波荡漾到很远的地方,十分悦耳。在乌镇的石桥上,琴声变得飘渺不定,好像在这四门八坊数十巷间穿梭,又越桥迂回。这种感觉很特别,是天然的音效,别无仅有,你也可以去感受一下。

这天,你吹我拉,女孩子间互相录音拍照,嘻哈一番,再转个场子换座桥,竟消磨了一上午。自娱自乐之余,也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




1300

书院里偷个懒

两年前,画家、作家木心在乌镇逝世,其学生陈丹青有一段时间每个月都会来乌镇一趟,整理先生遗稿,准备今年其纪念馆的开馆事宜。

在《塔下读书处》一文中,木心曾回忆起自己在家乡昭明太子读书碑下度过的童年时光,这块碑,如今仍存放在乌镇的书院中。那天,我们晃到西栅的一角,有点累了,抬头一看,正是昭明书院,前朝太子萧统读书的地方。

原本以为是个“形式主义”的景点,闺蜜催促着要走,没想到一抬脚进去,竟是个开放式的图书馆。图书馆内有社科、文化、休闲旅游等图书杂志一万余册,谁都能来看,周末还开到晚上九点。


一日游的团队不会来这里,所以馆内特别安静,阳光从窗外洒向木色深沉的桌椅,照拂着认真阅读者的肩背。我们两人占据一条桌,时而面对面翻书,时而并排坐着细语,她想起了在大学图书馆收到过的一沓男生小纸条,我则记起期末考前阅览室里的临时抱佛脚。

看着看着打个盹儿,一觉醒来,浑然不知身何处。


1500

剪一块蓝印花布

闺蜜一起出游,常常会事先讨论一路上的服装搭配,白天如何晚上如何,室内如何室外如何——不仅是自己的,还要能彼此呼应,使观者悦目,也为了拍出好看的合影。讨论得越啧劲,对旅程越充满期待。这是女生友谊的天性,就像张爱玲曾陪苏青到裁缝店里去试大衣,苏青会与张爱玲换穿衣服一样。

所以,理所当然,在东栅,男人一扫而过的草木本色染坊,成了女生们的停留地。


乌镇旧时有染坊数十家,东栅染店弄便是由此得名。古法印染到如今,也大打“手工环保”牌,除了以蓝草为原料浆染蓝印花布外,据说那些新添的彩布也是从当地草木中提取颜料染就,如茶叶、桑树皮、乌桕树叶等。

上海长乐路的弄堂里,有个日本老太太开的蓝印花布馆,院子里常常晾着刚染好的湿布。作为蓝印花布的原产地之一,乌镇的呈现方式更为古朴原始,染坊的院子后面,密密麻麻竖立着高杆,悬挂着各种花样的蓝印花布和彩布,遮天蔽日般垂下来。女孩子穿梭其中,眼中看到的是飘舞的布,心中盘算的却是:“这个花样能不能做旗袍?那块料子做连衣裙舒服吗?”打不定主意时,两人便头凑头在这古镇中热烈讨论起当下时髦的衣服样式来。




1630

傍晚的最后一班船

出了染坊,沿着东栅的水岸一路逛,汇源当铺、东山书院、修真观、三白酒作坊、百床馆……来来回回漫无目的走,最后翻过“逢源双桥”去财神湾看日落。

乌镇的水系特殊,呈“十”字型,越到栅头河道越窄,船只不易掉头,当地人就在这儿开塘挖河造了一个能使船只调头的地方,便是财神湾。这里的水面较开阔,但四周仍被回廊密密封住,傍晚时分,西边的天色由暗蓝至金黄渐变,映着屋顶的白雪,一根五六米高的竹子兀自伸向天际,是孤独的美。

各自静静发了一会儿呆后,姐妹淘模式再次启动——日落时的自然光温暖而柔和,财神湾提供了360度环水背景,拍人像再合适不过,正面侧面背面,定时拍连拍反拍,换套行头再来!

直至太阳掉落屋檐,两人奔跑着去买当日从东至西的最后一班船票,代替脚力的同时,尽赏水乡风情。

乌镇水阁起源于何时已无从考查,沿河岸边就是民居。它们临水的一侧,用木柱或石柱打入河床,上架横梁,搁上木板,称为水阁。这也是乌镇“人家尽枕河”的由来。


荡漾在乌镇的水面,看岸上游客逐渐散去,有居民提着刚买的小菜回家做饭,不远处炊烟升起。船离民居很近,能摸到人家搁台上的小花。临河窗下吊着一个个湿拖把,有一只小狗很努力地将脸挤进铁栅中,想钻上我们的船,被主人一把拖走。

此时,作为景点的东栅已然落幕,真实的古镇生活开始上演。




1900

水乡看场戏

2003年,因为一部《似水年华》,乌镇从此和其他水乡有了分别。彼时文艺青年、此刻文艺大叔,导演黄磊将这部情节弛缓而小众的电视剧称作自己的“青春祭”。而安卧于桐乡的这座千年古镇,也因此披上了浓郁的文艺气息。

与戏结缘后的十年间,乌镇西栅接连造起了六座新戏院,有五座是在原有建筑上改建而成。“并蒂莲”式的乌镇大剧院、建筑在河面的水上戏台、原本作为仓库的秀水廊戏园和蚌湾剧场、坐落在一条窄窄长巷中的沈家戏园……作为建筑本身也很有看头。

最有劲的是国乐剧场,它有一排后门,全部打开就能看到一条河。傍晚观众进场时,可以透过剧场的后门看太阳慢慢下山,余晖笼罩着那条河和岸边的菖蒲。

20135月,就在戏院集体剪彩之时,黄磊、赖声川、孟京辉等人发起了首届乌镇戏剧节。戏剧节给乌镇带来了狂欢式的热闹:西栅书场每天下午都有评弹和相声大会,谁都可以听,不要钱。如果不下雨,书场旁边的日月剧场每晚会露天放映老电影,居民游客在河风的吹拂下,在江南民居围成的灰白院落里驻足观看。

我们去时没赶上戏剧节,只听沿街的店家说,碰上露天演戏、搞行为艺术,他们也会端着饭碗追出去看热闹,好玩。戏剧节之外,这些剧场显得有些寂寥,不过每天也有节目上演,评弹、皮影戏、乐器演奏,情人节那天还放了电影版的《北京爱情故事》。

戏终出门,人群往四通八达的巷子里散去,在这儿不用抢的士,可以笃悠悠月下步行回房。夜晚的西栅在水波灯影中显得特别妩媚,挽起女友的手臂,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你我。


TIPS

1乌镇的各项旅游服务做得相当完备,以旅游官方网站(www.wuzhen.com.cn)为例,历史典故、民俗文化、吃喝玩乐、图片资料、交通资讯,都能一站式查到,还能统一预订当地民宿,并会推出各式“套餐”,很是方便。此外,还可以关注“@乌镇旅游”的微博和微信,上面有各种新鲜的信息。

2、乌镇的住宿和门票绝对不便宜,价格三四百至一两千不等。但淡季去住一两晚,凭心说一句,也是值回票价的。推荐住“乌镇民宿”,订房后随机选取同等价位房型,到现场揭晓答案,你可能住在临街阁楼,也可能住在太子书院。

3、东栅景点多,生活气息浓郁,但白日游客多且嘈杂。西栅则是浑然一体的古镇“乌托邦”,优美、古朴以及“低调的奢华”,只是不如东边有“烟火气”。





扩展阅读

《似水年华》,黄磊

根据同名电视剧改编而成,讲述了一个在北京读书、后回古镇当书院管理员的年轻人文,与台湾时装设计师英,在乌镇相遇相爱又无奈分离的关于“一见钟情”及“第四类情感”的故事。书中有恬淡悠闲的古镇生活和悠远深邃的岁月感。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保罗·科埃略

《似水年华》中刘若英送给黄磊的书。借助戏剧性的故事,将凡间的“真爱”与神灵的“博爱”合二为一,真正的爱是一种全部付出的行为,本书就是一本关于这种付出之重要性的书。

《乌镇》,阮仪三

一本关于乌镇整修故事的书。包括乌镇启示、溯古,乌镇的作坊、酒坊、修真观等的恢复重修,乌镇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的曲折故事等。

——————————————

by 星子,《上海壹周》旅游记者

如果你也曾因为一本书、一位作家而爱上某些地方,欢迎各种交流,让我们一起告诉更多的人^-^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