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含香 问月 浊酒--我们在乌镇

波若以宁2020-09-21 13:26:39

含香 问月 浊酒

今年的明月,依然是去年四月那轮有情怀的明月。

我俩这次乌镇之行来得有些突然,似乎老天在替我们延续这美丽的四月之约。此前为能促成此行,明月美女做出了长期并艰苦的努力,诚然最终是皆大欢喜,但是她的努力值得被铭记!这一程明月美女有些小忧伤,因为有人说她其实长得并不美,只是长得大气罢了。纵然我说:“你和黄总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都没能将她从这片乌云里拯救出来,又开始纠结为什么在我心里她不是唯一的最美,奈何我是诚实的,这最美我只送给过两个人,你该明了它的分量。

此行我负责攻略,出发前,只定好了民宿,其他就边走边略。去认识一个新的地方时,我不太会看那些游记,就完全陌生好了,好像带着一张空白光盘去旅行,你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是你的专属记忆。当然,此理论按明月美女的解读,那就是懒!

这里给大家一个小TIPs, 如果你也对乌镇有份未了的情结,那么请参考这样的方式去回味。 这也算是我俩此行一份血淋淋的经验总结,供君参考:

首先说下我和明月的行程:第一天早10点的航班飞杭州,在杭州机场乘大巴车直达乌镇,住宿地点在东栅和西栅之间。第二天上午游览东栅和在小镇内无目的游荡,午睡后游西栅。第三天上午乘车离开。如果下次再来,我会把住宿订在东栅里,住民居的木阁楼,然后早早起床,去听石板路在脚下叮叮叮的回响,去想这一座座古老的木屋里曾发生的悲欢离合,去感受晨曦中小巷子的静谧与幽深,仰头看向天空时,发现天也不过是那么一条线。这样应该可以找到一个自己的乌镇吧。而西栅,已完全商业化,夜景最美,所以我不知如此该如何避过人流,或者只有等,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去走一走那老街。我想唯有孤独和寂静才可以真正的走进乌镇,而在热闹里,她把真实的自己隐藏了。至于两天还是三天?若不是卧床不动,这座千年古镇,必不会辜负你的。

也许你已明了,我和明月的这次乌镇之行,并不那么美好。我们虽与乌镇不期而遇,却也不期而遇了人山人海, 虽说不至摩肩接踵,然响彻耳际的嘈杂声和嗡嗡声,迅速把我俩酝酿多日的深情消磨干净。那段似水年华啊,十五年的乌镇情结,我们虽已身在此间,却找不到归处。只待下一次,我们再来。明月美女说:”下一次能不能是四个人或者六个人?”我说好呀,下一次就四个或六个,单数都不行。

很多时候,旅行的好或不好,和时间无关,和地点也无关,唯与同行的那个人有关。鉴于在去年四月的游记中已经讨论过我和明月美女的匹配度问题,所以,此行还有许多小美好。

 

四月的乌镇很香。从我俩刚出汽车站,就沐浴在淡淡的香氛里,它不如花香般浓烈,清清浅浅的很提神。我俩像小狗一样提着鼻子去寻着这香的来处,只见路两旁郁郁葱葱的大树,开着小花,绿白略带黄色。后经询问度娘,得知这树叫樟树,也叫香樟,樟脑就是通过这种树提取出来的。那两日走到哪里,都是香香的。

 

民宿家有车来接站。透过车窗,初见乌镇,青瓦白墙,茂林修竹,繁花点缀其间,整洁而又清新。临街墙上或近或远地画着山水花鸟的水墨图画。我俩房间的窗前正对着半亩河塘,河塘较远的一边是一方竹林,较近的一边是几株樟树和稀稀落落的小花,清晨能听到鸟儿啁啾,还有河塘里青蛙们清亮的呱呱呱。都说江南多出文人雅士,理当如此呢,明月美女被这环境浸染的言语里都多了几抹诗意, 她随口吟诵着“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在昭和书院,明月说:历经千年,这院子里的一石一瓦都蕴含着历史气息。天阴阴的飘雨时,她讲起方文山的词”天青色,等烟雨….”,本来天青色等来的是大雨,为了那份唯美,才写成了烟雨。在西栅老街避雨时,她面对夜雨悠悠地说:“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躲过雨的屋檐”,那时我在旁边默默打了个冷战~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那两日的天一直是青色,烟雨却是来来回回,没个定数。出门前明月美女问我会不会下雨?我果断回答,不会。所以谁也没把伞装包里。当两人赤果果地走在烟雨中时,她又质问我“为什么会下雨。”我还能说什么呢,沉默是金。就那么清清爽爽的走着,雨滴打在眼镜上,模糊了视线,那时驻足四望,油然而生一分沧桑感,千百年后,还会有人如我们般走在这老街上吧,这石板路,这青瓦白墙还会等待另一个千年的烟雨吧?偶尔,烟雨也会变成大雨。那时我俩匆匆走进稍显冷清的汇源当铺,在那里明月美女为此行准备的自拍杆终于发挥作用,正经拍出几张远距离合照,只有我俩,完全没有其他人呢。

 

晚上在西栅遭遇一阵紧似一阵的骤雨,走走停停,又躲躲藏藏,明月美女把景区浏览图顶在头上遮雨,最后图上的字迹都被雨水冲花了。身上的衣服一会湿一会干,几个轮回,随着人流,倒也走完了全程。若是屏蔽掉汹涌的人潮,乌镇的夜景真真是动人的。小桥、流水、竹影、人家,在无边的黑夜里,点点灯火闪烁,隐约浮现千年不变的轮廓,这份安静与泰然是岁月积垫而来的厚重。河道里一只小船缓缓而来,摇摇荡荡,它好像并不急着归家,它像是为这夜色而来。

乌镇的最后一餐,我俩不约而同地在细雨中走进冰城火锅店,点了一瓶乌镇不期而遇啤酒,这次是大瓶的,没有小瓶子那种醇香。如此行径,不太美,不太符合这烟雨江南的文艺气息,只因我俩的胃再忍受不住这里清清淡淡的文艺范,当然白水鱼还是很鲜嫩很好吃的。而酒呢,确是此行的一大突破,每餐必有酒,午餐是一瓶乌梅酒,当然此事主导是明月美女,因为她还在小忧伤,我是认真陪酒的。我俩喝的第一瓶酒是330ml的乌镇不期而遇,买可乐的时候偶然发现的粉嫩小瓶子,带回房间,明月美女豪爽地用牙齿直接开瓶(这是真的,我有认真确认过),倒出两杯不满,她一杯我一杯,直接干了,喝饮料的感觉,由此我俩自认为应该酒量不浅。火锅吃得满足,推门出来的时候正大雨入注,站在廊沿下等雨停息,微风习习,能呼吸到雨中夹杂着的泥土气息。一只有点丑的小狗不知从何处跑来,在我俩前面伸伸腿,展展腰后俯卧,也看向外面倾注的雨帘,完全忽略后面两位美女的存在。街道两旁是整齐而光秃的梧桐树,多为粗的树干,枝叶少的可怜。我忽然觉得这场景有种荒凉的诗意,却也映衬出每个人心中那片荒凉的角落。

 

在人山人海里有一双姐姐的身影烙印在脑海里。狭窄的小巷子,她们走在我俩前边两步之距,她们不再年轻,身材稍显臃肿,她们的衣服鲜艳飘逸,还一人一条花围巾,她们一直嘻嘻哈哈,偶尔随兴而歌,好不热闹。我和明月美女相视而笑,二十年后,我们也会是这个样子吗?到那时,再来一场老闺蜜心花怒放并花枝招展的旅程。在帮三位大姐姐照相时,透过那个小镜头,仿佛看到许多老友的样子。亲爱的们,想念无声,愿你安好。

 

回程那日,天青色,大雨至。乌镇,再见。

END

图文编辑 | 宁宁

 图片来源 | 老杨

特别鸣谢老杨的图片赞助(: EON2018016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