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旅游联盟

【商·量】咱大连作为一个旅游城市,可以从“乌镇模式”里借鉴这些干货

新商报2022-06-20 08:47:13

没了门票收入,传统景区该怎么活下去?

 

近日,笔者陪家人去江浙沪地区走了一遭,除了热门的城区景点之外,别具江南风韵的水乡古镇自然是必选项,但行程安排却着实费了一番脑筋。


在华东诸多省份,得益于水系纵横、湖汊交错的天然地利,以观光旅游为主题的水乡古镇可谓星罗棋布,单单是周庄、乌镇、西塘、甪直这样的名声在外的水乡古镇就不下十个,因此,选择一处合适的江南水乡并不是那么容易。


最终,综合了往返交通和线路便利等因素,外加本人对互联网大会会址的特殊兴趣,还是选择了位于杭州80公里,1个半小时车程的桐乡乌镇,并夜宿西栅景区。两天的水乡之旅下来,感觉确实不虚此行,休闲体验度很高,尤其是华灯初上之后,水岸线两侧的泛光夜景气势磅礴,观光与度假的需求完美融合。



对于水乡古镇的旅游体验,想必“过来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斑驳蜿蜒的青石板路、白墙黑瓦的傍水民居,江南人家的韵味十足。但“硬伤”就是古镇和古镇之间的雷同度很高,去得多了,也就厌倦了。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审美疲劳,在于传统的观光旅游模式,每到一地、拍照留念,看似收获满满,实则是一种打卡签到式的旅游,走过路过而已,没有真实融入到当地的生活情境。放眼国内绝大多数的景区景点,几乎都犯了类似的通病,“度假旅游”喊了这么多年,如今依然高度依赖门票收入,白天客流如织,晚上冷冷清清,新瓶装的还是“观光游这个老酒。假设没有了门票收入,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一场灭顶之灾!



而乌镇的特别之处在于,门票仅仅是一个杠杆,只要你入住西栅景区就不要门票,并对多次来乌镇消费的,或者累积达到一定数额的都不收门票。说白了,在乌镇的整体规划设计中,运营管理团队已不再研究白天怎么游,而是把目光更多放在晚上怎么游。由此反证一个事实,就是一个景区没有夜生活就没有二次消费,只有门票收入。现如今,在乌镇的整体收入构成中,门票仅占其中的三分之一,绝大部分的贡献值都来源于酒店收入和景区综合收入,形成了一种颇为良性的财务模型,这也令国内其他景区艳羡不已。正因为其对古镇保护开发方式的有效探索,。



另一组数据也透露出乌镇强大的留客能力,在每年到乌镇的上千万游客中,70%是散客,这70%里面至少有60%是第二次来。可见,“乌镇,来过,未曾离开”这句口号绝非虚言。反观国内其他绝大多数景区景点,仍在吃着人口红利的“老本儿”,游客去了一次就没有第二次了,其特征就是“来了,就此别过”,也就很难形成“不怕你不来,就怕你不再来”的良性循环。


在笔者看来,旅游体验度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个成功的景区,游客进去以后会感受到一种无形的体验,而且,现代人早已不满足于“到此一游”的简单接触和认知,尤其是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越来越多地追求差异化的生活和文化体验,这个时候,检验的就是景区资源的惟一属性,而非各种自封的“第一”名号。这一点,乌镇恰恰做到了,在小桥流水的共性之外,做出了不一样的文化特质。另外,乌镇的成功也绝非仅靠其独特的商业模式,还涉及到从战略规划、产品设计到资源整合、管理推广等一整套体系运作。



其实,放眼国内外的度假旅游产业,做得成功的案例也不止乌镇一处,如广东长隆、地中海俱乐部等,均为产业中的佼佼者和上乘之作。举此一例,就是想说,对于众多旅游项目的决策和运营者来说,既然身在一个最好的时代,请善用手头的资源,展现出“此处别于他处”的精神气质,不要辜负好时光!

撰稿:记者孙广洋

图效:阿本  图片源自网络

编辑&设计:吕彬

校对:胡艳华

Copyright © 嘉兴旅游联盟@2017